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罗老先生看看潘宇,慢慢往里面走过来。潘宇吓得大气不敢出,他生怕罗老先生看到了躲在床下的夏叶儿,于是他轻轻往后退了一步,希望借用自己的身躯挡住夏叶儿。

    罗老先生看着一动不动的潘宇,有些奇怪,问道:“小伙子,你站这里干什么?”

    潘宇连忙赔笑道:“我已经把您的宣纸放好了。您是不是该去教书了,我看到刚才几个小阿哥探头往里面看呢。”

    罗老先生回头往门口望了望,若有所思地说道:“嗯,的确不早了。”

    终于,罗老先生慢吞吞地带着几本书本,走出了房间。他刚一走,潘宇就对探出脑袋的夏叶儿说:“你啊你,差点就被发现了吧!”

    夏叶儿费力地从床底爬出来,拍拍衣服上的灰尘,对潘宇说道:“有惊无险,不过我这回发现了一个大秘密!”

    说着,夏叶儿拿出那个小本子,对潘宇晃了晃。

    潘宇看看门外,说道:“这里说话不安全,咱们出去再说。你还是先把这小本子放在这吧,免得被发现。”

    夏叶儿很听话地把本子放回了原位,然后跟着潘宇一起悄悄溜了出去。

    “你想知道我发现了什么吗?”夏叶儿激动地问潘宇。

    潘宇温柔地看着夏叶儿,点了点头。

    夏叶儿开始兴奋地讲了起来:“我看到他枕边放了个小本,就打开看,你猜上面写了什么?竟然是静妃的日记!当然我只是猜测是静妃,但可能性很大!上面写着,她并不是王后的亲妹妹,她是庶出的,她很责怪她的亲生父亲把她给送到了这条路上。然后,她还写她备受楚王宠爱,但是其他人都很看不惯她,所以她很苦恼,后来她小产了,她痛不欲生……”

    潘宇听着,越来越觉得奇怪了。这些话让他不由自主想起了罗老先生今早对他说的那些话,那些关于他孩子的话。潘宇不由得说道:“难道……”

    夏叶儿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我也这么觉得,罗老先生就是静妃的亲生父亲!否则,他怎么会有这样的笔记,又怎么会有静妃门外墙上刻的那些字?”

    潘宇一边思考,一边说道:“这个可能性很大。但是……他和七阿哥有什么关系吗?”

    夏叶儿说:“这个问题我也在思考,我觉得只有这一点说不通,他没有理由去杀害七阿哥啊!”

    潘宇立马说道:“什么?你觉得是罗老先生杀害了七阿哥?你怎么可以这样想,罗老先生是很不错的一个人。”

    夏叶儿白了潘宇一眼,说道:“你不要加个人情绪,好不好。我只是在推断,又没有定论。”

    夏叶儿和潘宇慢慢走出了御书院,二人在皇宫里漫无目的地转悠。潘宇忍不住感叹道:“上一次这样和你肩并肩,慢慢走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夏叶儿笑了笑,说:“是啊,很久以前了。最近发生了太多事,让人都应付不过来,哪有时间瞎转悠。”

    潘宇正色道:“是吗,那我怎么见你和那个王爷经常一起转来转去呢?”

    夏叶儿有些不玉,说道:“什么时候,没有的事,我们都是有正经事要做,怎么会闲逛。”

    潘宇停了下来,说:“夏儿,我想正式告诉你,不要和承乾王爷走得太近。如果你还在乎我的话,就听,如果你觉得无所谓,那就随便了。”

    夏叶儿叹了口气,说:“你这样逼我有什么意思呢?不过,我会听你的,不和他过多来往的,你放心吧。”

    潘宇仍然有些担心地点点头,看着夏叶儿,眼神一直没有挪开过。

    而此时,一个人的身影从他们二人身后悄悄走过。这个人是谁呢?正是嘉常在的额娘。她本是大户人家出身,念过书,有教养,可谁让她生养了嘉常在这么一个顽劣任性的女儿,连累得她也不得安生。

    她回到嘉常在的住处,嘉常在见额娘来了,挺着肚子,也要起身去见,这可是她最亲近的人了。

    “额娘,怎么现在才来?中午给你备好的点心都凉了。”嘉常在拉住她额娘的手,说道。

    额娘看了一眼嘉常在,犹犹豫豫,吞吞吐吐,不知该不该说出刚才看到的一幕。

    嘉常在忍不住问道:“额娘,怎么啦?有话就告诉嘉儿我嘛。”

    额娘这才说道:“你不是心心念念那个夏答应吗?”

    “是啊,怎么啦?”

    “我刚才见着她了。”

    “然后呢?”

    “她和一个下人打扮的男子在一起,看样子十分暧昧,我没听清他们在说什么,就想着回来给你说一下……”

    “哦?”嘉常在看上去很感兴趣,“那男子长得什么样子?我只听过她和那个承乾王爷不清不楚,怎么又多了个奴才和她狼狈为奸?真是混乱!”

    额娘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就是给你说一下,你也不要太大做文章,得饶人处且饶人。”

    “哼!她夏叶儿从一开始就让我颜面全无,那次她能活下来,还不是靠了那个瑞嫔撑腰?我就不信,凭着王后和楚王,我还搞不过她一个小小答应!”嘉常在气得坐了下来。

    额娘劝道:“你已经比她高一个等级了,就不必追究太多了,适可而止。”

    嘉常在对着额娘笑了笑,说:“额娘,你放心,我这回一定好好计划,绝不会失手。”

    此时,方兰兰正和云天一起在湖边的小亭子坐着闲聊。方兰兰对云天说道:“快到春天了,可是还是这么冷,亭子里的风一阵一阵的。”

    云天笑了笑,说道:“那你们洗衣服,手会冻吗?”

    方兰兰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随后连忙说:“还好还好,都会多注意一下。”

    云天看了看方兰兰,轻声说道:“小主,你还要装下去吗?”

    方兰兰吓得差点跌坐到湖里去,她说话都结巴了:“什……什么?什么小主啊,你说什么哪?”

    云天把目光移开,说道:“你还想瞒我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