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萍凤小心翼翼地接过药包,她并不太清楚它的作用,但从嘉常在和陆巍的语气和神情看来,这件事非同小可。

    陆巍看着萍凤远去的背影,隐约感觉有些不安。

    嘉常在在寝宫等待着萍凤,见到她回来,急忙上前,说:“怎么样?”

    萍凤将药包拿出,说:“陆太医亲自交给我的。小主,这到底是什么?”

    嘉常在瞟了一眼萍凤,说道:“你先别管那么多,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萍凤听了,默默点点头。她也是新入宫的宫女,一来就遇上了嘉常在这样刁钻的主子,虽然表面唯唯诺诺,但背地里却经常说嘉常在的坏话,借此发泄私愤。她也是心高气傲的个性,常常吵得那些小太监说不出话。可能这样才能让她感受到一点尊严吧。

    嘉常在对萍凤说道:“萍凤,等会快吃午饭时,你进品美堂,把这包药粉洒进他们小主的汤食里。听到没?”

    萍凤一惊,说道:“什么?是要干什么?”

    嘉常在怒气十足:“我说过了不要问我为什么!”

    萍凤只得答应了,心里惴惴不安。她觉得嘉常在是要陷害品美堂的主子,但是因为什么呢?她思来想去,忽然明白了,难道那个给王后说嘉常在坏话的就是那个小主?这么一想,她就犹豫起来,脊背发凉,她不想干害人的事情,虽然她有时候恨别人也会巴不得他们死。

    萍凤又揣着药包走了出来,她的心脏狂跳不止。她故意走得很慢,希望自己可以不用去做这件事。但最终,她还是来到了品美堂前。她心想,这码子事可不能从前门光明正大地走。于是,她摸索了半天,从后院翻了进去。上天好像在帮她似的,后院里没有一个人。

    萍凤四处张望了一下,不知道饭菜会放在哪里。这时,一个穿着绿色纱裙的宫女从前面走了出来,萍凤连忙躲在门柱后面。幸好那个宫女没有发现,径直走了过去。

    萍凤窃喜,觉得今天怎么这么幸运。不久后,那个绿衣宫女又走了回来,手里端着一盘菜,热气腾腾。萍凤心想,她刚刚一定是去了厨房!于是她趁那宫女走后,偷偷前往刚才那宫女去的地方。

    走了没多远,果然见一个小房间,敞着门。萍凤在门口探头看了一下,里面没人,只有一张大桌,上面放着几盘热菜和一盅热汤。萍凤见了那热汤,心都提到了嗓子口。她蹑手蹑脚走进去,从怀中掏出药包,然后看一下四下无人,便倒进了那盅汤里。做完这一切,她迅速地跑出房间,沿原路出了庭院,一路小跑了回去。

    “办完了?”嘉常在看着气喘吁吁的萍凤,问道。

    萍凤点点头,等待嘉常在的下句话。没想到嘉常在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句“好”,然后便回卧房休息了。留下萍凤一个人在原地气得咬牙,凭什么自己就得冒着天大的风险为她办事?萍凤真想动手打嘉常在一顿,但她没法这样做。

    在品美堂,夏叶儿正坐着等红梅上菜,忽然听太监报:“叶眉姐,您来了?”

    夏叶儿好生奇怪,只见叶眉笑吟吟走了进来,直冲着夏叶儿而来。

    “夏答应,今日瑞嫔和姐姐相会,奴婢没事做,便想着来看看夏答应最近怎么样。”叶眉说着,看看桌上的一盘菜,又看看夏叶儿。

    夏叶儿笑笑,说:“叶眉姐姐今天好不夏易得了空,倒想起我来了,真是让我受宠若惊。”

    叶眉拍拍衣袖上的一些尘土,说:“夏答应继续用膳吧,奴婢不打扰了,待什么时候您也有空了,天也暖了,可以一同去园子里转转。”说完,她便先行告退,急匆匆离开了。

    夏叶儿心想,今日这么奇怪,叶眉一个人来看自己,不知是什么用意。想着,她觉得口中干燥,便让红梅盛了热汤,喝了下去。

    刚喝几口,夏叶儿便觉得头晕目眩,眼前发黑,她感到眼前的事物都变得模糊,一切的一切,都变得离自己那么遥远,好像自己已经与这一切都不再相关。她心中竟然生起一丝欢喜,接着便不省人事了。

    待夏叶儿再醒来,她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床上,周围有几个人围着自己。她仔细看了一下,周围除了红梅和自己宫里的宫女太监外,竟然还有……潘宇!她挣扎着想坐起来,但头晕目眩,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小主,别动了,好不夏易醒了过来……”红梅说道。

    潘宇握住夏叶儿的手,很担忧地说:“夏儿,你感觉怎么样?”

    夏叶儿只觉得喉咙好像被火烧一样,什么都说不出来。她看着潘宇,想用眼神表达出此时的心思。

    “要不要喝点水?”红梅看出了夏叶儿的难受。

    夏叶儿点点头。她接过红梅端来的清茶,抿了一口,润湿了嘴唇。

    “到底是谁,把小主害成这样!”太监小凡子气愤地说。

    夏叶儿见周围都是可以信得过的人,就嘶哑着声音说:“我觉得……是嘉常在那伙人。”

    红梅轻声惊呼了一声,捂住了嘴。潘宇则紧张地问道:“怎么回事?仔细说一下。”

    夏叶儿让红梅把事情经过大致讲给了潘宇。潘宇听后,叹了口气,说:“如果真的是她,那她也太过恶毒了!”

    夏叶儿说道:“后宫自古就是如此险恶。”

    红梅试探地问道:“那小主你准备怎么办?”

    夏叶儿还没说话,潘宇便说道:“我觉得,既然逃过一劫,就凡事小心谨慎,不要再惹是生非最好。”

    夏叶儿听了,气从心来:“我惹是生非?我哪时招惹过谁?我素来安分守己,你说我什么时候不小心谨慎?”说着,嗓子发疼,又咳嗽起来。

    红梅忙接过夏叶儿手中摇晃的茶杯,说道:“小主,不要气了。奴婢觉得,当务之急,就是找到害你的人,不能饶过他!”旁边的小凡子等人也跟着表示赞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