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想到这,她脸上的笑夏有些不自然。

    然而方兰兰却依旧笑得明媚,她快步走过来,拉住夏叶儿的手,说:“感觉好长时间没见你了呢,叶儿,你在忙什么呢?”

    夏叶儿笑笑,说:“没忙什么,就是懒。”

    方兰兰轻轻打了夏叶儿一下,说道:“该打!谁让你不来看我的!我都快闷死了。”

    夏叶儿慢慢跟着方兰兰走进屋内,坐下,喝着茶,然后说道:“兰兰,你还记得上次咱们……出去那件事吗?”

    方兰兰的脸色变得有些怪异,但她还是问:“记得,怎么了?”

    夏叶儿抿了一口茶水,说道:“你……你那个表哥,现在在哪呢?”

    方兰兰有些诧异,显然她没料到夏叶儿问的是这个问题,她说:“还在当差呢,怎么啦?你找他做什么?又要出去?”

    夏叶儿慌忙摆摆手,说:“当然不是,我只是想找他问些事情,小事情。”

    方兰兰点点头,说:“那好啊,我领你去找他。”

    夏叶儿本想说自己一个人去找,但不好辜负方兰兰的好意,便答应了。二人一同再宫里面走着,后面跟着梦玮和方兰兰的一个宫女。夏叶儿一路上都没有说话,她觉得气氛有些尴尬。

    “叶儿,你对以后是怎么打算的?”方兰兰突然问。

    “打算?”夏叶儿愣了一下,“就随随便便吧。”她实在不好说自己的伟大计划。

    “哦,这样啊。我想的是,以后飞黄腾达,至少也要达到玉王妃这个程度才行。”方兰兰很有底气地说。

    很久之前,夏叶儿也觉得,人生在世,如果不活出个样子,那和猪狗有什么分别?但现在,她觉得,即使“活出了个样子”,和猪狗也没什么区别。不过是被人指使、发配的命运,有什么好追求?她所向往的,是自由的,不用受人约束的生活,不知这世上有没有。

    走了一会,方兰兰对夏叶儿说:“到了,他现在应该在这小棚屋里休息,你去看看吧!”

    夏叶儿点点头,对方兰兰表示了谢意,然后一人只身走了进去。棚屋里灰尘很大,夏叶儿忍不住咳嗽了几声,只听见有人在阴影处说道:“谁?做什么?”

    夏叶儿忙对着那边说道:“是我。夏叶儿,你还记得吗?上次和纯答应一起……你应该还记得吧?”

    那人似乎站了起来,朝着这边走来,终于现身在光亮之中,他定睛看着夏叶儿,然后问:“怎么?出什么事了?”

    夏叶儿忙说道:“没有,没什么大事。就是……上次你拿走的丝巾,能不能还给我一下?我有急用。”

    那人皱起了眉头,说:“你拿走了,我拿什么当证据?”

    夏叶儿想了想,说:“这样吧,你看我身上有什么值钱的,你就拿去!”

    那人眯着眼打量了夏叶儿一番,笑着说:“我看……你这个人比较值钱,我想要你这个人,如何啊?”

    夏叶儿吓了一跳,忙向后退了一步,说道:“你想做什么?”

    那人哈哈大笑,说:“我开玩笑的。宫里的妃子嘛,是楚王的女人,碰不得!”

    夏叶儿还是保持警备:“那你到底现在想怎么办?”

    那人思考一番,说道:“我看了,你戴的首饰不多,也不怎么值钱,而且也代表不了你的独特性,我看是难选啊!”

    夏叶儿见对方不肯放手,便激将道:“你这样磨磨蹭蹭,恐怕是早已经把那丝巾丢去了吧?”

    那人从桌子下面将那丝巾抽了出来,说:“这不在这呢吗?”

    夏叶儿刚想上手去拿,那人一个眼疾手快,将丝巾揣入怀中,说:“夏答应,你想硬抢啊!我还真就防住了!”

    夏叶儿心想,这个家伙真是软硬不吃,便说:“那这样吧,你再带我出宫一次,我就不要这丝巾了,怎么样?”

    那人有些纳闷:“你要干嘛?又去会情郎?”

    夏叶儿脸有些红,说道:“怎么可能?我出去自然有我出去的道理,你就说行不行吧!”

    那人想了会,方说:“行吧。我明晚正好要出去拉货,可以载你一程,不过你恐怕要和泔水待在一起了。”

    夏叶儿想也没想,就说:“好,就这么定了。明晚,我还来这找你,怎么样?”

    那人同意了。夏叶儿才出了门,见方兰兰在不远处发呆,便上前问道:“兰兰,你怎么看着都这样无精打采呢?”

    方兰兰叹了口气,说:“入宫这么久,我都没有受到楚王的宠幸,连玉王妃姐姐都觉得我不中用了。我该怎么办啊!”

    夏叶儿说道:“那你就自己争取啊!”

    方兰兰又说:“怎么争取?”

    夏叶儿也不大清楚这些事,便随口说道:“你就去楚王寝宫那守着,总有一天楚王会想起你来的。”

    方兰兰绽开笑颜,说:“好啊好啊!那你和我一起吧!到时候咱们就都飞黄腾达了。”

    夏叶儿苦笑道:“我不想……”

    方兰兰不等她说完,就说:“就这么定了!从今天开始,晚上我去找你!”

    如果不是因为方兰兰曾经在嘉常在的事情上帮过自己,夏叶儿估计怎么也不肯和她一起夜守乾清宫的。

    当晚,夜深人静,只听见冷风呼啸的声音。夏叶儿心里还装着许多事,潘宇、红梅……这些事情纷繁杂乱,在她的脑子里不停盘旋,好像几千只蚊虫,在嗡嗡叫着,赶走了这只,又飞来了那只。

    “这就是乾清宫了吧。”方兰兰仰头看着辉煌的乾清宫,仰慕地说。

    夏叶儿并没有心情看这些,她只想着要用什么借口早点离开这个地方。

    “咱们从后面绕进去?”方兰兰兴致大发,查看着乾清宫各个门的构造。每个门前都有数目不等的侍卫把守,守卫相当森严。

    夏叶儿看这架势,觉得很难悄悄潜入乾清宫,便说:“我看今日时机不妙,太多人把守,不如计划好,再来?”

    方兰兰是个急性子,能今天做的,就决不拖到明天。她嘴一撅,说:“不是说好了吗?你怎么这样啊?真是胆小!这样还怎么在宫里混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