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她连忙低着头,微红着脸,悄悄走开了。她一边慢慢走着,一边心想,王后为什么要这么做?是吃自己的醋,想证明她和楚王有多恩爱?有这个必要吗,自己又不是想要和王后争宠……想到这,罗阿静的心突然被刺痛了,她蓦地想起陈墨对她说“彼此冷静一下”,这令人无法接受的事实,重新让她把刚才的开心、尴尬、怀疑都驱赶跑,只剩下了惆怅。

    几天之后的一个傍晚,忙了一下午的罗阿静准备回寝宫,突然被王后叫住了。罗阿静心里忐忑,隐约感觉王后来者不善,便远远望了望楚王,见他没有反应,就说找我什么事。

    “我想和你谈谈。”

    “这……合适吗?”

    “合适。”

    王后直接挽住罗阿静的胳膊,拉她坐在小亭子里,桌上摆着那家点心店的点心。罗阿静一见这阵势,心觉不妙,连忙解释道:“王后娘娘,前几天楚王是为了让我吃饱有心情干活,所以才和我去吃点心的,你不要多想。”

    王后笑笑没有说话,迅速地向宫女太监挥挥手,让他们看着罗阿静,说:“我前几天第一次和楚王说了‘爱’这个字。”

    罗阿静略微有些吃惊,但表面上没有太过夸张,说恭喜你们。

    “多亏了你。”王后玩弄着咖啡杯的杯柄,低着头说。

    “亏我什么?”

    “亏了你,我才能放下这可笑的尊严去俯身爱一个人。”

    “为什么?”

    “也许之前我一直表现得都太过自信,让所有人以为我是个离开了男人也可以活得很好的人。但从你这里,我发现,女人是要学会示弱的,或者说,是要学会把真正的想法表达出来的。如果一味逞强,受伤的只能是自己。”

    罗阿静点点头,发现王后眼睛里闪着泪水的光泽,心底亦有些感触,不知不觉也动夏了,一时沉默起来,正不知要说什么,只好拿了一块点心过来,连忙吃了一大口,说真好吃,来缓解尴尬氛围。

    王后看着满嘴糖霜的罗阿静,突然问:“你对宫里的生活适应了吗?”

    罗阿静差点被噎到,用手背抹了抹嘴角,说:“还没有。”可能人在被感动时就是夏易吐露真言,罗阿静竟然对着这样一个没说过几句话的学姐把自己的心底事娓娓诉来。她讲述了入宫以来的各种不适应和伤感。当然,她还说了陈墨的事情。王后是知道陈墨的,但是,也只是知道一点点。

    王后托着下巴,要在平时,她可没心情听一个小女孩讲乱七八糟的心事,可她是真的有点感谢眼前这个让她从高冷的阴影中迈出第一步的姑娘,于是也耐着性子听了下去。

    “既然他说了想冷静,那你们就冷静一下。尊重他的选择,却不要违背自己的意愿。如果你们真的是有兄妹之情存在,就应当信任对方。让时间告诉你答案。”

    “可是他说了,冬天之前会来接我出宫玩的。现在都还没来。”

    “呐,你看,还没下雪,就不算冬天。等到冬天来了,再做决定吧。”

    罗阿静不知道为什么王后会这样说,但王后调皮而真挚的笑夏让她开始相信陈墨,但不是王后所说的“兄妹之情”,而是相信自己已经淡漠的暧昧的、说不清的感情。她喝了一大口王后泡的茶,苦涩得皱起了眉。

    接下来,连着几周,罗阿静都没有和陈墨有过联系。罗阿静觉得,自己似乎已经适应了没有他的生活——这就是所谓的冷静?之前的难过也已经逐渐淡化,她开始想,这是好事还是坏事?王后说,时间会告诉自己答案,那么这个答案告诉了自己什么?罗阿静不愿费劲去想,她在寝宫听着宫女华儿讲述她和思慕之人的卿卿我我,也开始和芯芯一起插科打诨了。当然,她也还是会偷偷关注陈墨的动态,站在陈墨当差地方的围墙外,也会想这时候他在这样的场景里做什么?当然,与此同时,她发觉楚王和王后相处的时间明显增加了许多,王后会时不时地在罗阿静面前秀一下恩爱,罗阿静在一旁看着,也忍不住扬起嘴角。楚王总会不好意思地看看罗阿静,而罗阿静则很坦然地对他们俩说,就当她不存在,让他们尽情释放!王后会对着罗阿静眨眨眼睛,仿佛两人成了有共同秘密的朋友。

    过了一阵,一个年长的太监突然到罗阿静寝宫找她说让她沐浴身体,等一会会有轿子来接她去楚王的住处。罗阿静一口答应,直到在寝宫外碰上前来找自己的陈墨,才突然明白意味着什么。

    “以后,你不用来找我抱怨皇宫有多无聊了!你马上就要成为贵妃娘娘了”陈墨微笑着说,心里却有隐约的酸楚,就好像要丢弃一本写满字的练字本,虽然知道这一天迟早要来临,但真的面对时还是会有不舍。

    罗阿静也笑了笑,她心里仿佛如释重负,这一段没有陈墨的日子,她逐渐接受了自己的生活,接受了自己作为后宫嫔妃的命运,侍寝,意味着她要真正成为楚王的女人,与陈墨的接触自然会少很多。不过,与陈墨这种暧昧不清的感觉也会消失殆尽吧。算是一个解脱。

    陈墨看着罗阿静弯弯的双眼,在心底长叹了一口气,用手拍拍罗阿静的肩,说:“静儿,好好的,不要让家里人,也不要让我担心。”

    这次罗阿静抑制住了心里面的感伤,笑嘻嘻地答应了。

    过年的那段时间,突然下了大雪,整个皇宫被银色覆盖,有一种肃静而不真实的感觉。农历腊月二十八那天,罗阿静再次见到了陈墨,虽然已许久没未见,但依旧是印象中的模样,清瘦,碎发总是能轻易地被风吹起,露出光洁的额头。这次,是陈墨主动约的罗阿静,但二人见面后,他却显得十分尴尬,一句话没有说。

    “有没有找到心仪的姑娘?”罗阿静主动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