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听到承乾王爷直呼自己名字,夏叶儿有些惊讶,但还是说:“不知道,愿闻其详。”

    承乾王爷轻轻拨弄红梅端上来的热茶,说道:“故人生辰。”

    夏叶儿反应了一会,才明白他的意思,她见红梅又走开去准备点心,便说道:“落叶?”

    承乾王爷猛地抬头,眼睛睁得很大:“你……知道?”

    夏叶儿笑笑,说:“我今天在花园碰到了桔常在的宫女,她说要捡些落叶给桔常在。”

    承乾王爷低下头,说:“三年前的今天,我曾经对她说,这园子里的每一片落叶都代表着我对她的思念。”

    夏叶儿没有想到在这冰冷的皇宫之中,还存在着——或者说曾存在着这样美好的、深切的爱情。

    这时,红梅走了上来,把一盘糕点放在承乾王爷和夏叶儿中间,放得有些重,盘子和茶几碰撞发出了声响。承乾王爷面露不玉,他没有抬头看,而是直接站起身,说:“有事先告辞了。”

    夏叶儿还没来得及站起身送行,承乾王爷就大步走了出去。

    “有点奇怪。”夏叶儿小声说道。

    “今儿是桔常在的生辰,奴婢想,也许是承乾王爷过于相思,便找小主说几句感慨吧。”红梅站在一旁,幽幽地说。

    而此时,方兰兰正在玉王妃的寝宫品茶。玉王妃的小腹隆起很明显,行走不便,便斜卧在榻边,看上去懒洋洋地样子。方兰兰正在想要不要给玉王妃说自己和夏叶儿出宫的事,但回想一下实在没有值得玉王妃关注的讯息,便旁敲侧击地说:“姐姐,这几日有没有见到叶儿和承乾王爷啊?”

    玉王妃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她瞟了方兰兰一眼,说道:“我整日就想着怎么生养肚子里的龙种呢,谁管这个那个的?”

    方兰兰小声地说:“我那天看到他们在一起不知道私语些什么。”

    玉王妃点点头,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自言自语道:“又是一年深秋。日子过得还真是快。”

    方兰兰好奇追问道:“姐姐怎么这么感慨啊?”

    玉王妃看着方兰兰,说道:“没什么,只是回想起那年刚入宫时的情形。”

    方兰兰又问:“姐姐给我讲讲你刚入宫的事吧。”

    玉王妃的思绪一下子回到好多年前的那个傍晚,她拉着另一个一同入宫的好姐妹,两人在玄武湖边游玩,忽然,两人看到前方站着一名清秀男子,二人同时立住不动,那男子仿佛感到有人在看自己,缓缓回过头来……

    “姐姐,你在想什么?”方兰兰看到玉王妃在发怔,便问道。

    玉王妃急忙笑着说:“没什么,只是有些累了,妹妹你也早点休息吧。”

    方兰兰听了,连忙告退离开了。待方兰兰走后,玉王妃招呼自己的宫女芸儿,说:“你把我那日收起来的桔花芳露送到冷翠宫,交给若伊。”芸儿答应,取了芳露,便急急走开了。

    玉王妃独自靠在床上,望着天空,深深叹了口气。

    这日,瑞嫔正在小憩,忽然听到叶眉在外面大厅说道:“你这小奴才,嚼人舌头根子做什么?”

    瑞嫔起身,掀开帘子,见叶眉正在训斥一个弓着腰的小太监,那小太监看上去年龄很小,被骂得不敢动弹。瑞嫔忙说道:“叶眉,有什么事又要这样吵吵嚷嚷?”

    叶眉见瑞嫔来了,便上前解释道:“这小奴才说那个杨公公让他来给咱们说玉王妃那边有人的把柄被他抓住了。娘娘你说这种事咱们不掺乎,给咱们说什么?”

    瑞嫔听后,说:“我倒是想听听是谁又得罪了谁。”

    那小太监稍稍抬头看了眼身着一身青色长裙的瑞嫔,说道:“杨公公说,他的一个亲戚是开客栈的,那日见一女子急急忙忙来客栈私会住在那里的一名男子,觉得不对劲,就暗自跟踪调查,发现原来是玉王妃、玉王妃那一派的。”

    瑞嫔听了,心里明白了七八分,暗暗思索着。叶眉也听明白了,对小太监说:“真是可笑,你们怎么调查,怎么跟踪的,想用这种消息来蒙蔽我们娘娘!”

    那小太监急红了脸,不知道怎么解释。瑞嫔淡淡一笑,说:“你走吧,这事我算听过了,不过我怎么处理倒是我自己的事,你们不用多管。”

    小太监走后,瑞嫔轻笑着对叶眉说:“那夏答应还真是喜欢惹麻烦。”

    叶眉说:“奴婢不知这事是真是假,但奴婢觉得,夏答应当真是个有情有义的女子。咱们还是不要为难为好。况且奴婢觉得,她和玉王妃并非是一个鼻孔出气,她绝非那种背信弃义之人,上次在咱们这得了救,她不会轻易忘掉的。”

    瑞嫔点点头,说:“我也这么认为。只是,如果她孤身一派,又胆大做出出格举动,以后倒被玉王妃抓了把柄,就不好了。”

    叶眉惊呼道:“是啊!桔常在……”

    瑞嫔连忙对她使了个眼色,说:“旧事莫要重提。我想,若要把她拉到咱们这一边,还是得从那个男子入手。”

    叶眉没有做声,她并不觉得夏叶儿应该被归入哪个帮派,相反的,这样自由自在岂不更好?但没有大人物的撑腰,这样一个冒昧的女子怎能在宫中活得长久?所以,还是听了瑞嫔的吧。

    夏叶儿坐在寝宫描写字帖,虽然手上的字一笔一划很是清秀,但心里面却总也平静不下来,似乎有千万只手在揪着心,很是难受。这时,红梅疾步走进来对夏叶儿说:“瑞嫔来了,小主快去迎接吧!”

    夏叶儿连忙放下笔,一滴墨汁落下来沾在了浅色衣裙上,也顾不得擦,便前往会见瑞嫔。瑞嫔还是穿着一身白裙,坐在厅中央,端着茶杯,却不见饮茶。

    “见过瑞嫔!”夏叶儿欠身请安。

    瑞嫔放下茶杯,抬眼看着夏叶儿,说:“叶儿,你可知私自出宫是大罪?”

    夏叶儿吓了一跳,膝盖有些软,她看看周围,只有瑞嫔、叶眉、红梅和自己四人,但还是觉得心惊胆战,为什么自己的把柄总会落在瑞嫔手上?她定了定神,说:“瑞姐姐,不知此话怎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