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好奇的人群全是愿意“逆流而上,寻找她的方向,”亲睹下夏叶儿倾国倾城的一眸一频,当大婚吉时之际,婚街两旁挤满了看热闹的人群………

    承乾王爷大婚,皇上又赐玉旨,那可是举国欢庆的事啊!而且娶的还是皇上亲封的承乾王妃,所以是喜上加喜。

    承乾王府里里外外早就张灯结彩,罗鼓喧天,礼炮齐鸣,烟花满天飞落,好不热闹。就连整个大楚王朝也跟着热闹起来。真是举国欢腾!

    红色的迎亲队伍浩浩荡荡的向着承乾王府一路吹吹打打而去。

    夏叶儿不知怎么稀里糊涂的就被丫环们七手八脚的抬上花轿,然后她满腹心事的皱起眉头:自己未来的方向早就看不清楚。

    耳边传来更多的是对那个闻名遐迩承乾王爷的议论,据说是杀人不眨人,尤其有人忤逆他的意思更是不得善终.听说王府还有一个什么狮虎谷专门派养着这群野兽,还听说专门喂那些不听话的活人的………

    她的小手狠狠汗汗涔涔的交叉在一起,耳畔响起临出门前娘亲对她的倾心长言(回忆)。

    “青夜,娘亲唯一的想法就是让你能够幸福,哪怕真的入嫁寻常百姓家,吃的是粗茶淡饭、过着日出而作,日没而息的生活。也好嫁于豪门权贵,事事由不得心,娘亲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吗,你爹当年的海誓言山盟都是那些虚无的谎言,如果娘亲是真正的夏夫人,绝对不会让你嫁给那样如禽兽不如残酷嗜血的男人,担心你受苦受罪,任人欺凌!”泪水掉到夏叶儿弯身府在叶子烟怀中的白皙脸上。

    夏叶儿一脸担忧的看着母亲不放心的眼神,了解母亲已经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只是除了担心就是担心,别无他路可走。

    她抬起头,伸出小手轻轻拂去母亲抻忧的泪水,嘴角却淡淡的说道:“娘,女儿会幸福的,放心!”不安的心安慰着自己也安慰着母亲那颗忐忑不安的心。

    “可以吗?”叶子烟怀疑的眼光落在她的小身板上。

    越发坚定的声音,夏叶儿满腹信心的对着不安的母亲抚慰着,“娘,相信夜儿会的!”

    怎么可能会幸福,如果说一个普通人家的老百姓接受自己倒也罢了,那可是悦女人过数的承乾王爷啊,再说幸福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人来说,是唯一幸福的前提,婚前就失贞,那么意味着一定与某个野男人做出过苟且之事,识**女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更可况,嫁的那可是皇亲国戚。

    从相国府出发一路向着承乾王府邸而去,夏叶儿的命运将会是全新的改变,她深知,可是为了娘,为了爱惜自已的人一定要好好活下去,给自己勇气吧。

    承乾王爷的提亲也并非完本是坏事,最起码母亲在父亲的相府后院有了一席之地,也让世人知道了这桩婚姻也是英雄配美人。只要娘过得好,能得到爹爹的怜惜与爱护,牺牲她一个也够本了。

    但一想起那天夜晚发生的事情,一想到身上的青紫於痕,她就觉得没有脸面再活下去……如果不死母亲是否会受到自己不贞的连累……娘亲现在的地位与幸福只是昙花一现。自己活下去又有什么意义呢?纯属添乱!她矛盾重重。

    复杂心思之下的她拧紧双眉,缓缓的举起藏在袖中的利刃,咬咬牙,用力的刺向自己的脖颈,可是脖颈上尚未感觉到痛楚,手腕却是一痛,刚刚的利刃落到轿内,她惊恐的瞪大眼睛……却迎上那双嗜血幽深的冷眸

    “想死没那么容易!本王早就料到如此,不过,没让本王玩够怎么会让你轻易的死!”戴着红白相间的面具的头部猛然探入轿内恶言相告……

    她回眸怒视着那张狰狞的面具………

    无限悲凉,想死也不成……

    面具很快消失,无助的闭上眼睛,无言的泪水滑落倾城的脸庞,本想结束自己如花的生命,也为家里有个交待,可是这………可是自己的生命居然都不能掌握在自己手中,她还能做什么呢?无力的胳膊垂将下来,身子重重的“咚”的向后靠去,闭上眼睛:该来的总会来。

    最终,夫妻对拜之后,夏叶儿被喜娘们搀扶着入进洞房。

    想着一个月前的那个夜晚,夏叶儿默默的惦着自己曾设想过的幸福,不想嫁入豪门富贾,只想像董永与七仙女一样过着你耕田来我织布的幸福生活,与平凡的男人携手共渡一生,如脉脉温泉相伴到老,一直过着那种平静幸福涓涓细流的小日子。

    此刻端做在红色的大床上,本来如含苞欲放的蓓蕾,等如意郎君相守,然后让人销魂羞嗒嗒的夜晚,如今她的嘴角与心中一样却分明映照着一丝丝悲凉。

    她还奢望:如果那个男人永远不到自己房间多好,永远不碰自己会更好,可是那一切都是不可能的。该来的躲也躲不掉。

    如果那个杀人不眨眼的承乾王爷真把自己的失贞怪罪到爹娘头上怎么办,岂不是要让为母亲与爹爹蒙羞受辱,尤其是不受宠的母亲………她思来想去的烦燥不安。

    可以想象凶暴的承乾王爷如果发现自己新娶的王妃在在大婚之夜居然没有落红,那么他将会怎么折磨自己?又将会怎样对待自己的父母。一个婚前失贞的女人在王府的未来地位又将如何,可想而知:贱不如奴婢,生不如死!

    交叉的小手不断的来回交搓着,雪白的牙齿一直使劲的咬着那个粉色上嘴唇,硬抵自己心中的委屈与无奈,也许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如果死了能够让父母更好的得到承乾王爷的原谅,那么还不如自己一了百了。

    也许那是唯一的办法,自己最好的出路!

    想定,她果断起身离床,一个女人活在一世连个清白也没有,相当于未来是死神的归属!她静静看着那许多的红布,燃烧的红蜡泪,正如泣血的玫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