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说完,故意不理夏叶儿,自己一个人往后面的门走去。

    夏叶儿碍于面子,只得跟了上去。她有多少次都想立马掉头走人,无奈却下不了决心。

    她们偷偷遛到一棵大树后,远远看着守门的侍卫。这个后门的侍卫果然是最少的,只有一个,估计是因为位置隐蔽,没有几个人发现吧。只见那侍卫心不在焉,打着哈欠,揣着袖子,一副想要昏昏欲睡的样子。

    “咱们……怎么办?”夏叶儿试探地问。

    方兰兰想了想,说:“要不就直接走上前,说明身份!”

    夏叶儿连忙制止:“不可以,怎么能这样?这和从正门闯进去有什么分别?”

    方兰兰说:“也对。那你说怎么办?”

    夏叶儿思忖片刻,说道:“不如就分散他的注意力,然后咱们偷偷溜进去?”

    方兰兰一开始没有说话,然后说道:“好主意!我想到了,南边花园那有一窝夜猫,我去捉一只过来,扔到他身上,然后咱们再趁机进去!”

    夏叶儿刚想问那怎么出来,方兰兰已经向南边的花园跑去了。夏叶儿内心深处总有种不祥的预感,仿佛要发生什么事似的。

    而此时,方兰兰兴冲冲地跑到了南边的小花园,在黑暗中摸索了半天,终于找到了白天见过的那个野猫窝。她急忙徒手在里面摸来摸去,终于摸到了一团软软的东西,一阵兴奋,便拽了出来,却纳闷这夜猫怎么不动弹,再仔细一看,竟然是一具小孩的尸体!不知放了多久,早已经冻僵,面夏黑青,正瞪着眼睛对着她。方兰兰吓得一把丢掉了小孩尸体,腿也发软,但依旧坚持着跑到了那颗大树前,一屁股跌坐在了树下。

    “怎么了?”夏叶儿见方兰兰两手空空,便问道。

    方兰兰抬起头,面色惨白,说话都有些打颤:“那、那边的花园里,没有夜猫,有、有个小孩子的死尸!吓死我了!”

    夏叶儿也被吓了一跳,她慌忙扶起方兰兰,说:“别慌,小声点!”

    然而这时再说小声点已经没有了什么意义,那个侍卫已经发现了这边的动静,三步并作两步往这边赶来。一晚上都没什么事做的他,此时突然有了精神。

    “喂!你们是何许人也?”那个侍卫厉声问道。

    方兰兰顾不上躲藏和逃跑,一把抓住那个侍卫的手,说:“你快去看看,那边的花园里有个尸体!快去看看!”

    那个侍卫也吃了一惊,这辈子还没见过尸体,他觉得越来越有精神头了。于是,他也不再追问方兰兰和夏叶儿在这里躲躲藏藏的用意,而是跟着她们一起,来到了那个小花园。

    方兰兰带着他们走到那个“野猫窝”,然后指着地上的一团东西,说道:“就是这个。你们过来看看。”

    夏叶儿和那个侍卫犹犹豫豫地往前走,果然看到地上有一具小孩的尸体,有几只老鼠在上面蹦跶。夏叶儿觉得胃里一阵恶心,差点吐了出来。

    “这要怎么办?”方兰兰问那个侍卫。

    那个侍卫面夏严肃:“难道咱们宫里面溜进来了什么刺客?此事非同小可!”

    夏叶儿觉得哭笑不得:“我觉得,还是先查明这具尸体的身份,然后再做调查。反正看样子,这个小孩应该已经死了很久了。那个所谓的刺客,估计也早已经隐匿了,现在再追查,恐怕难度颇大。”

    那个侍卫觉得夏叶儿说的有道理,点点头,说:“那我把这尸体带走,去查查看!”说着,也不嫌脏,直接将小孩尸体扛走了。

    没走几步,他忽然扭过头,对还在原地的方兰兰和夏叶儿说:“你们二位,也劳烦和我走一趟吧!”

    就这样,夏叶儿和方兰兰也跟着那个侍卫一级一级地向上禀报,最终在深更半夜来到了内务府。

    “就不能等明天再审理吗?”疲惫不堪的方兰兰抱怨道。

    那个侍卫假装没听见,对内务府值班的大人禀报道:“启禀大人,小的今日夜里在南边花园里捡到一具幼童的尸骨,特向您报告!”

    那个大人一看就是刚刚睡觉,被吵醒的样子,很不耐烦的看了一眼,说:“什么啊,什么幼童?”

    侍卫咽了口口水,有些紧张地说:“小的也不知道这幼童的身份,所以才来禀报的。”

    那个大人抬眼一看那尸体,厌恶地说:“这么脏,放进屋里干什么?快拿出去,你自己在他身上搜搜有什么表明身份的物件,再进来告诉我!”

    那侍卫只得带着夏叶儿和方兰兰出去了,他依旧不依不饶,在那具尸体上东摸摸,西看看。夏叶儿和方兰兰看了,都觉得有些恶心,往后退了好几步。

    “那个……我们能回去了吗?”方兰兰问道,一边问,一边想往后走。

    “不行!还没查清楚,你们是目击证人,也是有嫌疑的!”侍卫很果断地说道。

    就在方兰兰和夏叶儿的忍耐快要达到极限时,侍卫突然说道:“有了!”

    夏叶儿和方兰兰同时定睛看着侍卫,只见侍卫从那小孩身上摸出来一块玉佩,高高举起,很是得意的样子。

    “这是什么?”方兰兰很好奇,凑上去看。夏叶儿也跟着过去看了几眼。

    侍卫端详了一会,说道:“看这玉是极好的品质,就是不知这上面的字是什么意思,你们二位谁能帮忙看看?”

    方兰兰用手帕垫着,接了过来,仔细看了半天。夏叶儿也凑过去看,只见上面印着:爱子承德,多福多慧。

    “看样子,是个大户人家的孩子。”夏叶儿不禁小声说道。

    方兰兰点点头,说:“这个承德,到底是谁呢?”

    那侍卫听到“承德”二字,吓得跌坐在了地上,刚才见他搬运尸体都没这么害怕。

    “怎么了?”夏叶儿和方兰兰同时问道。

    “承、承德正是楚王的一个阿哥啊!七阿哥!”侍卫吓得有些口齿不清。

    “啊?这么说,是有人谋杀了阿哥?”方兰兰瞪圆了眼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