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方兰兰见了,十分气恼,说道:“这个静妃算什么啊?真是可恶,在这里倚老卖老!”

    一旁的罗老先生有些生气了,说道:“你这个小丫头,说话怎么这么部分尊卑长幼呢?也难怪你就一辈子是个答应了!”

    方兰兰一听这话,直击痛处,大声说道:“你这老头子,我们辛辛苦苦在这边给你们破案,你们非但不帮忙,反而在这边说风凉话,我们真的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罗老先生冷笑一声:“哼,你们帮我们的忙?听到这个,老夫还真是觉得好笑。我们什么时候求你们帮过我们的忙?你们口口声声说自己共情于我们,其实就是因为你们自己好奇心太重,想要把这些个看似有趣的八卦都给搞清楚。其实不还是因为你们自己的好奇心吗?哪里是为了我们?我们自己还不愿你们多管闲事呢!走吧你们!”

    方兰兰见他急了,说道:“走就走,你们一个个都不正常,失忆的失忆,生病的生病,我们才不想和你们打交道呢!”

    说完,方兰兰就真的大步走了出去。

    夏叶儿看着罗老先生,叹了口气,说道:“罗老先生,真的是对不住了,兰兰她说话比较冲动。不过,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不再插手此事了,就交给内务府管理吧。”

    罗老先生沉默着点点头,眼睛中也流露出一丝忧伤,他等了好久,才说道:“老夫也无能为力了。想当年,阿静多么单纯可爱,现在被这深宫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连老夫看了都心酸。都是老夫的错,都是老夫的错啊!老夫知道,你们都是好人,热心肠,只是,现在的情况你们也看到了,阿静对这件事情十分冷漠与排斥,这,毕竟是她的事情,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我们说白了,都没有理由来插手。七阿哥是她的孩子,这是她的生活她的人生。我们连自己的人生都无法掌控,又怎样去干涉别人的人生?”

    夏叶儿无奈地站起身,把刚才写的那些纸条都放在火中间烧掉了,然后说道:“罗老先生,既然如此,我们也确实没有再谈判的必要了。那,就此告别吧。”

    罗老先生也站起身,抱拳告别。

    夏叶儿出门后,看到方兰兰就站在门口,对她说道:“叶儿,怎么样了?怎么你也出来了?”

    夏叶儿笑了笑,说道:“事不由己啊。我们都已经尽力了,跋山涉水,来来回回,兜兜转转,可是依旧没有找到事情的真相。那么,就只好听天由命了。”

    “你是说,以后都不再调查了吗?”方兰兰有些失望地说。

    夏叶儿点了点头,一个人默默地往前走去。她有些失落,又有些释然,刚才罗老先生的那句话让她印象很深,我们连自己的人生都无法掌控,又怎样去干涉别人的人生?是啊,这个世界本来就不是一个人,或者几个人可以左右的。静妃的心情,对于这大半辈子的起起落落,究竟是痛苦,还是已经麻木,其实没有人知道。夏叶儿以自己的心情来度量静妃的心情,本来就是个错误,不是吗?

    夏叶儿在渐晚的天色中慢慢前行,心中逐渐一片空白。

    第二天,夏叶儿依旧早起,和往常一样,这时,只听承乾王爷在窗外叫道:“喂喂,你想不想去看看梦玮,和我一起去?”

    夏叶儿点点头,心想本来也没什么事,不如到别处走走看看,便走了出去。

    承乾王爷问起静妃的事情,夏叶儿无心解释,只是说:“就那样吧。谁知道,以后反正是不再多管闲事了。”

    承乾王爷便接着问:“你究竟是为了什么坚持,又为了什么放弃的?”

    夏叶儿低着头,说道:“我为了一个感动的瞬间而坚持,为了一个失落的冲动而放弃。这样的解释,你满意吗?”

    承乾王爷没有多说话,他让下人把梦玮接了回来,几人在宫中相见。梦玮看上去神色好多了,一看到夏叶儿,就大力地挥手,说道:“小主,这里这里!”

    夏叶儿这几天第一次笑了出来,见到梦玮恢复得不错,说道:“梦玮,你没事了吧?”

    梦玮笑着点点头,说道:“没事了,王爷每天都给我好吃好喝养着,我觉得我都胖了好多呢。”

    承乾王爷和善地说:“这是应该的,你受了那么多苦,也该享受放松一下了。”

    梦玮的脸颊有些红晕,她喃喃说道:“只是这享受也不能长久。”

    夏叶儿拍了拍梦玮的肩膀,说道:“有什么长久不长久的?人要学会知足嘛,这样才能快乐。”

    承乾王爷看了一眼夏叶儿,轻声说道:“你说的倒是轻松,就没见你这样做到过。”

    夏叶儿白了他一眼,说道:“大道理本来就是用来说,而不是用来做的。古来圣贤能有多少,若是人人都能践行,岂不人人就成了圣贤?那还怎么找到一个榜样供人们供奉膜拜?”

    承乾王爷点点头,若有所思地说:“很有道理,那你的意思就是,人人都求得自保就好,是吗?”

    夏叶儿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只要不惹是生非就好。”

    “什么时候你也变得如此消极,不像我认识的夏叶儿了。”承乾王爷皱着眉头说道。

    夏叶儿依旧看着远方,没有看承乾王爷,说:“不是我变得这么消极,而是你之前没有发现我还有这么消极的一面。每个人都有让人惊讶的一面。”

    承乾王爷饶有兴趣地看了看夏叶儿,问道:“你什么时候能不能给我讲讲你到底在静妃的本子里看到了什么?让你那么同情她,想要帮她?”

    夏叶儿点点头,说道:“可以啊。只是我想纠正你一下,我不是同情她,而是,我在她的文字里找到了自己的感觉。这是不是很可怕?我怕我也会变成她。”

    刚到宫里的第一天,罗阿静给在宫里当差的表哥陈墨讲了三个小时的自己初来乍到的感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