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们的生活本身就是毫无意义的。”夏叶儿很沮丧。

    承乾王爷扭过头看着夏叶儿,她的侧脸此时显得尤其像桔常在,他不由得愣了一下神,又连忙回过神,说道:“你这几天发生什么了?好像比我上次见你,状态还要差。”

    夏叶儿吸了口气,说:“我给你讲了,你可不要嫌我烦。”

    “那自然不会。”

    于是,夏叶儿给承乾王爷讲述了这几天闷在自己心里的事情,包括静妃的事,包括红梅的事,包括方兰兰表哥的事,当然还有梦玮的事。

    “这!这……”承乾王爷一时对这突如其来的信息量不知做怎样的评价。

    “没错,我就是这么倒霉,摊上这么多事。”夏叶儿自嘲道。

    “事都是可以解决的,不要烦恼,我帮你解决。说吧,先解决哪一个?”承乾王爷带着微笑,说道。

    夏叶儿看着仗义的承乾王爷,说:“我想先去看看梦玮,但……我没有勇气面对她。”

    承乾王爷拉了一把夏叶儿,说:“我觉得,梦玮的事并不是你的错,你没有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大家都没有料到,你只是委托她去做事,而这就是她的职责,就像猎人狩猎却被野兽袭击,他难道要怪自己的父亲让自己成为猎人吗?”

    夏叶儿觉得也挺有道理,便鼓足勇气和承乾王爷一起走进了御药房。刚进去,就见陆巍在煎药。在弥漫的药蒸汽中,陆巍看到了前来的承乾王爷和夏叶儿,连忙起身请安。

    “安就不用请了,那个梦玮现在怎么样了?”承乾王爷很有架势地说。

    陆巍忙说:“仍在里屋躺着歇息,现在情况已经好转,臣正在为她煎药。”

    承乾王爷点了点头,径直朝里屋走去,夏叶儿也跟着他走了进去。只见梦玮半躺在床上,头发有些凌乱,但气色比昨天是好了许多。

    夏叶儿小心翼翼地走上前,轻声问道:“梦玮,怎么样了?”

    梦玮缓缓抬起头,一开始毫无表情,后来勉强笑了笑,说:“小主,奴婢好多了。”

    夏叶儿仍旧有些不安心,问道:“伤口还疼吗?头还晕吗?”

    梦玮摇摇头,又点点头,后来低着头哭了起来。

    “怎么了,梦玮?”夏叶儿很是担心,坐在了梦玮的床边。

    梦玮哭着说:“那个禽兽……他……对我……我不想活了……”

    夏叶儿瞬时明白了一大半,她的心更加痛了,她真想亲手杀了那个禽兽不如的家伙,为梦玮报仇。可是,梦玮啊,这么一个原本冰清玉洁、可爱单纯的小姑娘,却被他糟蹋成了这样!这是千刀万剐也无法弥补的!

    “梦玮,你放心,我一定会,一定会替你报仇的!那个家伙已经被抓住了,他一定会不得好死!”夏叶儿情绪很激动。

    梦玮抬头看看夏叶儿,说道:“小主,奴婢知道你昨晚前半宿一直在这里陪着奴婢,你不要自责,不要觉得欠了奴婢什么,奴婢是从小就倒霉,不怪小主的!”

    夏叶儿听了这话,伤心之情难以抑制,流下了泪来。

    此时,承乾王爷在后面说道:“梦玮整天待在御药房也不是个办法,不如先回我的府上,静养一段时日,这样也不会太惹人注目。”

    夏叶儿想了想,觉得可行,说道:“可以,那就麻烦承乾王爷了。”

    梦玮怯生生地说:“那……夏答应能来看奴婢吗?”

    承乾王爷笑着说:“当然可以,随时都可以,只要你想见夏答应,本王就接她来我府上看你!”

    过了一会,承乾王爷就派人把梦玮抬到马车上,安顿好,让人把梦玮送到自己府上。夏叶儿和承乾王爷一起看着马车渐行渐远,夏叶儿说道:“你可真好。”

    “第一次有人这么直接说我是个好人。”承乾王爷眯着眼睛对夏叶儿说。

    夏叶儿笑了笑,说道:“我只是觉得在这宫里,很少有像你这么热心的人了。”

    “我也不是随随便便对每个人都热心的。”承乾王爷低声说道。

    “嗯?你说什么?”夏叶儿有些没听清。

    承乾王爷伸了个懒腰,说:“没什么。”

    夏叶儿笑道:“我也最讨厌别人回答我‘没什么’了。”

    承乾王爷笑着拍拍夏叶儿的头,说:“说吧,下一件事,要解决什么?”

    夏叶儿说道:“应该就是静妃和七阿哥……”

    “我不是早就告诉你,这件事你不要插手吗?”承乾王爷板起面孔,说道。

    夏叶儿说道:“我也是身不由己,已经插手了,就难以收回了……”

    “我看是你自己好奇心驱使吧!别怪我没警告过你,现在全身而退还来得及。”承乾王爷依旧很严肃。

    夏叶儿也严肃地点点头,说:“我承担一切后果。”

    承乾王爷很无奈,说:“好吧,那我就奉陪到底吧。咱们下一步要做什么?”

    夏叶儿说道:“就是找到七阿哥的生母,梦琪。她好像是梦玮的姐姐,但现在梦玮出了这种事,我不想再搅乱她的生活了,就没有问她。”

    两人一起在宫中慢慢走着,想着法子。承乾王爷突然说道:“叶儿,你知道吗,你和桔儿最不同的一点,就是你永远有勇气去追求你自己想要的,也有勇气去承担你要付出的代价。而桔儿,她就不一样,她想要的很多,但她又不敢去要。”

    夏叶儿回头一笑,说道:“所以,她是她,我是我啊!”

    夏叶儿和承乾王爷走了一会,夏叶儿突然想到个主意,说道:“要不,咱们再去找伺候玉王妃的那个兰姑,她肯定知道些什么,在宫里待这么久了!”

    承乾王爷想了想,说道:“话虽这么说,但上次纯答应去,她不是就没多透露什么吗?咱们去,她又能说什么?”

    夏叶儿说道:“我们威逼利诱,她就肯定会说的!”

    承乾王爷皱起了眉:“你怎么能用这样的法子呢?什么时候,你也被这后宫变得如此狠毒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