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太子的女子,马上就要做皇后的女子,加上她的美貌倾国倾城,看来还真是白送给你了!”封天灵转而盯向远方的黑暗处,语言犀冷。

    慕容承乾风呵呵一笑道:“别弄得那么紧张,本王管他太子怎么想怎么做呢?白给的为什么还不接着?本王才不傻呢,得学好好享受太子送来的女子,不然将会辜负他的一片好意?”

    此时泡在温泉中的慕容承乾风突然响起那张绝美的容颜,绝世而独立,吐气如兰的口腔内被他的残暴冷血的血腥所代替。

    慕容承乾风想着那个拙劣的马背上技能,实在是可笑的她,可是却让自己硬生生的着起魔了,不能自拔。

    如果说昨夜仅仅毒打夏叶子的拳头是一时的气愤与不甘,那么现在的主动索求则是作为慕容承乾风贪恋夏叶子的一种借口。

    不知道为了什么,慕容承乾风现在居然可笑到想要得到她。

    慕容承乾风猛然钻入水中,深深的呼出一片水泡泡。

    此刻慕容承乾风的脑海中想到是夏叶子痛苦的脸庞居然依然那么美得不可芳物,美得依然触动自己的那股燥热。

    慕容承乾风此刻似乎便成了不经人事的毛头小子般,真是可笑,他咒着自己。

    又想到那第眼开眼球瞪着自己的样子的小脸,一副复杂的表情,没有身下哪个暴打的女子像她这样的。

    哪个不是千娇百媚,风流无限,温香软语,而她却是想着百般逃离本王;没有哪个女人敢逃出本王的手掌心,她却每每触动他的措施底线;没有哪个女人在他承乾王爷的大马背上莺歌燕舞,而她却是诚惶诚恐,似不愿意跟着一个王爷。

    慕容承乾风此时觉他猜不透夏叶子心里在想什么,反正几个字可以概括与众不同。

    “想想就可以了,可别当真啊!别忘了你的目的!”妖艳的封天灵看着一脸出神样子的慕容承乾风眸子流露出几分笑意。

    “不过那天夜里你没有动手!”慕容承乾风瞪着远去的江吹道。

    “当然!你的女人傻子才碰磁呢?”封天灵倒是不客气美目流连,冲着那个正踌躇的慕容承乾风一挥手,一身白衣缓缓消失在夜色中。

    深夜。

    拳头愈加的疼痛起来。

    但作为一个杀手,她倒是很有职业素养,轻轻而来的脚步场她能够听得一清二楚。

    一步步击打着她扑扑的小心脏。

    金凤夫人说过,这个地方只有王爷能来,谁也不能擅进,否则将格杀无论。

    “肯定是他!”一股恨意从夏叶子的眼眸出升起。

    闭眼睛感受着推门的动作之后,她眼睛豁然睁开,紧紧的盯着那个张邪魅的俊帅脸庞。轻蔑或者是不屑一顾,甚至是喷火的那股恨意。

    那张夏叶子曾经熟悉的脸庞,让她在梦里百转千回。

    屋内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一股寒气直逼床前。

    夏叶子感觉慕容承乾风的气息离自己越来越近,心跳骤然加快,紧紧的拽住被角,被窝内的那具身子却有一丝冰冷。

    夏叶子再次闭上眼睛,不想再看到那张身心不一样的面庞。

    慕容承乾风大手缓缓的抚上那张光滑却异常冰冷的脸庞,语出冰冷:“看本王,本王难道不如皇上中你的意是吗?”

    感受到慕容承乾风的手指在她的脸上肆无忌惮的滑行,听着他那暴虐的许语,而夏叶子不是那个封建王朝的夏叶儿那般的软弱无能,而她是新世纪的夏叶子,一名冷血无情的杀手。

    慕容承乾风心中生恨,他讨厌夏叶子看着自己就如同陌生人的样子,一点也找不到十几年前的眼神,尽管他们十几年天各一方,而夏叶儿十几年前的音容笑貌却深深的端刻在他的脑海里。

    也就是夏叶子的这种眼神让毒打欲极强的慕容承乾风严重的产生一种心里上的不平衡,越是得不到的,越是想得到。

    可是岁华流年已是物是人非,再也回不到从前。

    眼前的夏叶儿却已不再是十几年前的夏叶儿,慕容承乾风的心狠儿的抖下。

    “滚!”又是一种陌生恍然隔世的感觉!夏叶子闭上眼睛狠狠的吐口。

    慕容承乾风倒是不以为然,早就料到眼前女子的反应,一点也不吃味。

    慕容承乾风抬起大手离开夏叶子光滑的脸庞,抵顺着玲珑有致的曲线一路向下,然后将丝绸的被子一掌掀开。

    夏叶子的拳头跃起在空气中,在灯光下更是熠熠生辉,绽放的天山雪莲一样美丽。

    夏叶子想双肘护胸却也无能为力,只有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嗜血变态的狗屁王爷再次将自己化为掌中物。

    只要夏叶子稍稍一动,就能感觉到自己浑身的骨头节咯吱咯吱作响,看来这个阴毒点穴方法还是比较管用对付自己。

    慕容承乾风的幽绿色的眼眸一动不动的盯着这个凶巴巴的和美丽女子。

    慕容承乾风亮晶晶的眸子遇刻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夏叶子的身上都是自己的杰作,都是自己辛勤劳动的结果,呵呵,一种阴笑浮现于面。

    现在的夏叶儿他是真的捉摸不透了,她与十几年的变化还真的一点也不像她原来风格,慕容承乾风暗暗想着。

    慕容承乾风看着一天也没有吃东西的夏叶子居然还有力量让他滚,那么他就好好的滚一个给他看看。

    以前的夏叶儿如同一只温驯的小猫,温言细语,大家闰秀,可是今天的夏叶儿却是一改从前的温婉简直像个杰傲不驯的小鹿四处相逮着机会啃他踢他几下,真的太不像,难道传说中的女大十八变,就是这样变。

    慕容承乾风不可思议的摇了摇头。

    不过难驯服更加挑起了慕容承乾风的强烈毒打欲,还没有人敢对他说一个“不”字。

    “不喜欢,本王与你腾起!”慕容承乾风很是直白。随即一只大手很快的揉搓着夏叶子的一只丰盈,别一只手却缓缓的一路向下直接伸到了夏叶子的早胳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