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就个无耻的流氓!滚!”夏叶子有气无力,声音绵绵。

    女人一向爱说反话,尤其是在马背上的时候,本王在想,“为什么慕容承乾欢没有要你,让本王白白捡你这个美人这么大的一个便宜。”

    “滚!”她歇斯底里的吼道,拼尽最后的一丝力气,嘴巴疼得夏叶子此刻恨不得找个南墙撞去。

    想起在马背上那夜,夏叶子就觉羞愤难当,他如同一变态的野兽对她肆无忌惮的掠夺,几次次的让手无束之这力的夏叶儿昏死过去。

    只不过是那张人神共愤的一张俊雅面庞让夏叶子想起了以前的种种,想起了眼前慕容承乾风暗绿色的双眸,是不同与常用人的,尤其是在漆黑一团的深夜里,幽暗的眸子如同地狱的嗜血者一样冰冷无情。

    “看你的样子,好像很是疼痛,那么让本王好的疼爱下,安抚下吧!”又是一股坏坏阴冷的话。

    手指轻轻触及那个脱臼的下巴上,只是稍稍用力,夏叶子的脸色立刻扭曲起来,眉头紧皱。

    “啊!”夏叶子小心的轻呼着,他感觉下巴好像被拽掉般的感觉。

    夏叶子一甩脸上的墨发,目光狠狠的瞪着一脸自若的慕容承乾风,闪现着一股股恨意与杀机。

    慕容承乾风定定的扫上夏叶子的脸,扫上她的眸子深处,他却猜不透她的眸子深处到底存着哪些东西。

    夏叶子的心揪秋的疼起来,不如以往,好像很是悲伤像是自己又像是夏叶儿,无言的痛疼在心上。

    你这个该千刀的夏叶儿,你怎么又出现了,不该出现的时候瞎出现,该出现的不出现,你现在心疼了,早些时候干什么去了。夏叶子恨夏叶儿这具躯壳给她带来这么多的无妄之灾。

    还有你这个看心温婉的夏叶儿,你到底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慕容承乾风的事啊,让一个男人这么的恨你,连夏叶子的精神也被连累着跟你一起受摧残。

    夏叶子暗暗的恨着那个给她带来痛苦与现在一切的夏叶儿。

    幽冷的声音传入夏叶子的耳朵,

    “本王以为,你这样的女人怎么会心痛,你长了心吗?”此时的慕容承乾风声色俱厉的质问着眼前的冷漠异常的女子。

    慕容承乾风的眸底如一潭冰冻的死水,迸裂着一股股寒意。

    慕容承乾风连嘴唇勾起来笑意都能化水成冰,腿下身上宝剑,重重的就压到了夏叶子已是千疮百孔的手臂上。

    慕容承乾风的大手紧紧扣着她纤细的玉手,然后抬至头的顶部,紧紧的禁锢着,别一只手则探向她美妙的拳头。

    “你除和会和我腾起,你还能做什么?”怒火中烧的夏叶子语出惊人,深深的双眸紧紧盯着那一张相似度太大的一张面孔,心如刀割。

    为什么不一样空间却长得如此相似,一生的牵绊如若在地下有知,为何心爱之人的灵魂却没有穿越到慕容承乾风的身上。

    慕容承乾风倒是一怔,接着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怎么了,你这个正牌王妃的任务不是这个是什么?好好伺候本王舒服了!谁让长着一张妖媚勾引的小脸啊!”大手不轻不重的拍上夏叶子的小脸。

    夏叶子的脖颈一阵疼痛袭来。

    你为何如此的恨夏叶儿!夏叶子不解的问着在身上游走的慕容承乾风,夏叶子知道的太少了关于夏叶儿关于承乾王爷之间的事情,就是小香茶也知道得没有那么多。

    夏相国的三女儿,大大楚王朝的第一美女,据说是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只不过是家中不受宠罢了。据说是小时候一定不经新发展的让现任皇后给看上了就直接禀报皇上,让相国与皇室亲上加亲,所以这个三女儿夏叶儿作为夏相国的爱女自然是皇后的不二人选。

    看来再不济就是那个夏相国得得罪了这位腹黑王爷,有可能,这个可能性应该很大。

    如鹰隼般的冷厉眼眸滑过夏叶子满脸的无辜。

    细长白皙的冰冷的手指再次触及到夏叶子的下鄂,嘴角越来越阴冷,

    “装什么清纯玉女,装什么一副无辜的样子!本王倒要看看你能把戏演到什么时候?哼!当初本王就不该轻信于你!”一副要吃人样子的慕容承乾风强压着胸中的怒火。

    夏叶儿别来惹本王,本王不是吃素的,是任你游来玩去的小孩子。慕容承乾风心中恨意重重。

    这么多年过去了,心目的夏叶儿倒是面目全非起来。不过就那第妖媚熟悉的容颜却让慕容承乾风的兴趣更加盎然起来,不是于玩游戏吗,本王也会好好陪你玩一上玩。

    盯了眼几近暴怒慕容承乾风的绿眼,夏叶子依旧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轻吐口,

    “我真的忘了以前发生过什么事情,请承乾王爷指点一二!”

    “忘性可是够大的!”慕容承乾风扫过一丝阴厉,更是恨起身下的女子,居然说她不记得,不记得。

    “那本王应该教你好好回忆一下!”说完另一大手紧紧托起夏叶子,使之抬高,然后一个挺身。

    慕容承乾风知道夏叶子一天一夜没有吃饭了,知道她被自己点了穴,知道昨夜她被自己折磨的死去活来,但这一切又与他有何干,他现在对她的恨远远越过了十几年,太漫长了。

    一边拳头上不停的索求,一边恶狠狠的对着身下的女子怒吼道:

    “对于你这样的女人,本王早就说过,你根本就一介蝼蚁,根本配不上上本王拳头,你满嘴谎言!本王再也不会相信你!你是个贱不如奴婢的人!”

    慕容承乾风无情的抬起夏叶子修长的双手,搭在自己的腰际。

    慕容承乾风恨不得穿透她的每一寸胳膊,折磨得她生不如死,这样才能好好的释放他对她的无尽的恨。

    慕容承乾风对于她的只有粗暴蹂躏,再没有其它任何温情可言,他非常满意看到他在她的身上留自己的印迹,是得到或毒打的胜利感。

    过于无度的暴打几次都让夏叶子昏迷过去,而慕容承乾风这个郐子手却在最适当的时候把夏叶子好好弄清醒,让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折磨,那么慕容承乾风得到才是惬意与快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