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步一步缓缓向前移去,如百爪挠心,小手抖动着拽起长条的红色腾带,绾好一个圈,又弯腰准备上一个登高用的红木小圆凳,眼一闭,心一横,脑海中再次浮现出母亲的音容笑貌……

    “咣咣”登子倒地的声音……

    “三小姐,你可醒了,都吓死我了?”小香茶颤颤微微的说着,带着一丝嗔怪。

    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你是谁,这是什么地方,”醒来之后的夏叶子一脸的困惑!

    小香茶一脸担忧的望着刚刚苏醒过来的夏叶儿。“三小姐,你糊涂的连我都忘了,我是小香茶啊?”

    “小香茶是谁啊,”她努力的撑起身子,头摇得跟个波浪鼓!

    小香茶看着一头雾头的夏叶儿,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既然忘掉了就别再提起旧事让小姐伤心了,她以后得受多少罪啊,她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在王府好好的保护三小姐。

    新婚之夜,

    承乾王爷并没有来到王妃的榻前以示欢好,而是让人直接把他们主仆二人送到了王府最为偏远的一角——雅安居,其实她是最高兴的。

    百鸣啊百鸣,这究竟是到了什么地方,是古代么么,反正到处是一股怪怪的感觉。夏叶子自问着自己,为什么小香茶管自己叫什么三小姐呢?她发誓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

    果然不出所料:她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难道真的有时间隧洞,难道自己真的穿越了时空,穿越到了古代,就跟《宫》中的晴川一样么么。

    拿过铜镜,她仔细的端详着自己,天生的一副媚骨妖娆,水汪汪清清的眸子,月牙般的微笑着,白皙吹弹可破的皮肤……右眉梢内的一颗豌豆大的红痣——草里藏珠……真是一顾倾人国二顾倾人城的美女!她哑然失声!

    华宁宫内,各色宫灯招展,灯火通明……

    床顶的帷帐被高高的的挑起,层层拥染的床帐粉雕玉饰,突现龙凤交强的花刻红木的帷帐内。

    此时应该是无声胜有声。

    按说这应该是两个人的温馨甜蜜世界,恰恰相反的是还有为这个场景一点也不修边的人——迷乎乎跪在床前半米的地方,并着一身宫女装的衣服,透明如薄纸,在这个深宫凉如水的夜里。

    她披着长发,一脸的呆滞,似乎有些麻木!

    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天了,好像是第十天了,怎么天天要这样呢,还要欣赏这样的活春宫场景一直到天明,简直是精神虐待,要是在现代早大路朝西各走一边了,还容得他们如此猖獗,他们也不累!打了兴奋剂么么,她心里嘀咕着。

    夏叶子眼睛酸胀,头开始有些发晕,膝盖因为跪的时间太长有些麻,但仍能感觉到的浑身的酸痛难奈!

    这可是真叫爽啊,她想着当年跟自己淘气闰蜜偷偷躲在家中看那个电影也不过如此,不过那可是欧美大片,但这回的主角老是这两个,确实有点不新鲜,虽然是野兽与美女,也让她感觉已经太熟悉太过索然无味了。

    数着看他们能折腾出什么花来,数着时间,一秒二秒三秒,一分钟,一个小时都过去了,她的眼皮要不然被清晰的阿拉伯数字拽着早就上眼皮跟下皮打架了。

    她终天忍不住了,接连关上眼皮好几下,然后又晃晃悠的睁开来?

    这细小的不能再细的动作还是被这个正拼命做“运动”的面具所发散出来的两道寒光捕捉到了。

    “这么不爱学习!王礼官!”阴兀的眼神暴着一股嗜血。

    一位50来岁的老年礼官急忙踏了进来,颤颤微微的“扑通”一声跪倒在床前,“王王爷,请吩咐!”

    “得好好的调教王妃,不然怎么伺候本王!嗯?”声调向上挑起。

    礼官鸡啄米似的点头,然后侧头一股凌厉的鹰眼直勾勾的盯着夏叶子,“王妃,好自为知!”狠狠的字一个一个的从牙缝里崩出来。

    夏叶子感觉不是什么好兆头,

    果然一条数米长的青侗丝乍现于王礼官的手中,不知道动了什么机关,房顶突然“撕拉”的一声稳稳的掉下来一个带着绳子的银色八爪勾,一脸疑惑的她还没有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绞过的青铜丝已经绾上了她的长发,然后八爪勾又被那个满脸蜡黄的王礼官轻而易举的就提起到房顶之上,头与房顶之间悬着那条细如发丝的青铜丝!

    还在混沌中的她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头悬梁!整个就是揪扯着她的头发,折磨她,一低头那个头皮就被拽得生生的疼。

    她只好乖乖的欣赏着,什么事啊,她心里骂着。原来古人也这么不要脸!自己作吧,不非得硬要什么观众捧场!嘻嘻!

    一股阴险的笑音从面具后面传过来。

    可是不长记性的她没过一会儿就发起困来,头一低,头发的发麻与疼痛一下子把拉到“电视幕前”,她狠狠的拉直眼睛看着床上的痴男怨女,还好像很陶醉,哼!

    结果周而复始的三次“困意低头”,他不耐烦的扬扬手道,“王礼官!让她滚,太不懂事了,影响本王心情!”

    去而复返的王礼官应喝着,解开机关,一头长发瞬间倾泄而下……

    听到解放自由的声音,她恨不得自己立刻化作一阵秋风马上了无踪迹,真的困死了,哪有这么折磨人的,可恶的夏叶儿!

    她张口打着一路的哈欠,来到华宁宫门口,真受不了,古人一点也不懂得养生啊,天天的这么闹夜,我的小心肝,我的小脸蛋,小眼圈怎么受得了,她顺手摸了自己弹滑极致的面庞,14岁的豆蔻年华就葬送在承乾王府了?

    不-能!

    蹑手蹑脚的出了那个暴戾肉香的华宁宫寝室,她小心的关上门,一改如前的呆板与木讷,脸上重新焕起光彩!

    提起脚步就要离开的时候,“三小姐,三小姐!”距华宁宫门前方不远的地方,一个八角檐的角落里蜷曲一个浑身冻得发颤的小人,向着夏叶子招手!声音都被着冷夜贯穿着断断续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