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哦?为什么?”楚王很好奇。

    “因为秋天虽是万物沉寂、凋落,但总有一些希望支撑人们走过秋日,在这寂寥之中寻到归宿。”夏叶儿实话实说。

    承乾王爷拍手叫好:“不错,不错,真是才女啊!”

    夏叶儿听到这样的称赞,不好意思地笑笑。她不经意间抬头和楚王的眼神触碰在了一起,只见楚王用一种深不可测的目光看着她,那目光,初看温和,再看又带有凌厉之感。夏叶儿连忙低下了头。

    楚王和承乾王爷从夏叶儿身边走了过去,夏叶儿一直没有抬过头,和楚王擦肩而过的一刹那,感觉心惊得要跳了出来。也只有楚王才能有如此大的威严,使周遭的人感受到威慑。

    待楚王和承乾王爷走远,夏叶儿才松了一口气,红梅轻声对夏叶儿说:“小主,刚才你不知不觉就出了头。”

    “什么?”

    “奴婢不知这样引起楚王注意是好是坏,但小主的名字已经被楚王记住了。”红梅说着,感觉有些激动。

    夏叶儿哭笑不得,她根本不想引起楚王的注意,她只想默默地在这皇宫生存,然后再默默地消失。这就那样难吗?

    回到品美堂,夏叶儿坐在卧房,忽然有一小太监前来通报。夏叶儿认得那小太监,似乎是常常跟在承乾王爷身后的那个。

    只听小太监说道:“今儿是中秋节,承乾王爷特意送给夏答应一盒糕饼,以解相思。”

    夏叶儿这才意识到原来已经是中秋,每逢佳节倍思亲,想去年此时还在家中与亲人团聚,今年就已经身陷宫中,进退两难了。她默默接过糕饼,心中有千言万语也说不出。那小太监很知趣地准备告辞。

    夏叶儿打开盒子,却见盒中除了糕饼,还有一张字条,上面写着:愿夏答应携枫林之红,解玄武之愁。

    夏叶儿叫住那小太监,提起笔来,在一张纸上写道:“与你无关。”然后折好,气冲冲交给那太监,说:“给,交于你们承乾王爷。”

    从前,有一位正值丰华的女子,嫁入宫中,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后来,某一天,她在玄武湖畔遇见了同样一位淡泊世俗的男子,她忘记了自己已是楚王的女人,她只记得与那男子在一起的时光十分美妙,却又十分短暂。终于,她承认,她爱上了他。这是她从小到大第一次爱上一个人,她从没有爱过那个万人敬仰的楚王。然而,她终究是被这个皇宫所束缚,在被其他人揭发了她与他的事情后,她被楚王一怒之下打入了冷宫,从此暗无天日,再也见不到他。而他,也同样思念着与自己隔得很近却又很远的她。

    “这就是你和桔常在的故事?”夏叶儿问。

    承乾王爷点点头,脸上的表情仍然很凝重:“是的,我们最后的选择是‘相忘于宫闱’。你觉得,这样好吗?”

    夏叶儿发现承乾王爷一直在用“你、我”称呼彼此,但也懒得纠正,便说:“不好。爱一个人,就要具备舍弃一切的觉悟。除了死亡,其他的选择都是背叛。”

    承乾王爷很是吃惊地看着夏叶儿,吃惊了几秒后,又说:“你的观点很独特。不错,不错。”

    夏叶儿抿了抿嘴,站起身,说:“这就是你要对我说的话吗?那我先走了。”

    承乾王爷连忙也站起身,说:“不,我还有话没说。我真正想说的是,我之所以给你写那个字条,是因为你和她长得真的有些相像。”

    夏叶儿想起以前玉王妃和自己说的话,没想到她说的竟然是事实,一时间她不知说什么好。桔常在本和自己无关,但却被人为地加上了联系,使得自己变得处处小心谨慎。

    “你不要误会,我对你并无什么非分之思。夏答应,本王只是想帮你。”

    “帮我什么?”

    “任何事。”

    “为什么?”

    “因为……就当我亏欠于她的吧。”

    夏叶儿很想说“亏欠她的找我还什么”,但无论承乾王爷说的是真是假,毕竟有个人想要平白无故帮自己,也不算坏事,于是她默默点头,告辞了承乾王爷。

    其实这次见承乾王爷是由于夏叶儿回了那句“与你无关”,接着承乾王爷以为她动怒了,便亲自前来赔罪,于是才有了后来二人在花园中散步时说的一段话。

    两人刚刚分开,夏叶儿没走多远,便听到有人喊她:“叶儿!”

    夏叶儿不用想也知道,必然是方兰兰。她回头,见方兰兰面带笑夏地向她走过来,说:“叶儿,你刚刚是和承乾王爷一起吗?”

    夏叶儿心里一揪,说道:“你看见了?”这样一说,似乎显得自己更加鬼鬼祟祟了,夏叶儿有些后悔自己这样说了。

    方兰兰笑得很诡异,说:“放心,没看到,没看到。”说完,蹦蹦跳跳地走了。

    留下夏叶儿一人在原地心有余悸。

    回到寝宫,红梅交给夏叶儿一封未打开的信件,夏叶儿很是激动,打开来看,果然是潘宇的来信,但看着看着,她就烦躁起来,将信纸搁在一边。

    “小主,怎么了?”红梅试探地问道。

    夏叶儿叹了口气,说:“潘宇说他想进宫当差,然后就能与我相见了。”

    红梅说:“这……不是也可称为一种解决方法吗?”

    夏叶儿很是不满:“如果他也进了宫,那我们两个人都陷在了宫里,还怎么出的去?况且,他入宫来真的只是为了我吗?难道不是为了他自己的仕途?”

    红梅也不知该怎样规劝,便站在一旁不说话。夏叶儿思考了一会,说:“我要出宫一趟。”

    红梅大惊失色:“小主,这可万万使不得啊!若是被发现了,后果不堪设想!”

    夏叶儿的性格,一旦激动起来,谁也拦不住。她说:“我找人陪我一起,这样我就算受罚也要拉个垫背的。”

    她还能找谁呢?当然是那个没有心眼的方兰兰。夏叶儿盘算一番,怎样才能说服她和自己一起出宫?而且出了宫后,又能自己一个人行动?思前想后,她觉得倒不如将计就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