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罗阿静板着面孔,看着面色有些苍白的陈墨,一言不发,只等着陈墨开口。她突然觉得,谁先开口,谁就输了。

    陈墨的声音显得很是疲惫:“静儿,怎么了?”

    陈墨很爱叫自己“静儿”,这个世上可能再找不到第二个人这么叫自己了。罗阿静听到这声亲切熟悉的“静儿”,便忍不住哽咽了:“陈墨,别人喜欢的人都来看她了,你怎么不来!你不说好冬天之前来带我出宫玩吗?明天就要立冬了!”

    陈墨轻轻叹了口气,说:“在宫里当差忙。虽然咱们身处一个深宫大院,但和以前不一样了,不是想逃就逃的日子了,静儿,你应该明白。”

    罗阿静还是不罢休:“那为什么每次来这里找你,你都是要睡觉了?你不想和我说话吗?”

    陈墨依旧耐心地说:“你都是晚上很晚以后才过来,我早上要早起,那时候已经睡觉了,不能像以前在家的时候那样无所顾忌地熬夜。体谅一下我吧。”

    罗阿静感到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她心头有千万的苦闷和抱怨,都化成了眼泪而无法再说出口,只因那句“体谅一下我吧”,她就应该具备这样的觉悟,不能再“自私”地去要求陈墨什么。她很想像以前没入宫一样,每天都能和陈墨一起,在庭院里的每一条路上留下两个人的影子,即使是争吵,现在想来也别有一番滋味。或者,不是每天,每周,甚至每月也行啊!她不想再这样,从满目繁花等到纷纷落叶,却没有结果。罗阿静不知从哪本书里看到过,男人是不应让女人等待的,想到这里,一股热血冲到她的大脑。

    “我觉得,我没以前那么喜爱你了。”一时冲动,罗阿静突然这么说道。可能是对着电话,她才具备这样的勇气,如果是面对面,又怎么舍得?

    陈墨没有说话,但罗阿静仿佛能听到对面陈墨的呼吸变得不安了起来。这不安的呼吸反而令罗阿静隐隐觉得快意,她或许是故意这么说的,又或许是真的这么想。

    “那就先彼此冷静一下吧。”陈墨在沉默了好一会之后,这样回答道。

    这样的回答显然出乎罗阿静的意料,她没法冷静,情绪十分激动:“是因为,是因为我绑不住你吗?为什么你不挽留……”

    陈墨没有多解释什么,只是说:“静儿,你到底有没有搞明白,你已经入宫了,是楚王的妃子了。”说完,就称自己累了,转身离开。罗阿静在一阵寒风萧瑟中颤抖着。

    第二天的外国使臣的宴会,罗阿静心情依旧跌宕到谷底。她压根没听进去其他人都在说些什么,那些包含着各种不同口音的恭维,现在对于她来说就像是成了背景噪声。宴会结束后,脑袋空白的罗阿静机械似地收拾着东西准备离开,却见楚王走了过来,说:“怎么样?宴会热闹吗?”

    罗阿静呆呆地点点头。楚王似乎松了口气,说:“知道本王为什么要命他们安排那么多诗书礼仪的活动吗?都是因为你!”

    罗阿静这才抬起头,用一张挂满泪痕的脸对着楚王。楚王茫然不解,问道:“你……怎么了?”

    罗阿静低着头,说:“没事。”她还不想随随便便把自己的感情讲给别人听。

    楚王对眼前这个小姑娘有着特别的怜惜。其他女生,包括王后,展现给自己的都是坚强独立的一面,只有这个罗阿静,偏偏把那种自己最想体会的女生的娇弱,不经意之间就毫无保留地展示给了自己。于是,楚王心一软,说:“本王带你出宫去外面吃好吃的吧,包你开心!”

    罗阿静抬起头,犹豫地笑了笑。楚王当她同意了,说:“本王就知道你喜欢这些小吃的东西不喜欢大餐,走吧小静!”

    楚王把罗阿静领到了平时出宫会和王后去的点心店,他潜意识里觉得这是唯一适合和女生去的吃东西的地方。他很熟络地向店铺的老板娘点了几个特色点心,然后就开始向罗阿静介绍这些点心怎么怎么好吃。罗阿静知道王后也和他来过这里,便开始在脑内幻想他们俩是用什么样的语气交谈,又会说些什么内夏,像王后那么强势的女人,一定说的话题也很高冷吧。

    两人吃饱后,楚王让罗阿静把剩下的打包带到宫里去,说干活什么的饿了还可以补充能量。罗阿静吃的很满足,她偏爱这些小吃食,于是笑得比刚才开心多了。楚王见了,默默说了句:“你还果然夏易被满足啊!”

    罗阿静提着打包的点心,说:“那又怎么了?夏易被满足所有可以活得很开心啊!不过有一件事臣妾还是很生气!”说完摆出不满的表情。

    楚王问什么事,罗阿静说:“就是刚才的刚才,你竟然把玫瑰糕都吃完了,没给臣妾留!”

    楚王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两人一路笑着走回了皇宫,却正巧在楚王住处门口碰到面目冷峻的王后,二人顿时屏住了笑。

    王后看了看二人的神情,又看到了罗阿静手里提着的包着点心的牛皮袋子,心里瞬间明白了,她表面冷漠,但心里却好似起了一团火,她知道自己的缺点所在,就是太过与人疏离,连与楚王也是如此,不过楚王应该明白——王后希望他明白,她是真正爱楚王的。也许,楚王是缺乏那些直率的表达,而在罗阿静这里索取吧。但,她不甘这样处于下风。

    这样想着,王后一时冲动,对着罗阿静眨了一下眼,笑着说:“妹妹,闭上眼睛,不许偷看哦。”罗阿静还没反应过来,王后就揽住楚王的脖子,在楚王嘴唇上狠狠地吻了下去。虽然这场景很诡异,但楚王还是感觉到极其受用,王后具备着两极分化的冷静与狂野,这一点也是最吸引楚王的。

    罗阿静张着嘴巴,不知如何是好,从来没有人在自己面前这么放肆地接吻,而且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趋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