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还敢……”那人见梦玮碍事,索性将匕首插进了梦玮的胸膛。梦玮本就破破烂烂的衣服瞬时染上了鲜红的血迹。

    夏叶儿有些呆住了,但此时是她逃走的唯一机会,她连忙趁那人将匕首拔出来之前,向门口跑去。无奈那人身躯庞大,直接单手将瘦弱的夏叶儿拽了回来。

    “你还真敢跑啊你?”那人恶狠狠地说。

    夏叶儿此时和那人的距离十分的近,她能闻到那人身上难闻的腐臭味,她别过头去,感觉自己真的无能为力了。自己害了梦玮,又害了自己。为什么?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在这深宫之中,难道就没有一天是能够让自己安安静静度过的?此时此刻,她多么希望潘宇能够出现,然后像在自己的梦中一样,打倒这个坏人,救出自己。

    希望,是渺茫的,是难以实现的,所以才将其称之为希望吧。

    然而,希望真的会实现。就在夏叶儿已经快要失去力量和信心时,小茅屋的门被人撞开了。

    是他吗?是他……吧。夏叶儿在心里祈祷着。

    然而,进来的人,却是云天,他见到眼前的状况,直接拔出剑,与那人来回打斗了几下,那人便被云天制服。

    “叶儿,你没事吧?”云天对夏叶儿说。

    “没事,只是梦玮……”夏叶儿想起脚下的梦玮,连忙俯身去看,梦玮的脸色异常苍白,已经没有了血色。

    云天见状,说道:“我先去把这人送到内务府,再回来和你们汇合。”

    夏叶儿点点头。云天押着那人出去后,方兰兰才不知从哪个角落进来,见到这样一番情景,说道:“我……没想到我表哥竟然这样……”

    夏叶儿虚弱地笑了笑,说:“没事,感谢你能带人来救我。”

    方兰兰也笑了笑,说:“我见你那么久都不回来,就赶紧找云天来看看怎么回事。这个表哥以前就是经常打架闹事……”

    “先别管那些了,快救救梦玮吧。”夏叶儿慌张地说,因为她已经感觉不到梦玮的呼吸了。

    方兰兰连忙说:“咱们把她送到御药房,找太医来救她吧!”

    “也只能这样了。”夏叶儿说着,和方兰兰一起抬着梦玮,艰难地向御药房走去。

    御药房门口的侍卫见到夏叶儿她们,很嫌恶地说:“什么事?”

    方兰兰说道:“有人要死了,快救救她!”

    那侍卫打量了她们一番,说:“有上面的命令吗?没有的话,里面的太医可不会给你们看。”

    “那我们也要试试。”夏叶儿坚定地说,和方兰兰一起闯了进去。

    御药房里弥漫着中草药的味道,呛得方兰兰咳嗽了好几声。有个闲坐着的太医听到咳嗽声,回头来看,见状,不紧不慢地说:“你们是何许人也?有何贵干啊?”

    方兰兰很是恼火:“有何贵干?没看见这个小姑娘要死了吗?全身是血?”

    “有上面的命令吗?”那个太医依旧不慌不忙。

    方兰兰索性冲上去,说道:“你们做太医的,不就是要医人救命的吗?还磨蹭什么?坐在这吃闲饭啊?”

    “你怎么这么说话?”那个太医这才急了,站起身,看着一脸焦急的方兰兰。

    “你要是不救,我就告诉楚王!”方兰兰大声说道。

    那个太医也提高了嗓音:“告诉就告诉,我是依据规章制度办事!我不怕!”

    “你们在吵什么?”另一个太医从里屋走了出来。而这人就是陆巍。

    陆巍见到眼前的情形,知晓了一大半。夏叶儿急忙说道:“求求您,救救梦玮吧!求求您了!”

    陆巍见夏叶儿和方兰兰都急得不行,又加上他本身就是一个好说话的人,便径直上前,立刻诊查起梦玮的状况。

    “陆太医,你不怕惹祸上身啊……”刚才那个太医提醒道。

    陆巍回过头,严肃地说:“救人要紧。”

    “你真是太好了,你真是个好太医,不像某些人!”方兰兰说道。

    陆巍来不及搭话,梦玮失血过多,已经昏迷,幸亏伤口离心脏还有一定距离。只是,失血量太大,不知能不能救得过来。

    陆巍站起身,对夏叶儿和方兰兰说道:“我只能尽力而为,如果结果不好,你们也要有这个思想准备。”

    方兰兰和夏叶儿互相看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陆巍把梦玮抬到里屋,对其进行救治。而夏叶儿和方兰兰则在屋外,等待结果。

    “你说,能行吗?”方兰兰问道。

    夏叶儿沉默了一会,才说:“我也不知道。希望可以吧。”

    就这样,似乎过了很久,陆巍才从里屋走了出来。夏叶儿和方兰兰连忙上前询问。陆巍说道:“现在算是稳定了,应该可以活下来。但看她的伤势,一定受到了非人的虐待,可能以后精神会不好。”

    夏叶儿愈发觉得自责,都是因为自己,如果自己没有把丝巾给那个人,如果自己没有骗红梅自己还拿着丝巾,如果自己没有派梦玮去找那个人……如果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该多好。她回想着梦玮天真无邪的笑夏,忍了一夜的眼泪,终于滑落了下来。

    “那我们现在可以做什么?”方兰兰问陆巍。

    陆巍看着满目忧伤的夏叶儿,说道:“如果你是问刚才那个姑娘的话,我们只能等待了。等她醒过来……”

    “不是,我是说,如果这里没事,我们就可以继续去……”

    方兰兰话音未落,夏叶儿就厉声说道:“你怎么可以这样?梦玮生死未卜,你怎么就可以继续去做你自己的事呢?”

    方兰兰觉得很可笑,说道:“梦玮的事,本来就和我无关,我没有义务在这里守着她,我来救你们已经是仁慈了,还要我帮你收拾残局吗?况且,梦玮的事,本来就是你的责任吧?”

    夏叶儿气得不行,她觉得自己有道理,而方兰兰也似乎有点道理:“我和你说不清楚。反正,我要在这里等着梦玮醒过来,看她的情况。要是想继续查,你就自己去查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