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儿一怔,她仔细回想,的确,在她的记忆里,静妃的确没有提到过七阿哥,为什么呢?难道是自己看漏了或者记不起来了?

    “要不,我再去看看那个本子里的内夏,说不定我漏掉了这些内夏。”夏叶儿说道。

    方兰兰点了点头,然而云天说道:“不,我觉得,小主你再去的话,肯定会惹人怀疑,不如我去吧,反正我一个侍卫,去哪都不引人瞩目。”

    夏叶儿想了想,觉得有理,但又有点不放心,就说:“能不能这样,你去把本子拿出来,然后我来翻看?因为我知道哪些我看过,哪些我没看过。”

    云天心想,这个小主的疑心也太重了,这么不放心我,刚才为什么还同意我去办事?既然如此,我这好心算是办坏事了。

    但是,他嘴上仍旧说道:“那也好。到时你来接应我。”

    “我也要接应!”方兰兰不甘心被忽略,在一旁大喊大叫。夏叶儿和云天只得答应了。

    云天进入了御书院,然后顺利拿出了罗老先生枕边的小本子,出来后交给了夏叶儿。夏叶儿、方兰兰和云天三人躲在一棵大树后,一起探讨着这个小本子里的内夏。

    夏叶儿又仔细从头翻了一遍,从字里行间来看,静妃(如果写这些的是静妃的话)是个善良、贤淑的女子,与世无争,虚怀若谷,但确实没有提到七阿哥——这个按理说应该很重要的人物。夏叶儿不仅有些怀疑起来。

    “让我看看。”方兰兰一把抢过了小本子,旁若无人地翻了起来。

    “哎?你们看,这中间像是被撕掉了几页!”方兰兰突然大叫起来。

    夏叶儿和云天凑过去一看,的确,小本子中间是有纸张被撕掉的痕迹。夏叶儿有些惭愧自己没发现这个细节。

    “你们说,这些被撕掉的,里面会不会就是写了七阿哥的事情啊?”方兰兰推测道。

    云天点头表示赞同:“我认为极其有可能。”

    “那就糟了,那天我看到罗老先生在那边烧掉了一些东西,我过去看的时候,已经所剩无几了,只有那些诗句了,不会这些已经被烧了吧?”夏叶儿手心都冒出了汗。

    “那事到如今,咱们只能去问问罗老先生本人了。”方兰兰大胆地说。

    一旁的云天思考过后,也说:“没错,我同意。”

    “可是,这样不会打草惊蛇吗?”夏叶儿依旧很担心。

    “打什么草?惊什么蛇?他都烧东西、撕东西了,肯定已经被惊着了啊!”方兰兰有些不耐烦了。

    夏叶儿想了想,觉得有道理,就同意了方兰兰的想法。

    于是,方兰兰等着罗老先生下课回屋内休息后,和夏叶儿、云天二人一起,悄悄进入了罗老先生的住处里。

    “你、你们是谁?”罗老先生显然被吓住了,正在吃菜喝粥的他,差点噎住。

    云天彬彬有礼地说:“老先生,我们三位是有几个问题特来求教于您的!”

    罗老先生感觉来者不善,但现在又没机会逃走,只得说:“什么问题,说吧,快点!”

    方兰兰问道:“这个小本子是谁的?”说着,亮出了手中的本子。

    罗老先生被这第一个问题就吓了一跳,他差点要和方兰兰拼命抢回那个本子,被云天拦住了。

    “你、你们都是小偷,都是强盗!我要告你们!”罗老先生说话都说不清了。

    “您别激动,我们不是来害您的,就是想问您几个问题。之前我们发现了七阿哥的尸体,于是出于好奇心,介入了这件事中,现在我们一步步调查,才来到了您这,并且发现了这个本子。我们觉得这个本子是静妃写的,而您,就是静妃的亲生父亲,是这样吗?”夏叶儿心平气和地说。

    罗老先生叹了口气,说道:“哎,老夫也实不相瞒了,确实是这样。老夫的孩子,就是阿静,就是静妃,在这深宫里面受苦啊!我这个做爹爹的,于心不忍啊。”

    夏叶儿看罗老先生松了口,便接着问道:“她受了什么苦?您准备怎么帮她?”

    罗老先生看了夏叶儿一眼,说道:“你不是都调查了吗?她受哪些苦,你还能不知道?”

    方兰兰听到他这样讥讽夏叶儿,打抱不平,说道:“我们是好心好意来问你的,想搞清楚这件事,你怎么还一副这样的态度?”

    罗老先生皱着眉头看了看方兰兰,忽然大笑起来,说道:“你可真单纯啊!年纪还是太小,太小了。”

    “那您能再告诉我们一点吗?”夏叶儿又问道。

    罗老先生摸摸胡子,说:“告诉你们吧,阿静特别不喜欢七阿哥,因为他不是她的孩子,也因为他让她在宫里的日子更加难过。不过,你们猜错了,阿静没有杀害七阿哥,这一点老夫确定,因为老夫已经亲自前去问过她了。”

    “那这本子中间撕掉的是什么?”方兰兰问。

    罗老先生说道:“这里面是阿静写给她小产的孩子的信,为了保守那个秘密,我就把中间的给撕了,早就撕了,在七阿哥这事发生之前就撕了。”

    三人都沉默了,不知该问些什么。罗老先生忽然说道:“你们几个不要白操心了,连楚王都不关心七阿哥的事,你们关心什么?”

    “您刚才说您亲自见过静妃,那请您也带我们见见她吧!”夏叶儿说道。

    罗老先生吃了一惊:“你不怕她的病传给你?”

    夏叶儿摇摇头,说:“不怕。”

    罗老先生上下打量夏叶儿一番,说道:“是什么让你这么执著于这件事?连死都不怕?”

    夏叶儿深吸口气,说道:“一开始,我只是好奇,觉得好像在探秘一般。但现在,看了静妃写的日记之后,我只是很可怜她,这样一个善良的女子本应有着美好的归宿,但现在却被这深宫阴谋害得这般田地,我只是想帮她而已。”

    罗老先生沉默了很久,正当方兰兰等得不耐烦想要主动说话时,罗老先生开了口:“小主,老夫带你去见阿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