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看来这个女人还是担心她那个不值钱的丫头,慕容承乾风幽幽的想着。

    “你没死!我不会死的,”夏叶子撑起身子,把碗放到了嘴边,张开小嘴就咕嘟咕嘟的将起来。

    多日的不进食,以致于胃里空荡的难受,一下子进入一食物还是感觉烧心难受,但这是自己生存的粮食,怎么能不吃,更何况这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地方。

    这不叫投降吧,这好歹也称做储存力量,以观后劲,呵!夏叶子给自己打气。

    不然她怎么能吃得下这顿饭。

    记得自己小时候刚刚进入那个杀手组织的时候,是个集大食堂,起初自己还羞涩的不赶着去前边抢食,可是每当自己赶上前的时候,饭连个渣也没有了,经常用连盆都扣了过来,再后来要想吃饱,就要抢食,那是优胜劣汰的生存法则。

    每一顿饭都吃得那么辛苦。

    或许做他们这种职业的就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主儿,好好的把握每一次吃饭的机会就是为了下一次的生存。

    她没有眼泪,早在妈妈爸爸离开自己的那年就哭干了。

    夏叶子冰着脸吃完了,混着悲酸的粥食,碗底干干净净,她在前世的时候谁在碗底落下一粒米就不能吃下一次的饭。

    前世的她深深的知道自己每吃一顿饭经常用拼得头破血流。

    看着夏叶子把饭用完,慕容承乾风才刹有意的看了看几乎从来不掉一滴泪的女子。

    不知道为什么在慕容承乾风的心底有股东西翻腾。

    过了一会儿,门吱呀的一响,推门而入的却是那张熟悉的面孔—小香茶,小香茶身前一位着浅蓝色月牙衫的姿色艳丽女子。

    “三小姐!”小香茶见着夏叶子一下子就扑了上去,眼泪哗哗啦啦的流下来。

    “对不起,三小姐,是小香茶不好,没有好好的保护小姐!”当看到夏叶子身上的一块块的伤痕时,小香茶抹着一脸的脸泪与鼻涕。

    “好了,傻丫头,我这不是活得好好的!别哭了,就丑了!”夏叶子强打着精神挤出笑容安慰着孩子般的小香茶。

    一抬双眸就发现对面站着带小香茶过来的美艳女子,夏叶子陌生的目光闪过美**人。

    浅蓝色衣衫的美艳女子,倒是一启朱唇:“王妃,你真是贵人多忘事?”

    确实有些面熟,还请多提醒,夏叶子忍受着浑身的巨痛,幽幽的说道,语气温和,但有理有度。

    妾身是金凤而已,王妃莫不记得前几日的凤仪宫……说完俏丽的小脸泛上一丝红晕,垂下眸子。

    想起来了,夏叶子吐了口气,强带微笑,冲着小香茶招手,小香茶让金凤夫人坐下!她听说过是这是慕容承乾风所宠幸的女子,不过看上去确实美艳动人,不可方物,淡紫色的罗衫飘飘而至,云鬃乌黑,八宝簇珠白玉钗,赤金镶月白石玉兰花耳坠,额下垂下的流苏,摇摇坠坠,的确是个倾城的美人。

    “妹妹何事?”不待金凤开口,夏叶子眯了眯起痛苦的眸子,浅笑着,丝毫没有向任何人显示自己楚楚可怜的样子。

    王爷吩咐给王妃送来外敷的创伤药,额眉微低,金凤夫人就把解药放到了那张破落不堪的八仙桌上。

    那就多谢王爷了!说完夏叶子把头稍稍的扁了过去,合上了眼皮,杀了人再给一颗糖,是我感激他呢,还是让我恨他,他还是派人过来好好的羞辱自己一番。

    小香茶连忙上前小心道:“夫人,小姐累了,还请夫人回吧!”

    好!请王妃好好将养,改日妾身再来拜访!说完抿着樱桃小口,轻抖动紫色的云袖款款而去。

    看来王爷不知道怎么的,居然放不下王妃,还是忌惮着夏相国的面子,金凤是个聪明的女子,王爷那里不该知道就不要知道,知道的越多,那么自己的小命就越来越危险。

    轻轻叹息一声,金凤夫轻抬紫罗衫缓缓向着荷花苑走去。

    “办妥了吗?”未曾进门就听到一声冷厉、低沉、霸气的男音。

    “王爷,按您的吩咐,软香膏给王妃送过去了!”金凤低低眉,辑了一个万福才未敢起身。

    起身来,来本王爷这里来,说完大手一揽就把那一抹纤纤小腰握于怀中,嗅着那淡淡的兰花香味,慢慢陶醉起来,突然间那个夏叶儿浑身上下青紫的淤痕适时的映入自己的眼帘。

    大手倏的推开正偎在怀如小鸟依人状的金凤,“你休息吧!”大步流星的向着外面走去,一丝也不曾回头。

    白衣似雪的长衫在夜风中衣袂飞飞,拧紧的眸子发出一股淡紫色的兴芒,就如黑夜中一道望不到边际的寒芒正袭向这漫无边界的深夜。

    “为什么要骗本王?”承乾风的牙齿咯咯的响着,握紧紧的拳头发出着骨头节扭动的响声,穿透黑夜的双眸定落在那一道林木青帐后面的紫烟阁。

    脚步微微抬起又放下来,慕容承乾风撇了撇嘴角,恨恨的想着,她已不是原来的青夜了,是个满嘴谎言的女人了,嫁给我居然都想要自杀,哼,本王一定让你生不如死,不过本王会让你生不如死的活下去,反正还有一丝可以利用的价值。

    淡紫色的眸子渐渐暗了直去,大步一个快速的转身向着另一处院落走去,刚刚和衣而卧,却听到窗外一阵细细碎碎人的响声,熟悉的动静,他缓缓坐起身子,淡淡出口,“进来吧,我没睡呢?”

    封天灵含笑走了进来,“王爷,怎么,今天兴致不高?”一股调侃的样子。

    “吹雪你做这边吧。”承乾风淡淡出口,一个偏腿从马背上刺溜下来,青丝垂垂,暗紫色的眸子渐渐温和起来。

    封天灵粉嫩的脸上,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只是额角一若隐若现的一大块疤痕在一缕青丝的遮掩下犹抱琵琶半遮面。真是完美中令人稀嘘的瑕疵。

    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