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儿一边说着“可以可以”,一边推潘宇出去。潘宇很无奈,只得走到那个老先生门前,赔笑说道:“罗老先生,早啊。”

    罗老先生眯着眼睛看了看他,说道:“你是那个杂工?怎么了?找我干什么?”

    潘宇鞠了个躬,说道:“那天听您说您的宣纸都用完了,不知是不是?”

    罗老先生摸了摸胡须,说:“用倒是没用完,只是剩下的都受潮了,写上字就晕开,效果不好,不好。”

    潘宇忙说道:“那您和我走一趟?我那里存着一些上次供给楚王的宣纸,想必是上等的,没发完,就堆在我那里,想您是经常写字的,就给您留着了。”

    罗老先生笑了几声,就答应着和潘宇一起往潘宇管理的仓库去了。

    夏叶儿见老先生和潘宇离开了,便悄声走进了罗老先生的房间。只见老先生的房间十分整齐,甚至有些太整齐了。房间里弥漫着墨水的味道,并不好闻。书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书籍,仔细一看,都是学生学习的那些书,没什么好看的。夏叶儿左右环顾,有些失望,这时,她看到老先生枕边放着一本小书,似乎被翻看了很多遍的样子,她便轻轻走了过去,拿起那本小书,看了起来。

    而此时,潘宇正和罗老先生在仓库转悠。其实剩下来的宣纸是有的,但潘宇故意拖延时间,说找找看在哪。

    罗老先生看着满仓库的笔墨纸砚和一些线装书,深深吸了口气,说道:“这皇宫里就是好,什么都有,什么都有啊!”

    潘宇笑了笑,没说话。罗老先生继续说:“看着你,老夫就想起自家的孩子。当年也是和你一样大,爱读书,但后来……哎。”

    “后来怎么了?”潘宇问道。

    罗老先生说道:“后来,被人给害了。”

    “害了?去世了吗?”潘宇有些惊讶。

    “没有,但也差不多了。病得不行了。”罗老先生叹了口气,很惋惜的样子。

    潘宇忽然意识到这些可能和夏叶儿要知道的真相有关,就问道:“那您没有请大夫吗?”

    罗老先生拍了拍潘宇的肩膀,说道:“有些病,是大夫也医不好的。”

    潘宇皱紧了眉头,他能感觉到罗老先生对于他孩子的留恋和怀念。这时,罗老先生又说道:“老夫总想起以前,以前孩子还在我身边的时候,现在老夫是隔着一堵墙也见不到啦!”

    “为什么呢?”

    罗老先生摇摇头,说道:“你不懂啊,小伙子。老夫最大的遗憾,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自己亲手把孩子送上了一条不归路,现在孩子有了苦难,我也想尽自己的力量去帮啊!哪怕最后,最后老夫会得不偿失,一去不复返!”

    潘宇突然感觉到眼前这个一心想念自己孩子的老先生十分可怜,他怎么会和夏叶儿掺和的那件事情有关呢?就算有关,他也只是个旁观者吧?一定是的。

    罗老先生见潘宇愣住了,就说:“怎么了,小伙子?还没找到宣纸吗?”

    潘宇连忙回过神来,去另外一个角落里翻东找西。罗老先生看看窗外,自言自语道:“太阳升起来了,那些小孩子们又要来听我这个老头子教书了。”

    “这样不挺好吗?”

    “小伙子,你知道老夫以前是做什么的吗?”

    “听别人说,是县令?”

    “哈哈,你消息还挺灵通嘛!老夫以前好歹也是个七品官位。现在这样,没有官场的明争暗斗,每天给小孩子们讲讲四书五经,也挺好,好得很哪!”

    “好得很?”

    “小伙子,老夫这辈子,除了孩子的事情,其他就都放下了。”

    夏叶儿看着那本小书,里面不是别的什么内夏,而是一个人的每天写的日记一类的东西。

    “……今天,我看到了楚王,他对我还是那样亲密,尽管我已经大腹便便……”

    “……我很害怕,所有人都针对我,为什么呢?我要怎样做才能不受这样的苦……”

    “……王后又来了,虽然不是亲生姐妹,但为何要这样苦苦相逼……”

    “……没了孩子,我还有什么,父亲啊,你在哪里,当年将我庶出时,你有没有想过我会是这样的结局……”

    夏叶儿吓得合上了本子。她忽然明白了,这本日记就是静妃写的!那为什么在罗老先生这里?难道罗老先生就是……静妃的父亲?如果是这样的话,七阿哥的死,罗老先生一定知道,甚至……有可能就是他所为!可是,为什么呢?难道他知道了七阿哥不是静妃亲生?可是这也不足以对一个孩子下手啊!

    “找到了吗?小伙子?老夫要赶回去教书了,那些小孩子们啊……”罗老先生在潘宇身后缓缓说道。

    “嗯,找到了!”潘宇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便从一个角落里拿出个大锦盒,对罗老先生笑了笑。

    罗老先生点了点头,二人一同往回走。罗老先生看看潘宇怀里的一盒宣纸,十分开心地说:“这宣纸可够我写好几天了,不错,不错!”

    快走到房间时,潘宇故意大声说道:“罗老先生,慢点,台阶陡!”

    夏叶儿还在屋里翻看那个小本,听到潘宇在外面的声音,十分慌乱,不知如何是好。她看了看四周,没有地方可以躲,只得藏在床下,连大气都不敢出。

    罗老先生和潘宇一起进了屋。潘宇看到视野之中没有夏叶儿的身影,稍稍放了点心。

    罗老先生对潘宇说道:“小伙子,你就把这宣纸放进里面,我床边上的桌子。”

    潘宇答应了,走了进去,一低头,看到夏叶儿在床底对着自己眨眼睛,吓了一跳,幸亏没发出声音。

    “小伙子,这屋子里怎么一股脂粉味啊?”罗老先生在外面问道。

    夏叶儿和潘宇听了,同时吓出一身冷汗。夏叶儿深吸了一口气,恨不得躲到地下去,而潘宇则呆立在原地,不知应怎样回答才好。

    “老先生,您是不是闻错了,我没有闻到。”潘宇的声音有些发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