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于是,夏叶儿穿戴好,带着红梅前去找方兰兰。红梅一路上都在劝慰夏叶儿,让她三思而后行,不要一时冲动。但夏叶儿平素在自己家中,练就了谁都不怕的性子,任谁劝都听不进去。

    走到了方兰兰所在的听雪楼,夏叶儿让守门的宫女进去禀报。方兰兰听到叶儿来了,又是高兴,又是怀疑,她拉过夏叶儿的手,二人一同走进寝宫。

    “叶儿,要喝茶吗?要吃水果吗?”方兰兰一个劲地问。

    “不用了。”夏叶儿坐下,说道。

    “你找我有什么事啊?”

    夏叶儿环顾了一下四周,说:“让她们下去再说吧,这事……不好说啊。”

    方兰兰一听,热血沸腾,玉王妃之前就给她说过承乾王爷、夏叶儿和桔常在的点滴消息,这回夏叶儿一定是来告诉自己秘密的!如果自己把夏叶儿的隐私告诉玉王妃,那玉王妃一定很满意,到时候向楚王美言几句,自己就可以得宠了!

    这么想着,方兰兰支开了在场的宫女太监。红梅忧心忡忡地看着夏叶儿,最后叹了口气,也走开了。

    “说吧说吧!什么事?”方兰兰迫不及待。

    “我想出宫和一个人会面。”夏叶儿说道。

    方兰兰十分兴奋,承乾王爷住在宫外,夏叶儿一定是觉得在宫内见不安全,所以想跑出宫见面。她忽然又觉得不太对劲:“那你和我说干什么?”

    “因为,我想让你和我一起。”

    “啊?为什么?”

    “这个问题的答案,说来话长。简单来讲,你是我入宫以来的好姐妹,我想你陪着我。”

    方兰兰没有多想,她一心想的是得到消息后向玉王妃汇报,便答应了:“好,那咱们怎么出宫啊?”

    夏叶儿装作思考了一会,然后说:“我记得你的表哥经常出入皇宫,托他办事,应该简单至极吧?”

    方兰兰一拍手,笑着说:“我怎么没想到!太好了,我这就找人去联系他!”

    夏叶儿和方兰兰谈好后,便和红梅一同回宫了。红梅悄悄试探:“小主,和纯答应谈好了?”

    夏叶儿点点头,嘴里却说:“还没有确定。”

    红梅“扑通”一声跪在了夏叶儿面前,面色却依旧从夏:“小主,奴婢恳请你,不要冒这样的风险。如果被发现,判多大的罪奴婢不敢说,但不会好过于桔常在的。小主,您三思啊!”

    夏叶儿被吓了一跳,说:“红梅,你这是做什么?我被发现也是我自己的事,我不会连累你的。”

    红梅低着头,沉默了一会,说:“小主,奴婢是为了您考虑的。您如果不信,奴婢也没用权力去阻挠您什么,只是您自己再考虑一下吧。”

    夏叶儿不是没有考虑过,她想见潘宇,亲自告诉他不要进宫,不要再踏进这个水深火热的地方来。她了解潘宇,他做过的决定不会轻易改变,但她还是想试一下,用她最大的努力试一下。

    第二天,方兰兰就找到夏叶儿,难以抑制住内心的兴奋:“叶儿,我和我表哥说好了,今晚就可以出宫,但只能出两个时辰。”

    夏叶儿暗自在心中盘算,从皇宫到潘宇的住处坐马车大概要多久,正想着,方兰兰又问:“你要做什么,到哪去,你还没和我说呢。”

    夏叶儿想了想,微笑道:“我不是给你说了吗,让你陪我去一个地方。”

    方兰兰半信半疑地点点头,夏叶儿故意问她:“出宫有风险吗?”

    方兰兰拍拍胸脯,说:“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当晚,夏叶儿匆匆吃了点点心,就穿好便服准备出发。红梅在一旁没有做声,夏叶儿临出发时,红梅才说:“小主,您……多多保重。我有一条丝巾,交给你,你拿着,如果在宫门那里受阻,就拿出这条丝巾,或许有用。”说完,将一条青色丝巾交给了夏叶儿。

    夏叶儿心想,她又不是去赴战场,红梅这么生离死别做什么。但后来很久她才发现,这后宫的确就如战场,不是流血牺牲,就是被迫就范。

    方兰兰也换了便装,在小路旁等着夏叶儿,见夏叶儿走过来,就上前挽住,说:“现在天色已经暗了,咱们从这边走,最好别碰上巡夜的太监。”

    夏叶儿的胳膊被方兰兰扯得有些痛,但她来不及顾及这么多,匆匆和方兰兰朝宫门走去。还未走到宫门,就见一辆马车朝她们驶来,夏叶儿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几步。方兰兰则兴奋地说:“别慌,这是我表哥,他来送咱们出宫门。”

    马车正巧停在夏叶儿和方兰兰面前,从上面下来一人,黑暗中看不清他的面夏,只听他说了句:“二位小主,上车!”

    方兰兰率先上了车,又拉着夏叶儿也坐上了马车。待二人坐稳后,那人回头说了句:“坐好了!”说完,就驾着马车向宫门飞奔而去。

    夏叶儿和方兰兰坐在车里,窗子被厚厚的布帘遮住。快驶到宫门时,夏叶儿有些紧张,手心里冒出了冷汗。

    “真的能过去吗?”夏叶儿又问了一次方兰兰。

    方兰兰的脸朝向前方,说道:“应该……可以的。”

    马车在宫门前停了下来,一个守卫上前,问驾车者:“做什么的?”

    驾车者哈哈一笑,说:“出宫给采购明天的食材,明儿二阿哥生辰,庆贺用的。”

    守卫有些怀疑,说:“这么晚才出去?”

    驾车者漫不经心地说:“昨儿喝酒喝多了,今天睡过了头,一醒过来就这个时候了,大哥行行好,看在大家都不夏易。”

    守卫打了个哈欠,似乎也懒得搜查了,就说:“快去快回吧。”

    驾车者说好,夏叶儿和方兰兰也松了口气。然而,就在马车即将前行时,另一个守卫走过来,说:“还是检查一下马车吧。万一出了差错。”

    方兰兰和夏叶儿同时紧张起来,不知所措,仿佛待宰的鱼。那守卫掀开她们的门,看到了她们俩在马车一角哆哆嗦嗦,愣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