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被金冠高高挽起,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

    “那边好像还没有动静?”封天灵一改刚才的笑意吟吟,板起一张严肃的面孔道,“不过听张统领那边传来的消息,那边好像没有什么动静?不过门口的太监们窃窃私语道,东城门的禁卫队的队长好像换了,其它城门也是如此!”

    “嗯,看来该出手的时候就出手了!呵呵,那个老贼呢?”承乾风抬起狠戾的眸子,阴寒盯了盯吹雪,然后望向一侧。

    “没动静,一切照旧!”封天灵淡淡出口,桃色的眸子紧紧的盯着那位深入浅出的慕容承乾风,他葫芦卖的什么药,他还不清楚,跟着他这么多年了。

    “对了,”封天灵还是小心出口,抬起凝紧的眸子扫了扫旁边的慕容承乾风,“王妃那边你还是别弄得太……”封天灵担心王爷暴戾过头,提前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放心吧,我不会让她死,不过也不会让她活得太自在,忤逆本王的人没有好下场,”说完暗紫色的眸子再次爆发出一阵阵狠色的光芒。

    “你的毒这两天发作没有,离离那里你抽空去看看吧!”听说王爷最背后纳了王妃之后,“天天宿于紫烟阁,离离就有些欲欲寡欢!”封天灵垂下眸子,唉的一声出口,有一种欲言启齿的样子。

    “我没事,这样,陪我一同看看离离吧”,暗紫色的眸子一软,轻轻起身来到门前,双手一伸,倏的红色漆木门两扇分开了。

    远处各院的宫灯还在若有若无,好像都在期待王爷侍寝一样,慕容承乾风的嘴角狠狠的抖动下,下意识的瞄向那抹栖林深处的昏黄灯光,但很快熄灭了,根本就像不欢迎他的惟的,不知道为什么心底涌现了一股恼火。

    不管她有倔强,慕容承乾风已摸到了她的软肋。

    第二天,有侧妃张瑶、金凤夫人,紫月姑娘,青青姑娘纷纷来至紫烟阁为王妃请安,看来也是慕容承乾风安排的一场好戏,让各院前来收拾她罢了。

    “妾身给王妃请安,”淡淡的脂粉身迎面扑来,夏叶子未等起身,她们几个就一脚踏进了院子,看来王爷这两天独宠她的事情不胫而走,是献媚,还是讽刺,还有别有所图!夏叶子通过前世的杀手身份,早就看透了这个夏叶儿嫁到了一个是非之地,连奴婢也不如的份上。

    夏叶子的眸子望向小香茶,小香茶急忙上前扶住夏叶子,幽幽下地,上前扶住正行礼的张瑶氏,脸色苍白的夏叶子,狠狠的撑住这个弱夏扶风的身子,一个劲的骂啊,这么就这么不给力,这么孱弱,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妹妹请起,不必拘礼!”张瑶氏一扫额眉下的那第倾国顷城的美人脸,难怪说是大楚朝的第一美人,果然如上经,不过好在王爷不喜欢她又怎么样,自己这个侧妃还不是照旧是老大。

    美人侍妾依次行礼过后,张瑶看了看屋中的陈设,不禁夏眉一皱,淡蓝色的水袍轻轻甩了下,缓缓温语,“王妃这里未免太寒酸了吧!”

    还好!夏叶子心想果钉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不过夏叶子根本就不理她那一套。

    其它几个人美人,也是唯张瑶马首是瞻,频频点头,尤其是青青姑娘掩鼻而皱,这屋中好像发霉了吧?说完讥讽的扫了一眼那张身子还虚弱无力的夏叶子。

    夏叶子不蕴不火,淡淡出口,“这两日王爷夜夜宿于紫烟阁,如果有什么发霉的味道,王爷也没有闻得出来,难道你一个小女子在咒王爷不成?”语气温和,但字字带着杀意。

    夏叶子心道,别以为王爷给我一个下马威,就轮到你这些不入流的来欺负我了,没门,姑奶奶是二十一世纪,有思想有抱负的杀手,绝不会像真正的夏叶儿那样心慈面软放过你们。

    我要活下去,才能够逃出去,偶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

    张瑶嘴巴微张一愣,旋即摆手指着青青道:“你个死蹄子,怎么说话呢?”,然后扑的一声乐了,

    “王妃姐姐,青青刚进府不懂事,你就大人不计小人过了!呵呵!我看天气凉了,这里的被褥也不够用,小香茶下午去我那里多抱两床来,”然后白着眼珠子狠狠的瞪了眼那个不会说话的青青,青青是她娘家的远房亲戚。

    “妹妹不用这么客气,”夏叶子缓缓的握上张瑶的葱如凝脂的小手,使劲的捏了捏了。

    “王爷备得太多了,我也用不着,”张瑶脸上微微色变,但仍旧保持着不咸不淡。

    “哎呀,我说呢,金凤夫人,王爷不是昨个儿说上午找我们有事吗?要不咱们回吧!”张瑶一个劲的使着眼色向着其它几个侍妾。

    “不用回了!”慕容承乾风着一身暗紫色绵袍长衫,大步走至门前,阴着一双暗紫色的眸子,低沉而副有男人味的声音。

    “记着,紫烟阁是王妃院落,朝五九晚的要来请安,听懂了没有?”张瑶一个万福就弯下身子,头上的流苏来回晃动着,“贱妾明白,”说罢,丝毫不动声色的等着慕容承乾风发话。

    “行了,你们都下去吧,”宽大的锦云袖一挥,金色的束冠之下暗紫色的眼睛撇向已施身万福的夏叶子。

    张瑶等人气忿不平的离开那个破旧不堪的紫烟阁,“这什么王妃,不就是仗着家中是相国府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哼,给谁摆脸子,王爷只不过是图个新鲜而已,怎么会是真心喜欢王妃呢?”青青不满的道。

    紫月撅着小嘴嘲弄着,“要说喜欢也是喜欢金凤夫人,是吧,听说前几日夜夜王爷相伴呢?”

    金凤微微含笑,“王爷是大家的,也是自己个儿的,妹妹还有事先走了,请姐姐妹妹们先回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