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潘宇上了马车,没过多久,便进了宫。那人将潘宇安排住在一个破旧的偏房里,同屋的还有几个也是御书院做杂工的。潘宇向那几人问了个好,算是见过。那几人大多没有读过书,其中一个叫做吴志的,见潘宇文质彬彬地向自己作揖,哈哈大笑,一拍潘宇肩膀,说:“客气什么,搞得和娘们一样,以后咱就是兄弟了,有啥帮忙的就说,我们比你来得早,稍微懂点。”

    潘宇笑笑,说:“烦劳各位大哥了。”

    刚进宫时,潘宇每日都是跟着吴志一行人做着杂活,吃着粗茶淡饭,住着漏雨偏房,没有着急去找夏叶儿。他觉得自己得先适应了这个环境,才能考虑下一步的打算。这段日子潘宇虽然身体苦些,但在吴志他们的帮助下,过得也不算差。

    终于,入了冬后,一日,潘宇和吴志休息,吴志躺在床上迷迷糊糊,潘宇便借机问道:“吴大哥,你对皇宫了解多少?”

    吴志说道:“都过了快一个月了,你还不知道我的本事啊?这皇宫我也算熟悉了。上到楚王老子,下到太监守卫,我都门清。”

    潘宇听了,说:“那后宫那些嫔妃你都知道吗?”

    吴志想了想,说:“这个嘛,只是知道一点点。怎么了?”

    潘宇忙笑道:“没有,只是随便问问。”

    吴志也不是傻子,他看出潘宇似乎在隐瞒些什么,但见潘宇不想告诉自己,便也没有追问,只是说道:“我也不管你要做什么,反正你问我,我就答。出了什么事,你可别拖我下水。”

    潘宇说:“那是自然。我只是想问一下,你知道宫里有个夏答应吗?”

    吴志想了一会,说:“似乎听过,但这个人不是太出名,倒也不熟。是住在品美堂那个吧?据说和之前那个桔常在长得挺像,我也是没见过。”

    “那她的宫女叫什么?”潘宇又问。

    “清,清什么,这种小事我记不住。”吴志翻了个身,懒懒地说。

    潘宇点点头,他记住了“品美堂”这个名字。他对吴志说他要去取些柴火来烤火,便出了门。一路上,他向路过的宫女太监问品美堂的位置,他的心中很是忐忑,他不知道等一会的见面会是什么情形。也许夏叶儿会理解他,然后笑着迎接他,也许夏叶儿会生气,然后打骂自己……但是,他忍不住还是在幻想夏叶儿的样子,距离上一次见面已经接近一个月前了,见一次面,就要分别一次,这一次分别,哪怕一秒,也恍若一世。

    在品美堂门前,一个小太监拦住了潘宇,问他是做什么的。潘宇做了个揖,说:“我是御书院的杂工,我要找你们清姐姐有些事。”

    “清姐姐?红梅吗?好吧,进去吧。”小太监挥挥手,说。

    潘宇很是紧张,但表面上仍旧故作镇定,大步走了进去。在看到夏叶儿的那一刻,他就知道,她不会原谅自己,哪怕自己有一千个,一万个理由。于是,他没有解释,而是离开了。

    走出品美堂时,潘宇还幻想夏叶儿会像以前一样,从背后跑过来,紧紧抱住自己,仿佛自己是她唯一的依靠和寄托。但这次,夏叶儿没有这样做,她变了。

    潘宇叹了口气,继续向前走。请原谅我,我是迫不得已,请成全我,我是这样爱你。

    这天夜里,夏叶儿做了一个梦,她梦到自己又回到了入宫之前的日子。她在家里的庭院中观看雨后的景象,滴着水珠的树叶,和着泥土清香的花朵芬芳。她尽情地嗅着雨水的气息,忽然听到身后父母喊自己的名字,她开心地跑过去,握住父母的手。

    这时,潘宇从庭院另一边走了过来,对她说了句什么,她没有听清,很着急,可是在梦里怎么听也听不见。然后,她便醒了。

    夏叶儿坐起身,感觉浑身发冷,连忙穿上外衣。她知道,自己是那么想念潘宇,那么爱潘宇,就算他没有听自己的还是进了宫,她也不会真的恨他。

    进宫这么长时间,夏叶儿别的没学会,她学会了忍耐和默默承受。如果是从前,她绝不会在和潘宇吵架之后主动去找潘宇,但现在,冷静之后,她决定还是找潘宇说清楚。

    “小主,你要去哪?吃了早点吧!”红梅看着梳洗后准备出门的夏叶儿,问道。

    夏叶儿没有回头,只是说:“我去找潘宇。”

    “你知道他在哪吗?”红梅问。

    “我会知道的。”夏叶儿这么说。

    我会找到你,就像你昨天找到我一样。

    在偌大的皇宫中,想要找到一个人,说夏易也夏易,说难也难。夏叶儿首先问了问品美堂门外守门的太监,那太监倒记得也清楚,说潘宇是御书院的。夏叶儿连忙一路打听御书院的位置,走到了御书院。

    然而,来到御书院大门前,夏叶儿又犯了愁。自己身为后宫嫔妃,有什么理由能进来御书院呢?她在门外徘徊了很久,突然想到了一个点子,将头上的发饰取下,又脱去外面那层绸缎披风,藏在门外石头后面,然后走到守门的太监那边,说:“公公,我是浣衣房的宫女,新来的,那日给你们送换洗衣服,不小心把一个娘娘的衣服送来了,你看这是不是不好交代。公公,能不能行行好,让我进去找一下?”

    那太监看着打扮朴素的夏叶儿,打量一番,慢慢悠悠地问:“你叫什么名字啊?”

    夏叶儿低着头,说:“春熙。”

    那太监想了想,然后说:“新人啊,进去吧,下次可别这么丢三落四了,迟早得受罚。”

    夏叶儿连声道谢,然后快步走了进去。进去之后,才发现御书院也是很大,人员纷杂,想找到潘宇没那么简单。她四处走来走去,都没有看到潘宇的半个影子,焦急得不行。

    “冬……叶儿?”

    忽听有人喊自己,夏叶儿下意识地回头看,竟然是承乾王爷!她一时不知所措,站在原地没有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