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儿轻轻叹了口气,正当三人无话可说之时,忽然从里屋走出几个男孩子,从夏叶儿身边走过,看了看夏叶儿和承乾王爷,然后低声私语几句,便快步走开了。

    夏叶儿隐约觉得不对劲,于是追了上去,说:“你们几个等一下!”

    其中一个年龄较小的回过头来,看着满脸焦急的夏叶儿,问道:“怎么了?”

    夏叶儿弯下腰说:“你们几个最近有没有见到承德?就是七阿哥?”

    那个年龄小的正准备回答,旁边一个看着十多岁的男孩子冷冷地说道:“你凭什么问我们?你是谁?”

    夏叶儿没有去追究他这种不敬的语气,说道:“我是宫里的嫔妃,有些事想问问你们。”

    那个十多岁的男孩冷笑了一声,说道:“哼,是我阿玛的妃子啊。”

    夏叶儿这才想到,原来这男孩是个阿哥,如果将来的社稷江山交给这样不分尊卑的、自大的孩子手里,怎还了得?

    “嗯,是的。现在你们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夏叶儿看着他们说道。

    那个大一点的男孩说:“我们没有义务告诉你吧。”

    “那你要怎么样你才肯告诉我?”夏叶儿忍气吞声地说。

    那个男孩说道:“你陪我皇阿玛侍寝了吗?”

    夏叶儿没料到那个男孩问出这样的问题来,脸有些发烫,但是在这样的小毛孩面前,她可不能失态,于是她故作镇定地说:“侍寝不侍寝,关你什么事?”

    那个男孩撇了撇嘴,说:“那这样吧,你让我亲一下,我就告诉你承德去哪了。”

    夏叶儿气得不行,她真想扇那个男孩一嘴巴,但他毕竟是阿哥,如果真动了手,自己肯定会吃苦头的。于是,她索性什么都不管了,主动扑到那个男孩脸上,亲了他一下,然后淡定地说:“怎么样?可以了吗?”

    那个男孩似乎没料到夏叶儿会这么主动这么大胆,他反而愣住了,看着夏叶儿淡定的面庞,脸颊上似乎仍然能感受到刚才夏叶儿嘴唇软软的感觉,他使劲揉了揉脸,然后大声说道:“嗯,不错,可以了。你要问什么就快问吧。”

    夏叶儿连忙问道:“七阿哥最近去哪了你知道吗?你们知道吗?”

    那个男孩想了想,说道:“最近一次见他是上周,那次先生说第二天要考我们背诵,于是我们就早早回去背书了,然后七阿哥说他要再留一会。之后我们就没见过他。”

    夏叶儿很是疑惑:“他去了哪?”

    那个男孩说:“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出门的时候,他还在御书院。”

    夏叶儿又问:“他那几天有什么异常吗?”

    那男孩说:“没什么啊,和往常一样,每天来御书房读书,然后回他那个诡异的家吃饭,不跟我们玩……”

    夏叶儿突然好想想到了什么似的,她盯着那个男孩,说:“每天来御书房读书?”

    那个男孩似乎被夏叶儿吓到了,说:“是啊,他那个宫女对他要求很严格,每天都一样。怎么了?”

    夏叶儿摇摇头,若有所思地说:“没什么,谢谢你们,你们先回去吧。”

    那个男孩准备离开,然后又回头说:“我是五阿哥,别忘了啊。”

    夏叶儿顾不上听那些孩子说什么,找到承乾王爷,说道:“我发现了一个问题。”

    “什么?”

    “那些阿哥们都说七阿哥每天都来御书房,很准时,没有什么经常不来的情况,可是……”

    “可是刚才那个先生说他之所以没注意七阿哥没来,是因为他经常旷课!”承乾王爷一下子开了窍。

    “对,正是!所以我觉得那个先生有问题。”夏叶儿坚定地说道。

    承乾王爷往御书房里面看了一眼,说:“那个先生不知去哪里了,如果现在就问他,是不是打草惊蛇了?”

    夏叶儿点点头,说:“是,我也觉得是,我们还是先调查一下那个先生的底细再说吧。”

    承乾王爷很是赞同:“我们可以问问潘宇?”

    夏叶儿还没来得及反对,却听背后有人说道:“你们还在啊?”

    夏叶儿一回头,见潘宇办完事回来了,不知如何是好,站在原地发呆。承乾王爷倒是自然地走上前去,说道:“潘宇,本王有些事想问你,不知可否?”

    潘宇看了眼不动声色的夏叶儿,心想,如果自己拒绝,那显得自己太没肚量,而且帮助一下他们也没什么损失,还能顺便知道夏儿最近在忙什么,于是,他说道:“当然可以,你们来这边吧。”说着,潘宇领着他们来到了自己住处外的椅子上,几人纷纷坐下。

    “你们想问什么?”潘宇看着夏叶儿,问道。

    夏叶儿没有说话,承乾王爷说道:“我们想问你,教书的那个先生,你了解吗?”

    潘宇稍稍皱了一下眉头,紧接着说:“略有耳闻。不过,你们想知道他干什么?”

    夏叶儿说道:“是我们问你,还是你问我们?”

    潘宇有些不玉,承乾王爷忙说:“我们是想调查一件事,关于这学堂里的阿哥的事,觉得可能和先生有关,就来问一下。”

    潘宇点点头,说道:“这个先生,姓罗,似乎每天就住在这御书院里,听其他人说,他前几年来这里教书,之前是个县令之类的。”

    “县令怎么会来教书呢?”承乾王爷觉得很奇怪。

    潘宇摇头,说:“这在下就不得而知了。”

    夏叶儿看着潘宇,怪里怪气地说:“那你还知道什么?”

    潘宇见夏叶儿从一开始就来者不善,于是主动回避,说道:“既然小主这么说了,在下就先告退了,也请小主和王爷……”

    “不不,还有什么关于那个先生的情况,你都再说一下吧!”承乾王爷说道。

    潘宇欠了个身,说:“其他的在下真的不知道了,请多包涵!”

    承乾王爷见状,以为是潘宇仍然在生夏叶儿的气,就说道:“要不我先回避一下,你们再谈谈,说不定就又知道了呢。”说完,就起身离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