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糟糕,都成了灰烬了。”夏叶儿看着化成灰烬的线索,心也像化成了灰。

    承乾王爷俯下身,仔细翻看着那一堆黑乎乎的东西,忽然,他对夏叶儿说道:“你看,这个是什么?上面还有点字。”

    夏叶儿连忙仔细查看起来,果然,有些字迹还是能看清楚的。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知离梦之踯躅,意别魂之飞扬……造分手而衔涕,感寂寞而伤神。”夏叶儿轻声念着能看清楚的那些字,越来越觉得奇怪,这些句子那么眼熟,仿佛见过似的。

    “怎么了?想什么呢?”承乾王爷看夏叶儿若有所思的样子,忍不住问。

    “我想起来了!”夏叶儿忽然抓住了承乾王爷的手,大声说着,“这些字是刻在静妃门前的!那个老先生一定和静妃,和七阿哥有关系!”

    承乾王爷有些吃惊,他从未见过夏叶儿如此激动过。夏叶儿顾不得太多,拿起那片纸,就准备往御书院跑去,承乾王爷一把拦住了她。

    “不要慌,先想想怎么办。”承乾王爷冷静地说。

    夏叶儿想想也是,便停下和承乾王爷一起思考。

    “我觉得,直接拿这个让他看,他肯定会说的。”夏叶儿激动地说。

    承乾王爷微微皱了皱眉,说道:“你怎么变得如此冲动,我觉得,即使他看了,也有可能不承认是他的东西啊。”

    夏叶儿也冷静下来:“也有这个可能,那你说怎么办?”

    承乾王爷想了想,说:“我觉得,还是要先暗中收集证据,然后等到证据足够多的时候,他就不得不说出实情了。”

    夏叶儿说道:“那怎么收集证据,咱们总不能一天到晚在这里守着吧?”

    “咱们不行,可是有一个人可以。”承乾王爷说着,朝夏叶儿眨了眨眼。

    夏叶儿顿时明白了。自从昨夜夏叶儿和潘宇告别后,夏叶儿左思右想,都觉得很别扭,不是因为那个拥抱,不是因为那些眼泪,她也说不清。但现在,找潘宇似乎是最好的办法,于是她和承乾王爷又去到潘宇的住处。

    潘宇正在院子里打水,看到夏叶儿和承乾王爷一起出现,犹豫了一下,还是迎了过去:“二位光临寒舍,有何贵干呢?”

    承乾王爷上前拍拍潘宇的肩膀,说道:“不要这么客气,都是熟人了。”

    潘宇勉强笑了笑,说道:“你们又要我帮你们什么忙吗?”

    夏叶儿点点头,说道:“你猜得没错。我们想让你帮我们看着那个老先生,发现有什么可疑的行径或者有什么可能是证据的东西,就帮我们收集一下。”

    潘宇有些疑惑:“这个老先生每天都规规矩矩,你们怎么总怀疑他呢?”

    承乾王爷说:“只是怀疑,觉得他和这个案件有关,所以才想让你帮帮我们。宋兄,可否?”

    潘宇说道:“当然可以,只是如果没有帮到你们,还请不要怪罪于我!”

    承乾王爷连忙说道:“当然不会,怎么会呢!宋兄多虑了!”

    于是,从那时起,潘宇就开始了观察老先生的活动。平日里潘宇做的也大多是体力活,因此正好闲的没事,这回有事让他帮忙,他还是觉得蛮有趣的。虽然他对这个什么案件一点不了解,但这不妨碍他好奇的心理。

    他假装在老先生的房子外收拾杂物,然后偷偷观察老先生的行动。他发现老先生几乎什么都没做,除了教书,其他就是在喝喝茶,然后看看书,看的书也是什么四书五经、孔孟老庄,没什么特别。

    当他有些失望地告诉夏叶儿和承乾王爷这些发现后,两人的反应截然不同。夏叶儿板着脸,重重叹了口气,说道:“早知道就我来做这些了,就知道你干不好。”

    而承乾王爷则说:“没事,没事,慢慢来,不急。”

    潘宇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站在那没说话。夏叶儿说道:“这样吧,明天我来和你一起观察,我觉得一定能发现什么的。”

    潘宇有些喜出望外,夏叶儿竟然主动要求和自己单独相处,他连声答应。承乾王爷摸摸下巴,说道:“这样也好,叶儿心细,可以帮忙看着。”

    于是,第二天,夏叶儿早早来到了潘宇的住处。潘宇起得更早,正在烧柴做饭。

    夏叶儿之前从没见过潘宇干这些,便笑着说:“你也会烧饭了啊。”

    潘宇打趣道:“是啊,当初让你学煮饭,没想到现在先学会的人竟然是我。”

    听了这话,夏叶儿觉得有些不是滋味,于是她上前想帮着潘宇弄开水,没想到烫到了自己的手,瞬间手就红肿了一片。

    潘宇连忙捧起夏叶儿的手,责怪地说:“你干什么?你又没做过这个,不是找着受伤吗?”

    夏叶儿强忍着手上的疼痛,说:“没事,又不是大伤。”

    潘宇一边急着给夏叶儿接冷水浇手,一边说道:“这还不是大伤吗?你没干过重活,手那么嫩,这样烫一下可不得了!”

    夏叶儿看着潘宇忙活的样子,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和现在相比,以前他们俩就是才子佳人,生活在一个神话般的世界里,而现在面临这么多困境,才像从梦境回到了现实。

    “还疼吗?”潘宇直起身,问夏叶儿。

    “好多了,别管我了。”夏叶儿笑笑,收起手,假装没事的样子。

    “对了,那个老先生起来了吗?”夏叶儿见潘宇不说话,便主动问道。

    潘宇这才把注意力从夏叶儿的手上转移开来,说道:“应该已经起了。”

    “那咱们快去看啊!”夏叶儿拉着潘宇,往那个老先生住的地方走去。

    他们俩躲在远处注视着那个老先生,只见他在屋前走来走去,踱着大步,不知在干什么。

    夏叶儿定睛看了许久,看到眼睛都酸得不行。她回头对潘宇说:“这样一直毫无目的地看,也不是办法啊,这样吧,你去把他引开,我进他的房间找找看。”

    潘宇有些犹豫:“这样擅自闯入别人房间,可以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