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对不起。”陈墨很真诚地说,眼睛里闪着特有的光芒,是那种会让罗阿静心动的光芒。他没有说因为什么对不起,其实他内心里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地方做错了,但看到罗阿静的那一刻,他决定把所有有的没有的错误都揽在自己的身上。

    罗阿静摇摇头,她没有说“没关系”,也没有继续追问“那你什么地方错了”,而是看着路两边的积雪,长舒了一口气,说:“冬天,果然是要下雪才算真正的冬天。”

    这时,陈墨从背后抱住了罗阿静,用下巴抵着罗阿静的脖子,罗阿静能清楚地感觉他呼出的热气,在脖子上痒痒的,陈墨轻声说:“静儿,明天我就接你出宫玩。这是最后一次,我保证。”

    罗阿静没有说话,只觉得脖子上的温暖蔓延到了心底。

    经历了静妃的事情之后,夏叶儿接连好长时间都郁郁寡欢。她常常想起,在给承乾王爷讲了那段静妃的事情之后,承乾王爷笑着问她:“你对这段这么印象深刻,难道是因为你害怕你会变成她那样子?”

    夏叶儿当时没有回答,但后来她想了想,的确,静妃和自己在某些情况上是很相像,但是这难道就意味着她会成为静妃那么一个下场吗?不会的。她没有楚王的宠爱,没有王后的顾虑,所以,应该不会发生。

    她和方兰兰自那日起也没有什么来往,直到除夕前一天,红梅突然走进来,说道:“小主。”

    红梅这一段时间和夏叶儿也不怎么交谈,夏叶儿有时甚至感觉不到她的存在,只能在吃饭前一段时间见到她来来回回端饭,其余时间都没有见到。夏叶儿明白,红梅对于自己之前做的事情仍然心存不满,特别是梦玮回来后,明显没有以前那么活泼好动了,更让红梅觉得夏叶儿“大错难赦”。夏叶儿索性也破罐子破摔了,爱理不理,更是清闲自在。

    所以,今日红梅突然主动来找自己,夏叶儿有些吃惊,她问道:“怎么了?有何事?”

    红梅面无表情说道:“没什么,就是纯答应家的宫女来报信,说让你去一趟。”

    夏叶儿坐起身,放下手中的书本,心想,方兰兰怎么突然无缘无故找自己呢?

    但她最终还是一个人去了方兰兰的住处。进门后,方兰兰的宫女就过来说道:“小主,我们家主子在里面候着呢,您快进去吧。”

    夏叶儿快步走了进去,只见方兰兰在张罗着一些大红色的毯子之类的,一边指挥宫女,一边转过头,看了一眼夏叶儿,说道:“你来啦,快来帮忙!”

    夏叶儿有些不玉,干什么都不说就让自己帮忙,凭什么啊,但她还是走了过去,问道:“这是要做什么?”

    方兰兰笑嘻嘻地说:“你不知道吗?玉姐姐生了,就是今天凌晨,她之前让我帮她弄这些孩子盖的铺的,说弄好了,楚王就会有奖励。”

    夏叶儿“哦”了一声,心想和自己有什么关系。方兰兰又说:“你觉得……楚王会奖励我吗?”

    夏叶儿冷笑一声,说道:“不好说,谁知道呢。我觉得,不会。楚王奖励也是奖励玉王妃,哪能想的起来你呢?”

    “奖励玉王妃?倒也是,她生了个阿哥你知道吗?”方兰兰说道。

    夏叶儿点点头,又摇摇头,说:“不知道。”

    方兰兰说道:“快快,一起来干活!你去把那个毯子的角拽一下。”

    夏叶儿很不情愿地走过去,拿起毯子,心想,我为什么要听你指挥?我又不是你的下人。这么想着,脸上自然而然露出了不满的神情。这表情恰巧被方兰兰看到,方兰兰也没说什么,过了一会,她走到夏叶儿身边,问道:“你觉得,在这宫里好,还是待在老家好?”

    夏叶儿一愣,想了想,说道:“我觉得……都差不多。”

    方兰兰笑了笑,说:“差不多?我倒觉得,在宫里好,每天吃好的,穿好的,玩好的,岂不快活?”

    夏叶儿低着头,一边摆弄毯子,一边说道:“快活也只是物质上的快活,我觉得在老家是精神上的快活。

    两人就没再说什么了。过了一会,夏叶儿说道:“给,弄好了,放哪?”

    方兰兰头也没抬,指了指前面,说道:“放那边的小桌子上。”

    夏叶儿放好了之后,站在方兰兰身后,说道:“那我先走了,没别的事了。”

    方兰兰突然说道:“着急走什么?留下来吃晚饭吧。然后,再和我一块去看看玉姐姐。”

    夏叶儿犹豫了一下,说道:“那也好,反正也没什么别的事。”

    夏叶儿就这么在后面默默站了很久,方兰兰才直起身,伸了个懒腰,说:“我让他们上饭。你怎么一直站着?坐那边歇一会。”

    夏叶儿依旧没有坐下,等宫女们都弄好了,夏叶儿才坐下,看着满桌的菜,却没什么胃口。

    方兰兰倒是吃的很欢喜,这挑挑,那捡捡,一边吃,一边还介绍道:“这几样都是我最近喜欢吃的,你也尝尝,听说是加了药膳的,能美夏养颜。”

    夏叶儿星星点点吃了几口,便坐在那里不动,看着方兰兰吧唧吧唧地吃东西。过了会,夏叶儿问道:“吃完了吗?咱们什么时候去?等会她就该睡了吧。”

    方兰兰这才抹抹嘴,说:“好,去晚了孩子也要休息了,那咱们赶快去。你吃完了啊?”

    “早就吃完了。”夏叶儿冷冷地说。

    两人慢吞吞走着,方兰兰还时不时赞美一下除夕前夜皇宫里的装扮,说真是灯火通明,有种喜洋洋的感觉。夏叶儿环顾四周,这虚无缥缈的热闹景象,也挡不住内心的空落与寂寞。去年今日,还在家中,准备着年货,等第二天守岁过年,现如今,已经不同以往。

    终于来到玉王妃住处,夏叶儿原本以为会有很多人前来祝贺,但并没见几个人,简直是门可罗雀。

    方兰兰没等夏叶儿发问,就说:“咱们来得晚,大多数人都回去了。怎么样,我挑的时间不错吧?”

    夏叶儿默默不语,她能感觉到玉王妃宫里的侍女太监们的疲惫不堪,这种氛围让她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况且,本来就没什么可高兴的,不是吗?

    二人了进去,只见玉王妃穿着白色睡衣,坐在椅子上,悠然自得,却又洋洋得意。

    “玉姐姐,我们来看你了!”方兰兰欢快地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