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见到夏叶子近身,她才左顾右盼的站起身子,拿出握着的棉抖蓬为她披好,一边抽抽嗒嗒的说着,“都怪我不好,没有好照顾好三小姐,让您受如此的屈辱!”抬起袖子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隐忍着哭声。

    “不妨事的,弄个通霄我也不怕,要记得在现代我可是天天通霄工作或上网的!”看到小香茶瞪大眼睛望着她的样子,她忽然捂上嘴暴笑起来,“开个玩笑!”

    “放心吧,明天睡他好好的一天美丽立刻就再现了!”她扬起手自信的拍了拍小香茶的肩膀,“三小姐,你可是如假包换的正品皇后,相国、大小姐他怎么可以这样对你,你好歹也是他的………”小香茶一说这事又气又急,小粗眉毛一下搭下来,嘴有些撇……

    嘘!她四下张望,然后食指放到嘴唇边示意小香茶不要再说了,省得事非多。

    不由分说就拽上小香茶冰凉的小手急速的向远处走去!

    冬天的温度越来越低了,她不由的裹紧了身上的袍子,快步穿行在冰冷的夜里,主仆二人脚色匆匆的往回赶向自己的住处。

    心里一紧,她抬起白皙的小手紧紧垂打着自己的胸口,想到皇后那几字,她的心立刻就揪扯………她握紧拳头狠狠的嘀咕着,你这个该活的夏叶儿,既然喜欢那个什么承乾王爷什么的,干吗还要自杀什么的,值不值啊,不把你放在心上,而且还折磨你,你还心痛做什么,还弄我这铁石心肠的女子跟着你遭受这份活罪!

    夏叶儿,你好歹是大楚王朝夏相国举世倾城的三小姐,怎么就沦落到这种地方,不过话说回来你匹配上整天介戴着面具的臭男人,还是绰绰有余吧!唉我怎么就找上你了呢?她一边走一连像个老妈似的叨叨着,讽刺着这具天生的蠢货。

    后半夜

    两条漆黑一团的人影,一前一后迅速向着王府的外围墙悉悉索索的奔去,“快点,”明显前边的人物身手敏捷,出手利索,有些急切的向着后面轻声喊道。

    后边的人扛个包伏踉踉跄跄的跟在后面,气喘息吁吁,“三小姐等等我!”

    “三小姐,你真的能逃离这个承乾王府吗?”小香茶不自信的问着前面的黑衣人。

    黑暗中她握了握了小香茶的手“你说呢,不过试试就会有希望有机会!是吧?”她想,白天我要当个绣娘使唤,虽然干不好,也让礼官们挤兑的好不到哪里。真是够狠精神与肉体财是折磨,一个也不能放过!她忿忿的扑了下嘴唇,这样的天天折磨她哪有上好的时间去探寻王府的出逃之路啊!

    反正现在是逃出去就是硬道理,就是解放全中国,她心中闪过一丝愉悦一想到也许马上就要逃出那个可恶的魔掌。她就兴奋起来。

    小香茶的小手微微抖动一下,她立刻停下步子,小心的问着,“害怕了吗,小香茶,让你跟我过这么心惊肉跳的日子!”

    小香茶的脑袋摇得跟浪鼓似,“只要有三小姐罩着奴才,我才不怕呢?”她单眼皮下纯洁的眸子忽闪闪的盯着眼前的三小姐,不知道怎么了,自从小姐自杀后,一醒过来什么事情都不记得了,是气傻了吧?怎么跟原来一点也不一样了?她总觉得三小姐有些怪怪的。

    “放心,有我在没问题!我会保护你的!”她忽然想到某个电视剧中的一句话。看着有些发愣的小香茶,拉起她的小手向前方跑去。

    跑一会儿,支撑不住的小香茶瘫软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三小姐,实在不行了,休——息-休-息一下!”

    她回头无奈的看了看,站定后仰头冲着漫天的星星微微一笑,看来古代还是好啊,空气多好,也没有化学污染。

    不过再过两个时辰,那个敏锐的承乾王爷就要醒了,我们得抓紧向前走,不然后果非常严重。

    四周的树丛中传来不经意沙沙声,就像夜晚忙碌的织布娘一样。

    华宁宫

    男人凝眸沉思,一声不吭的望着那块夏叶子刚刚跪过的地方,咬紧牙关。

    看似男人没有一丝拒绝的动作与语言,女人更是放肆的把小小的美人脸贴到了他的小腹处……

    “哼!舌头太长了!”冷厉的言语让女人的心中一颤,又把贴入男人身体的头赶紧移开了,然后小心的翻身下床,哆嗦着回道:“是妾语失,请王爷责罚!”

    她跟在他的身边这么多年,当然了解他的脾气,如果惹恼了他,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他连看也没有看她,直接摘下刚才的罗汉面具,翻身起床,来人!没有听到脚步声,人却带着阴森森的目光突然出现在了寝宫。

    “王爷,一切都您的掌控之中!她们刚刚出府!”来人据实相告。

    不错!得意的眼神迸射出一股阴兀,白皙的手指抚着略有胡子碴的下巴,转瞬阴冷的嘴角勾起来,“姜太公钓鱼,愿都上钩!呵呵!”

    眼神一瞧正襟危跪在地上的哆嗦美人,“美人儿,来来,让本王好好亲亲!”大手一伸!

    女人仿佛得到天皇老子的恩宠般……

    他伸手一提女人瓜子下巴:“美人,本王今天让你看场好戏,什么是得罪本王的下场!”

    哈哈!清冷的几声咆哮在午夜里回荡。他很早就想看到这一天了。

    出逃比想像的要顺利多,夏叶子一路拽着小香茶有些颤抖的小手,她穿行在一行小树林中,望着天空的星星北斗,她还能分辨方向,多亏了她地理知识好的惊人。

    许多小树被夏叶子狠狠的刻上了深深的烙印-划痕,裸露的树皮刹那间狰狞出来,以防转向走重新走过的路,所以聪明的夏叶子还是小心的顶着那做标记。

    天快亮了,但前方依旧一片迷茫。

    “小香茶,没事的,天亮了也许我们就真的安全了,再也不用回那个可恶可憎地狱般的王府了!”她小心的劝慰着提心吊胆的小香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