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方兰兰说道:“谁知道啊,神出鬼没的。”

    玉王妃点点头,问道:“你之前说的那个什么潘宇是怎么回事?”

    方兰兰说:“是夏叶儿的老相好,之前提过亲,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又没有成亲。我觉得吧,夏叶儿和潘宇,还有承乾王爷,都不清不楚。玉姐姐,你知道吗,那天我听说桔常在已经被断了柴火,你说这冬天这么冷,她怎么熬啊?我看夏叶儿如果不好好依靠咱们,以后也是这下场……”

    玉王妃没有做声,看着眼前闪动的炉火,思绪飞到了很远的地方。若干年前,某个冬季,玉王妃也在烤着火,身旁的女孩轻声对她说:“你靠近点,你怕冷。”

    那时的玉王妃说:“你呢?你不冷吗?”

    那女孩的脸在回忆中模模糊糊:“我不怕冷。咱们的柴火不够了,得省着点。”

    玉王妃咯咯笑了几声,说:“你真好,以后我有了好多柴火,咱们一人一半。”

    回忆的画面逐渐融化在跳动的火焰中。玉王妃闭着眼,感觉很累,渐渐睡了过去。

    “小主,您额娘来了。”一个宫女对坐立不安的嘉常在报告道。

    嘉常在一把推开那个宫女,走向门口,看到额娘,急得不行:“额娘,怎么会这样?现在整个皇宫都在说这件事!”

    嘉常在的额娘倒还算镇定,她拉住嘉常在,往里屋走去,说道:“嘉儿,别慌。我问过了,这件事是从王后那里传出来的。”

    嘉常在依旧很暴躁:“那又怎么了?”

    额娘说道:“以王后和咱们的交情,这件事是不会让楚王知道的。就算知道,王后也会把它摆平。不过,我只是在想,这件事到底是谁说的?”

    嘉常在气得跳了起来:“还能是谁说的?肯定是夏答应那个小贱人!只有她知道,不是吗?”

    额娘想了想,说:“可是……这件事她告诉王后对她有什么好处?”

    嘉常在说:“这还用想?她和玉王妃一帮,肯定是玉王妃指使的。想把我置于死地,没那么夏易!”

    额娘忙问:“嘉儿,你要干嘛?”

    嘉常在说道:“我要让她永远闭嘴。”

    额娘吓了一跳,说:“嘉儿,你疯了吗?有这样做的必要吗?”

    嘉常在冷笑一声,说:“谁要是惹了我,就是这个下场。我要杀一儆百。”

    额娘看着嘉常在,叹了口气,问:“那你……准备怎么做?”

    嘉常在说:“我已经想好了,额娘,你就别管了。”

    额娘又拉住嘉常在的衣袖,说:“嘉儿,你再好好想想……”

    嘉常在一甩衣袖,说:“我已经决定了,不会再改。”

    当晚,嘉常在悄悄走出寝宫,来到庭院外。月光皎洁,显得整个庭院都异常清冷。

    “嘉儿?”一个男子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嘉常在扭过头,对着那个男子甜甜一笑,这一笑,别说是那男子,就连全世界都会为之动夏。

    “陆巍,你怎么才来!”嘉常在走到男子身旁,睁大了眼睛看着他。

    陆巍看着嘉常在眼睛中闪烁的点点光芒,心中一动,轻轻抱住了她。如果不论这两人的身份与背景,旁人看来,一定是俊男美女相配,天造地设。

    嘉常在抬起头,说:“陆巍,咱们的事被人揭穿了。”

    陆巍皱紧眉头,说道:“我听说了,咱们怎么办?”

    嘉常在叹了口气,说:“我额娘说王后会替我撑腰,应该没事。但我想报复那个告密的人。”

    陆巍说道:“怎么报复?”

    嘉常在微微一笑,说:“你不是太医吗?就帮我配点毒药就好了啊!”

    陆巍往后退了一步,说:“你想得太简单了!嘉儿,如果被发现怎么办?”

    嘉常在拉住陆巍说:“你就帮帮我,帮帮咱们,帮帮咱们的孩子吧!”

    陆巍听到嘉常在这样说,心一软,说道:“唉,我试试吧。不过,你一定要小心。”

    嘉常在使劲点点头,挽着陆巍的胳膊,两人一起向别处走去。

    两人走后,叶眉悄悄从后面走了出来,刚才的对话,她听得一清二楚。

    这是一个看似极其平常的清晨。宫女们忙碌着,在寝宫内生起炉火,备上刚做好的早点,再沏上一壶茶,等着小主们起床。有些不习惯晚起的小主,早早起了床,梳洗一番,懒洋洋地准备度过这平淡无奇的一天。皇宫内,各个部门的大臣、侍卫也早早就位,各司其职,做着应做的工作。

    御药房中,陆巍也如同往常一样,穿戴整齐,准备着各个皇宫贵族今天所需的药材,分装好,写上名字,等待宫女太监来取走。然而今天,他多配了一副药,在配这副药的时候,他的手有些颤抖,他的心仿佛也同时在颤抖。但想到心爱女子的面夏,他又下定了决心,干脆利索地将这包药物装好,然后悄悄放进了自己的怀中。

    品美堂内,夏叶儿梳洗干净,昨日的烦心事经过一夜的洗礼,并没有显得那样令人不安。她突然觉得这个世界上什么都可以解决,于是她和宫女红梅欢声说笑起来,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红梅今天准备的早点也似乎格外可口,有她爱吃的糯米糕和黑豆粥,甜甜糯糯的,化在唇齿间。夏叶儿感觉今天的阳光很是灿烂。

    御书院里,潘宇早就开始了忙碌的一天,他和吴志将御书院今天需要的纸张等材料准备好。晨曦之中,他不仅又唏嘘感叹,自己一介书生,本应好好做个读书人,现在却落得这副田地。他有些不知道自己所在的意义,但也许人生本来就没有什么意义可言,人们一直追寻的意义或许就是意义本身。

    这时,陆巍正神色匆匆地向嘉常在和约好的地方走去。果然,不远处便看到嘉常在的贴身宫女萍凤站在那里,焦急地四顾张望。

    “陆太医,你可算来了,等了好久!”宫女萍凤说道。

    “给,这是你们小主要的东西。”陆巍把怀中带有自己体温的药包交予了萍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