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生性胆小的小薇却也安慰着夏叶子:“三小姐,我知道你会带着逃离王府!呵呵。”

    小声点,她耳朵立刻竖起来,谨慎的听着远处传来的杂乱的脚步声,应该是骑兵,哦,看来老谋深算的老狐狸消息真是灵通啊,人不少,不就是一个逃字吗豁出去了!

    “小香茶,赶紧藏起来,快点!等我叫你再吭声,知道吗?”她打算诱敌深入,声东击西!

    惊恐万状的小香茶慌乱的向远处跑去,没路几步,却听到通的一声,同时夜空中传来一声拔尖的叫声!

    她三步跨作两步,跃起身子一把就拽住了错乱的小香茶。

    两人突然听到四周草丛哗啦啦的声音,还没等反应过来,紧接着从空中掉下的一张大网已经把主仆二人牢牢套住。网越收越紧,大网迅速提升很快将二人送到了十来米高空之中。

    夏叶子不停的扑腾着手脚,但很快发现,挣扎是没有多大用处的,这张网叫做天蚕网,越收越紧,所以她告诉小香茶最好乖乖的呆着,不要乱动。

    当二人在网内收缩矶一团的时候,此刻的小薇又传来一阵尖叫:“三小姐,你看!”

    夏叶子府身下看,不禁心头一震:网下垂直下方的地方,是片空旷的地方,几十只三五成群的狮子、老虎正虎眈眈的盯着离自己十几米巴不得立刻变成美味的大餐,垂涎欲滴,不断的跃跃欲试;还有一碗粗的黄金大蟒正在树底下盘旋………

    急待美餐的动物怒吼声此起彼伏………

    “夏叶儿,这个游戏不错吧,够刺激!”调侃的话语从最前方的一匹枣红色战马上传来,此时的灯油火把亮子油松倾刻亮如白昼!

    “真是不好意思,半夜惊动您的大驾了!”夏叶子虽心虚,但面子上也得差不多。

    居然大半夜的戴着红白相间的面具,真是有些恐怖,不过一股阴冷的感觉从那里面具后边传来!他就是全城闻名遐迩的冷酷嗜血王十九王爷—慕容承乾风。怀中偎依着一位娇滴滴的美人—正是承乾王爷最为得宠的小妾之一金凤夫人!

    低头打了下响指:“猛然抬头,小脚跑得倒很快吗?不过,论你逃到天涯海角,也逃不出本王的手掌心!哼!”拳头握得咯咯响,语气除了生硬就是冷漠。

    “王爷,如何处置此二人?”禁卫请示。

    “放开她们,那个…那个小丫环给的那些个宝贝好好的开下小差,好久没闻到人肉香了,呵呵!”阴险的眸子从面具后射将过来。

    当她们被同时放下大网的时候,她迫不及待的把小香茶拥在怀中,“不许打她的主意!否则我将与你们玩命!”她夏眉嗖的竖起,杏眼狠狠的瞪着那个阴阳怪气的承乾王爷。果然如此的嗜血与屠命。不过她打定今晚与他誓死一拼。

    “那么多了一份大餐,我的宝贝们更不会嫌弃了!”他抚弄着怀中的美女,厉声吼着。

    她一愣,转而莞尔一笑清声道:“我可是王爷名媒正娶的王妃,关健是皇上的赐妃,难道你想违抗皇上的旨意,意图不轨吗?”她将他一军。其实她已经抖如刷糠。

    他迅速的跳下枣红色的战马。

    一身白色的长袍,月牙白的素缎在这空旷的树夜中更是玉树临风,和着狰狞的面具,让她的心再度抖动起来,“还真是,你不提醒本王差点都忘了你是个正牌的王妃了?”

    他近步向前,抬手轻轻的捏起她瘦削的下巴,“这几天本王太忙了,都没有好好的照顾你,哦!”轻眺的言语。

    忽然疼痛袭进心口,耳垂陌名的久灼烧感传遍全身,她陡然回头。

    他的嘴角滴着鲜血正透着阴森森的目光盯着她,仿佛告诉她,你不会逃掉的!

    疼痛瞬间袭来,夏叶子一个扫膛腿就对着那个刚刚咬伤自己家伙的要害处踢去,夏叶子是这样想的,这一脚踢去就凭自己的力气,再不成也能让那个杀人不眨眼的东西松开束缚在自己身上的禁锢。

    意响不到是那个狠戾的王爷却一下子捏住夏叶子的小脚,使她的身子一下失去平衡,身子立刻向地面贴去。

    夏叶子后背倒是重重的摔到地上,与大地亲密的接了个反吻,斑驳陆离的地面上,众多的碎石就这样生生的抵在夏叶子的后背上,钻心的疼痛袭卷而来。

    夏叶子紧咬牙关,坚决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不会向这个残忍残暴的狗屁变态王爷低头。

    可是这具身子是那个夏叶儿相府小姐的身子,弱夏扶风,哪像自己的风格,这对于她在火玫瑰组织里训练有素的身体一点可比性也没有,让她却受这份罪。

    此时的夏叶子对那个娇小的夏叶儿灵魂有几分恨意,人家穿都穿了个个混得风生水起,可是自己偏偏虎落平阳被犬欺,脱毛的凤凰不如鸡。

    大手一挥!示意属下们退下,慕容承乾风—残酷嗜血的承乾王爷,眼底的绿子眸子发出着渗人的厉光。

    “你到底做什么?”姑奶奶奉陪到底!夏叶子双臂撑起倒在地上的身子,嘴巴依然不依不饶。

    “你说呢?你可是我刚刚过门的正牌王妃,我们可连个洞房花烛夜也没有过过!”几分冷色坏坏的笑语从耳畔传进。

    “你这人禽兽不如的……啊”夏叶子张口就要骂他。

    慕容承乾风一把就扯住夏叶子如墨的长发,根本不瑕看到那精致五军民一致错位的感觉,更不用说心疼她有没有站好,是否扭着腰之类的。

    狠戾的承乾风而像拖着夏叶子如拖死狗状的直接抛到了马背上。

    为了保持浑身疼痛的夏叶子能够在马背上保持平衡,承乾风还伸出大手直接向马背的左边拖了拖。

    而那个低眉顺眼的妩媚女子金凤夫人却悄悄的离开了。

    “滚!”她怒不可遏的盯着那全一言不发的承乾王爷,几缕头发被生生的揪了下来,头发也包括其中。一缕缕如梅花开放的血印子从夏叶子的额上顺流而下,直到嘴角,她舔试下,够咸够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