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儿点点头,若有所思,心想,红梅不舒服的原因一定是因为自己吧。如果不是呢?

    一夜无事。第二天清晨,夏叶儿起的大早,来不及吃早餐,就匆匆赶往乾清宫。她对这事没有太大的兴趣,但既然答应了别人,就不好出尔反尔。

    来到乾清宫,后门、前门,南门、北门,都不见云天的半个影子。正在夏叶儿纳闷的时候,方兰兰从别的地方匆匆赶过来,焦急得满头大汗,说道:“叶儿,云天不见了!”

    “是啊,我也没找到。”

    “他不会出了什么意外吧?”

    “应该不会吧。”

    “咱们还是分头再找找。这宫里这么黑暗,保不齐谁就要算计他呢!”

    “原来你也知道这宫里黑暗啊。”

    夏叶儿这话一出,方兰兰一愣,脸色黑了一下,接着什么话都没有说。

    二人在乾清宫附近找了好几圈,能问的人都问了,可是没有人知道云天在哪。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方兰兰拉住夏叶儿的衣袖,低下头,很是忐忑的神情。

    “你们在干什么呢?”忽然,云天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很奇怪地问她们。

    方兰兰抬起头,惊得眼泪在眼睛里转圈,她上去打了云天一下,说:“你去哪了?我们找了你好久!死云天!”

    云天假装被打得很疼,说道:“你下手这么重干嘛?我昨晚值班,刚才回去睡了一会,你们这么担心干什么?”

    方兰兰“哼”了一声,说:“我们以为你被坏人给害了呢!”

    云天笑嘻嘻地说:“怎么会?我的功夫了得,一般人怎能奈何得了我?”

    方兰兰和夏叶儿都忍不住笑了起来。方兰兰又问道:“云天,你这一夜又想出什么新点子了没?”

    云天皱了皱眉,说道:“我觉得,如果想要进一步调查下去,就得需要你们的帮助了。”

    方兰兰很不解地问:“为什么啊?我们女流之辈可以做什么啊?”

    夏叶儿插了句嘴:“女流之辈就不能做什么了?”

    云天摸了摸后脑勺,说:“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觉得,既然这件事和静妃有关,那就应该从静妃下手,调查。你们都是女子,夏易得到消息……对了,还没问你们是做什么的呢?浣衣房吗?”

    夏叶儿还没来得及说话,方兰兰就连忙说道:“是,是,我们是浣衣房的,去年方才进宫,什么都不懂!”

    夏叶儿很奇怪地看着一脸笑夏的方兰兰,她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说谎,难道就是不想让云天知道自己的身份,害怕产生隔阂吗?难道这个方兰兰真的喜欢上了云天?一个小侍卫?

    云天对方兰兰和夏叶儿说:“这样啊,那你们最近就去找找静妃身边的,或者以前侍候过她的,至少了解一些情况。我再去内务府那边探查一下,看有没有什么新发现。”

    方兰兰乐得合不拢嘴:“太好了,太好了!我们一定办成,放心吧!”

    夏叶儿站在一旁没吱声,见云天和方兰兰看向自己,便笑了笑,以示回答。

    方兰兰、夏叶儿、云天三人告别后,方兰兰忽而问夏叶儿道:“咱们怎么找静妃身边的人啊?”

    夏叶儿瞥了她一眼,说道:“你不是答应的倒爽快吗?我怎么知道去哪找?”

    方兰兰皱着眉头,想了一会,拍了拍手,说:“我知道了!咱们去问兰姑!”

    “兰姑是谁?”夏叶儿不明白。

    “兰姑是伺候玉王妃的一个老嬷嬷。年纪大了,自然应该对之前的事比较了解吧!咱们问问她,准没错!”

    夏叶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她忽然想到什么,就说:“这样吧,你先去问,我有些事要给下人交代,去去就回。”

    夏叶儿这样说,一是因为她确实有事要给梦玮她们说,二是因为她不想去见玉王妃,自从她答应加入瑞嫔一派后,就避免见到玉王妃,见到了,必然十分尴尬,不如不见的好。

    方兰兰想了想,觉得可能是夏叶儿对这事没兴趣,懒得干,所以才借故推辞的,有些不玉,但也不好完全表露出来,就轻笑一声,说道:“好吧,那我一个人去咯,你就办你自己的事吧!”说完,疾步走掉了。

    夏叶儿轻声叹了口气,自己往品美堂走。没料到,在半路上遇到了承乾王爷。承乾王爷问她最近在忙什么。夏叶儿便告诉了他承德和静妃的事。

    “这事你最好不要管!”承乾王爷板起脸来,说道。

    “为什么啊?”夏叶儿反而好奇起来。

    承乾王爷继续板着脸:“你要是随随便便被卷了进来,最后下场可能很惨。”

    夏叶儿被吓了一跳,她看着承乾王爷,没有说话。承乾王爷这样的态度,不像是开玩笑的,究竟当年发生过什么样的事情,让承乾王爷这样的人都心存戒备呢?那个静妃,又是何许人也,会在这偌大的皇宫里面,留下这样深的痕迹,而现今又仿佛人间蒸发一般?夏叶儿现在是真的很想知道了。

    夏叶儿回到品美堂,见梦玮在园子里浇花,就连忙上前,说道:“梦玮,你可否替我办件事?”

    “什么事?奴婢愿意啊!”梦玮睁大双眼,看着夏叶儿。

    夏叶儿笑了笑,说道:“是要你出宫一趟,替我买一条青色的丝巾。纯青色的。你今天傍晚就去找那天你陪我去的那个茅屋里住的人,他身上有一条丝巾,你让他给你看看,然后照着原样买一条一模一样的。”

    梦玮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说道:“小主要这丝巾做什么?奴婢记得小主不爱带丝巾啊。”

    夏叶儿拍拍梦玮单薄的肩膀,说道:“你就去买就是了,一定要一模一样的。”

    梦玮点点头。夏叶儿又说:“然后,趁那个人不备,和他手里的丝巾调换一下。”

    梦玮有些吃惊:“为什么啊?这样不是偷人家东西了吗?”

    夏叶儿摇摇头,说:“不不,梦玮,那条丝巾本来就是咱们的,咱们只是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况且,你用一条新的去换旧的,吃亏的是咱们自己,反倒给他方便了呢,你说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