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方兰兰低下了头:“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云天说道:“那天你说你和叶儿是宫女,我就有点怀疑了,先不说你们的穿着,看你们细腻的手,就不像干粗活的。那就此推论,你们不是宫女,就只能是嫔妃了,看你们年龄不大,我就觉得可能是刚入宫的小主。”

    方兰兰笑着鼓了鼓掌:“哇!你太厉害了,果然是破案高手哎!”

    云天严肃地看着方兰兰,说道:“这不是什么好笑的事情,如果被人发现你和一个侍卫走得太近,对你我都不好。”

    “走得太近?咱们俩什么时候走得太近啦?”方兰兰傻傻地问道。

    云天说道:“那你为什么成天去找我喝茶下棋吃点心?这是正常的主仆关系吗?”

    方兰兰很不高兴:“我没想过要做你的主子,我想……”

    “这不是你想不想的问题,好吗?这是规定,是规矩!打你入宫那一刻,就决定了的!”云天说道。

    方兰兰感到很沮丧,她默默地低着头,她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因为妃子这个身份而被人排斥,之前她一直引以为傲的身份,现在却令她十分难过。

    云天看到方兰兰这个样子,安慰道:“小主,没关系,奴才还是可以和您……”

    “这不一样了好不好?”方兰兰大声呵斥道,然后跳起身,离开了那个小亭子,也离开了不知所措的云天。

    方兰兰越想越生气,想找人倾诉一番,第一个想到的是夏叶儿,但又转念一想,之前好像和她有了什么争执不说话了,那就算了,可是还能找谁呢?玉王妃吗?她现在怀着龙种,哪有心情听自己说话。想来想去,方兰兰还是不知不觉来到了品美堂。

    方兰兰在品美堂外徘徊了一阵,不知是否应该进去,这时,一个品美堂的小太监看到了她,忙大声喊道:“纯答应驾到!”

    方兰兰很尴尬,只得硬着头皮走了进去。红梅在屋里做针线活,见到方兰兰,连忙出来迎接,对她说:“纯答应,不好意思啊,我家小主还没回来。”

    “她去哪了?”方兰兰很疑惑。

    “这奴婢就不知道了。”红梅回答得很干脆,说完就给方兰兰上了一杯茶,然后继续干活了。

    方兰兰望着空荡荡的院子,发了会呆,然后意识到,难道夏叶儿正在调查静妃的事情?她这几天光顾着和云天说笑了,什么都没进展。想到这,方兰兰坐不住了,想去找夏叶儿,但又不知该去哪找,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正巧,夏叶儿推门回来了,看到焦急不安的方兰兰,问道:“怎么了?”

    方兰兰也顾不得之前两人闹过矛盾,说道:“你去哪了?七阿哥……”

    夏叶儿慌忙捂上了方兰兰的嘴,示意她小声点。方兰兰这才反应过来,连连点头。

    夏叶儿把方兰兰拉到里屋,对她说了这几天她的发现。方兰兰听得入了迷,有些钦佩夏叶儿,但同时又恨自己落后于她。

    “那……下一步咱们就直接去拷问那个老先生吧,对了,他在哪住来着?”方兰兰迫不及待。

    夏叶儿连忙说道:“不要这么武断,现在没有足够的证据,而且随随便便拷问一个人是不对的!”

    方兰兰“哦”了一声,继续歪着头想点子。夏叶儿想了一会,说道:“我觉得,咱们可以直接和他谈谈,也许他一时心情好,就会告诉我们了。”

    “如果他是杀人犯,他还会告诉我们吗?”方兰兰不同意这个主意。

    “说的也是。对了,云天那边有什么消息吗?可以让他去内务府打听一下,也许那边有了新进展,可以对咱们有所启发呢。”夏叶儿问方兰兰。

    方兰兰一面想去找云天,一面又觉得云天对她已经另眼相看了,很是矛盾。但现在有夏叶儿陪着,方兰兰觉得找云天是理所当然的了。于是,二人一同又前往去找云天打探消息。

    云天见到夏叶儿和方兰兰,便施了个礼,说道:“见过小主们。”

    夏叶儿看了一眼方兰兰,说:“怎么,你知道了?”

    方兰兰怪里怪气地说:“不是我说的。”

    夏叶儿看两人不大对劲,就直接问云天:“云天,你能不能去内务府打听一下静妃这件事有没有什么新进展,我们想了解一下。”

    云天说道:“当然可以。小主放心。”

    夏叶儿又补充道:“这件事不要让其他人知道。”

    云天重重地点了点头,便前往内务府去打探消息。

    “你和云天怎么了?”夏叶儿转过身询问方兰兰。

    方兰兰撇了撇嘴,犹豫了一下,说道:“他老是小主小主得叫,我受不了,就气得离开了。”

    夏叶儿说:“你应该有心理准备,他迟早要知道的,纸包不住火。”

    “可是他说他刚听我介绍时候就知道了!”方兰兰很气愤。

    夏叶儿一路安慰她,方兰兰才逐渐消了气,但依旧很不开心。

    过了一天,云天找到了夏叶儿和方兰兰,聚到一起,神神秘秘的,似乎要宣布什么大事。

    “怎么了?”方兰兰很期待。

    云天严肃地说:“我打听到了一点内部消息。”

    “什么?”夏叶儿和方兰兰一起问道。

    云天故意顿了顿,说:“内务府的人认为,杀人犯是——静妃。”

    “啊?怎么可能?”方兰兰捂住了嘴巴,眼睛瞪得大大的。

    夏叶儿也皱起了眉头,说:“如果你说是王后,我还相信,静妃?”

    云天见二人都不相信,就继续解释道:“你们听我的推断。我觉得,静妃一直因为这个阿哥,所以被人嫉妒,才导致现在这个下场,况且这个孩子,如果如你们所说,不是她的,她又有什么下不去手的呢?”

    夏叶儿坚定地摇了摇头:“我觉得不是她。”

    这回轮到云天反问了:“为什么?”

    夏叶儿正色道:“我看过她写的日记,我觉得,她不会办出这样的事。”

    “可是,你给我讲的关于她的日记的内夏里,没有涉及到七阿哥啊,不是吗?”方兰兰问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