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侍卫跌跌撞撞又重新敲开了内务府的门,对着依旧睡眼惺忪、满面鄙夷的大人,说道:“启禀大人,小的已经查出,这具尸体是七阿哥承德的!”

    那内务府大人眼睛立马睁开了,他从座椅上走下来,推开门,来到庭院,对着那具尸体,很是不可思议的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方兰兰将手中的玉佩递给他,说:“你看这有块玉佩,上面写的‘爱子承德,多福多慧’,应该是承德的吧?”

    那大人仔细看了一会,依旧不敢相信的表情,然后又低下头看着尸体,但无奈尸体的脸已经面目全非,早看不出模样来了。

    “此事非同小可啊!这样,你们把这尸体留下,我再从长计议!”那大人最后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侍卫、夏叶儿和方兰兰只得留下尸体,走出了内务府。侍卫很是沮丧地说:“哎,这么看来,那内务府是准备暗中处理了,估计杀人凶手就不会被绳之以法了。”

    方兰兰摇摇头,说:“咱们可以自己调查啊!”

    侍卫问道:“怎么调查?”

    方兰兰笑嘻嘻地从口袋里拿出那块玉佩,说道:“看,那个内务府的忘记了最重要的东西!”

    侍卫和夏叶儿同时吃了一惊。侍卫立马舒展了眉头:“你太厉害了!多亏了你!对了,还没请教二位是?”

    夏叶儿还没来得及回答,方兰兰就说:“你就叫我兰兰,叫她叶儿就行!”

    侍卫点点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那你们可以叫我云天。”

    “云天,你为什么那么想破了这个案子呢?”夏叶儿忍不住问那个侍卫。

    那个侍卫说道:“我从小就想当个大官,为老百姓除暴安良,整治那些坏人。无奈,没有家世,书也没读好,就成了皇宫里的侍卫,悲哀啊!”

    方兰兰很是惋惜:“像你这么有抱负的,就应该被提拔,那个什么破内务府的,简直没有一点责任感!”

    那个侍卫被说得更不好意思了,挠挠头,说道:“那咱们要不就先商量一下要怎么破案?”

    方兰兰拍着手说“好啊好啊”,夏叶儿无奈只得跟着他们一起了。

    “既然咱们已经知道了那个死尸是承德,也就是七阿哥,那么就得想想,他为什么会被杀!”云天说道。

    “他是太子吗?”方兰兰问道。

    “不是。”云天立马否决了。

    “他母亲是谁?”夏叶儿问。

    云天想了想,说道:“是王后的妹妹,静妃。”

    静妃?这个人夏叶儿和方兰兰都没怎么听说过。方兰兰便问:“她是什么来头?”

    云天说道:“静妃前些年很是得宠,又因为生了七阿哥,所以地位很高。但后来,她身体一直不好,几乎下不来床,楚王也就不再光顾她了,所以势力减退的很快。如果不是七阿哥撑着,估计早就被人遗忘了。”

    “那现在七阿哥死了,她不就惨了吗?”方兰兰问。

    云天说:“是啊。”

    夏叶儿插嘴问道:“静妃既然是王后的妹妹,为什么王后不保护她呢?”

    云天轻笑一声,说:“叶儿,你想得太简单了。静妃论姿色、才学,都高过王后一筹,比王后晚入宫一年,却比王后得宠很多。又加上王后一直没有阿哥,只有三个格格,静妃当时可是比她风光得多!王后自然会嫉妒她,而不是喜欢她啊!”

    夏叶儿心里一寒,宫里的争斗,竟然能够淡化姐妹之情,真是可怕。

    “那会不会是王后杀了七阿哥?”方兰兰突然问。

    云天示意她小声一点,说道:“别这么张扬,免得被人听到。我觉得啊,静妃已经沉寂这么多年了,王后应该不会这么残忍吧?现在静妃又没碍着她的事,所以可能性不大。”

    夏叶儿想了想,问:“那……静妃和其他嫔妃有什么过节吗?”

    云天皱着眉头,想了一会,说:“这我就不知道了。静妃入宫时间太早了,我们都是听说,和她一起入宫的,估计也没几个,这我就不太清楚,得你们去问问了。”

    方兰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说:“好,讨论到此告一段落,咱们先回去睡一会吧,我要熬不住了!”

    云天站起身,整了整帽子,说:“你们小姑娘就是精气神不足,你看我,还精神着呢!”

    方兰兰打趣道:“云天,你可要好好干,哪日成了内务府总管,我们就仰仗你了!”

    云天笑得眯起了眼睛:“好啊,那我得回去值班了。你们明天,不对,今天,休息好了,就来乾清宫那边找我,咱们再继续讨论!”

    方兰兰和夏叶儿都答应了。三人在路口分道扬镳,云天朝他们挥了挥手,满脸笑夏。

    “如果不是因为我是妃子,估计我就要喜欢上他了。”方兰兰对着夏叶儿说道。

    夏叶儿笑道:“傻瓜,就算你是妃子,你也可以喜欢他啊!”

    方兰兰摇摇头:“不行,我还等着楚王宠幸,然后飞黄腾达呢!”

    夏叶儿半夜回到品美堂,见四下空无一人,突然想起那次也是半夜,从宫外回到这里,红梅便第一个跑出来迎接自己,为自己而担心。但自己却将她的重要物件——那条丝巾给搞丢了,真是罪该万死。

    夏叶儿正准备推开卧房的门,突然听到身后有人说道:“小主,回来了?”

    夏叶儿忙转过身,却见是梦玮,有些失望,但还是说道:“嗯,回来了。”

    梦玮笑着说:“小主,今天红梅姐身体不舒服,特意叮嘱奴婢,让守着您回来呢,说您一个人回来晚了不安全。”

    夏叶儿听了这话,眼眶有些湿润,原来红梅还是在意自己的。当一个人在自己身边成了习惯,突然有一天发现对方有可能会远离自己,就会异常地恐慌。恐慌的不是这个人会不会消失,而是恐慌没有人再陪在自己左右。

    “她身体怎么了?”夏叶儿问梦玮。

    梦玮说道:“奴婢也不大清楚,只是看到红梅姐脸色不好,会不会是染了风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