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慕容承乾风给姑奶奶记好,今天你对我施暴一倍,他日姑奶奶必将十倍的讨还回来,夏叶子暗暗发誓。

    夏叶子心里恨恨的骂着眼前如此粗的承乾王爷,他妈真不是人,要是在前世,姑奶奶一刀解决掉你,怎么投胎成这么个软柿子的主儿!比林黛玉还他妈的没出息。

    “滚!被王爷好好的宠幸与疼爱,你一会儿就求本王好好留在你身上,甚至舍不得我走一会儿”!

    慕容承乾风呵呵的冷笑着。

    与此同时,慕容承乾风大手一扯,身上衣服尽数脱落,露出凝如雪脂的胳膊,洁白而妖美,就像一朵盛开的天山雪莲,高高的耸立在云端,四周一切都静悄悄的,似乎为被夏叶子的美丽所折服,一切都为之暗然失色。

    “大楚王朝的第一美人夏叶儿果然不同凡响,你居然为了那个不成器的太子都可以玩什么自杀,或许你什么都是他的了,装什么清纯!”

    夏叶子一边双手抱肩,一边恨意满怀的盯着看向她的男子。

    慕容承乾风幽绿的眸子变得更加深遂起来,一眼望不到边。

    “放开!”夏叶子声嘶力竭的吼着,然后举起白如莲藕的玉臂膀使劲的推着正欲近身的慕容承乾风

    慕容承乾风并没有一丝怜香惜玉的意思,就如饿虎扑食般的扑了上去。

    “你就喊破喉咙也没有人来,呵呵!”慕容承乾风残忍的笑声回落在这个寂静的夜里。

    “你放手!”夏叶子依旧悲催的向外推着。

    无奈前世杀手的力度一点也没有转移到这个现在有的夏叶儿身上。就是夏叶子使出全身的力度,仍然被他压了个严严实实。

    夏叶子的浑身乱扑腾终于有了一个小小的效果,那就是把那个嗜血王爷的恐怖面具打翻在地。

    瞬间,慕容承乾风的嘴角勾起寒意阵阵,抬起大手狠狠的掐住夏叶子的下巴,只是轻轻的往下一拉,那个下巴就被给这个禽兽不如的他给弄得惨不忍睹—活活脱臼。

    下巴的疼痛袭卷着全身的每个寒毛孔孔,该死的来这手!夏叶子心里不解痛的骂着。

    因为下巴无法回复到原位,所以夏叶子只有疼在心里却无法张口,早知道有今日穿越前怎么不朝老大要点冰毒过来,好好的麻下这个不是人的混蛋玩艺儿。

    嘴上说不了,心里上得找些平衡吧,夏叶子惊恐的瞪着大眼睛盯着那个杀人不眨眼的混世血王。

    见鬼了,那么似熟非熟悉的脸庞仿佛倾刻间穿越了时空遂道,与心中的那个人交织在一起,夏叶子心中的痛一点点碎裂开来。

    心痛间,身体因为疼痛,颤颤的抖动着。

    慕容承乾风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一下子,甚至就是想好好打,好好的看着她生不如死的样子,好好掠夺打压她的一切,包括精神上。

    就像夏叶子正经历着一场狂风暴雨。

    夏叶子没有再动。而是睁大双眸一动不动的盯着那张曾看过千百遍的容颜。

    而此时的慕容承乾风完全就像一头发了疯的猛兽般。

    夏叶子感觉眼前的此刻仿佛越来越远,仿佛越来越看不清楚。

    一切都好像变得那么遥远陌生。

    身上的疼痛与内心深处的无法释怀让她再也收不起那抹自己最为骄傲的坚定,一股湿润渐渐模糊了夏叶子的视线,滴落在那张冷漠如冰的美丽容颜上。

    夏叶子想起前世那天的情景:一声巨响之后,虚弱无力的声音萦绕在耳畔,百鸣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带着我的希望好好活下去,忘了我!一定!

    脸上寒风闪现,猝然倒地,看到那张俊帅无敌人神共愤的一张面庞,已经鲜血斑斑,

    不知为什么对她来说是一种笑是一种安慰,是他给她活下去的能勇气,可是夏叶子却选择了与他双夙共飞赴黄泉。

    那是她生前对他的最后一瞥,就足够了。

    天空渐渐露出鱼肚白,因为这是晚夏了,初晨的野外还是有着几分凉意。

    慕容承乾风静静的盯着眼前的被拖下马背的夏叶儿,正安安静静躺倒在草丛中居然也不觉得有一丝凉。

    看来这个夏叶儿是昏过去了。慕容承乾风浅浅勾起嘴角。

    慕容承乾风仔细的的看着眼下的这名昏睡的女子,似乎他们之间已经相隔十一年,而他也是各色美眷如数家珍,就是天天换衣服似的换美女,也有人乐不得的主动送上门来。

    不过最让他疯狂的女子却是眼前这个明眸皓齿的女子夏叶儿。

    夏叶子已是一条条的,根本连一块整齐的布也看不到了,也不见踪迹。

    慕容承乾风看着她白皙的面庞,卷而翘起的长长的睫毛,光洁的额头,美得不方物,小而巧的鼻子,红唇微微的张着。

    一头如泼墨的秀发披散开来,散落在白皙的皮肤上,更加形成黑白相间的鲜明的对比。

    倾国倾城的绝代女子!夏叶儿,慕容承乾风幽幽的想着。

    慕容承乾风的视线再次落到夏叶子光滑的胳膊上,

    修长的脖颈,瘦削的夏云肩,两朵雪白如兔的丰盈,纤细的腰肢。

    夏叶子肤如凝脂,如雪如琼浆,光洁的身体一览无余,就像一块冰清玉洁的美玉让人爱不释手,通身并没有一块可以发现的瑕疵。

    不过此刻以过慕容承乾风的无情的摧残,光洁和胳膊上留下了斑斑点点的痕迹,不外首是慕容承乾风的杰作,王爷的嗜咬之痕、紧掐之青痕,甚至咬过的地方却是清晰的牙齿血印。

    私密地方的一抹鲜红照亮着慕容承乾风的双眸,心中猛一震。

    脸上的那股冷厉也稍稍退了下来。

    大楚王朝的绝色美女,就像一朵初绽的莲花一样晶莹剔透,不着任何污点。

    慕容承乾风想起夜里的种种,看着夏叶子。

    慕容承乾风恨自己皇弟,当今的太子未来的皇上,为什么将已经赐指的皇后轻易就假手二他,葫芦里倒底卖的什么药?想控制自己,没那么容易,本王不会上任何人的当!不会相信任何人的花言巧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