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说完金凤夫人带着贴已的丫头朝着梅香院走去。

    “起来吧,”听着慕容承乾风的语气有些那么的温和,夏叶子便缓缓抬起过于僵硬的身子,夏叶子暗骂,这是怎么穿越的啊,穿越了一个这么即即歪歪的身子骨。

    这个夏叶儿的命还不如那个林黛玉的命好呢,起码好吃好喝的被人伺候着,这可倒好,天天被他妈的变态王爷施虐,人家穿越的不是公主就是皇后,混得可是风生水起,丈夫是百依百顺,可自己穿越得太烂,恨不要求重穿一次!夏叶子幽恨难当。

    可是轮到自己穿越一把,没想到别人快把自己当成一个蚂蚁踩死好了,一点活的劲头都没有,唯一的愿望就是离开王府,不过离开王府之前,必须得弄清楚,夏叶儿与这个慕容承乾内到底是有什么见不得人解不开的过结,非得让自己跟着也搅和得上不下不下的,天天饱受皮肉之苦,夏叶子哀叹长烟。

    “看来本王的爱妃要学会与如何与人相处了!规矩是不能坏!是不是王妃?”慕容承乾风阴着眸子看向那个苍白脸色的女子,但丝毫没有见到她眼神中的楚楚可怜与告饶的东西。

    倒是夏叶子脸上一股倔强与冰冷的眸子让慕容承乾风,不禁起疑,若不是亲眼所见,他还以眼前的这个女子并非真的夏叶儿,只不过是长得皮相而已。

    不过她确实是夏叶儿,确实是自己十几年前见到过的小姑娘,慕容承乾风,蹙了蹙眉,吐口,“秋香居那边不要擅自去了!否则一概格杀无论!”慕容承乾风的眸子透出一道道凶狠的紫光。

    “”好!谨遵王爷教诲,如果王爷没事,妾身告退!夏叶子启开朱唇缓缓开口,声音不咸不淡,但确实就是逐客令。

    慕容承乾风嘴角抖动下,然后眸子如狼般看了看那个颤颤兢兢的小香茶道,“看好你狗奴才!”说完扬脸起身而去。

    “小香茶怎么了?”夏叶子看着扶起自己的小香茶,面部通红,小手颤抖着,被夏叶子一看更是吓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小姐,不王妃,小香茶去了荷花院采了落秋的共籽,准备给小姐种上,待来年的时候,上咱们紫烟不再也是一片凄凉了,奴婢只是想让小姐开开心心。”

    “好了,”夏叶子合上下眼皮又睁开,虚弱的朝着小香茶招招手,示意她起来,缓缓出口,“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们主仆二人现在是风口浪尖,他恨不得找出千万个理由来折磨我们奴仆,所以不要着了他们的道,以后除了紫烟阁,哪里也不要去,听到没有!”

    夏叶子知道明明是张瑶下好的套,可是王爷却听起来言之有理,肯定是要训王妃这里的人了。

    “小姐,奴婢还有一件事,憋在心头,不得不说!”小香茶没有起来,依旧跪在地上,小心的回着,“听荷花院的丫头说,王爷最近一直在王妃处就寝,引起其它妾室的不满,整在想办法整治王妃呢,还请王妃早做准备。”

    “呵呵,去吧,水来土掩,兵来将挡!这就是王府的明争暗斗!”夏叶子的嘴角抖动下,不自然的想起了前世对自己视如珍宝的男人,可是现在这个嗜血、凶狠的男人空有着前世男人样闲静的面庞,骨子里却透着邪魅与冷漠。

    夏叶子隐隐的担心起来,也许不等查出被王爷视如眼中钉肉中刺的原由,她就恐怕死于非命了,她有些不甘心。坐以待毙,不如起而反之,或许才有一条生路。她暗暗下定决心,决心以血还血,一牙还牙!

    扶在床沿上的小手慢慢握起,骨头节开始泛起了白光,她夏叶子究竟怎么办呢?离开这个生不如死的地方是肯定的,关健是在此之前好好将养自己的拳头。

    “小香茶你起来吧,以后注意,小心驶得万年船知道吗,有机会我带你逃走!”

    门外扑来一阵香气,米黄色轻纱的摇曳女子缓步踏进屋内,轻启朱唇,“王妃,王爷让金凤送来几床被子!”带着呤吟的笑意,怨不得王爷喜欢金凤呢,看来她还是会做人啊,夏叶子微微一笑,心中一阵苦涩,“谢了!”

    “来人,把这些锦被好生搁放到王妃的寝室!”金凤招呼着抱着被子的丫环、礼官,夏叶子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突然发现新大陆似的盯着一位老礼官看了许久,丫的,莫不是那个让自己头悬梁锥刺骨的那个老礼官吗,想至此,夏叶子牙齿不由的上下打起架来,哼,有一天非得让你吐出来,让你欺负姑奶奶!

    看着王妃瞅着老礼官一阵的失神与发呆,金凤淡淡的倚在王妃门前,指了指那个老礼官道,王妃这是华宁宫的老人了,如果王妃看上,回头我给王爷说一声罢了,语气温和却不失为一种讽刺。

    这是在提醒夏叶子,我与王爷腾起的时候,你不得好好看着,还有那个礼官,看来记性不错。

    不过金凤知道,她是在提醒夏叶子,是王妃又怎么样,王爷根本来不喜欢她,呵呵!一切白搭!

    金凤回望下扶着夏叶子的小香茶,转了转头,“王妃,屋中还缺什么,告诉金凤就是,如果没事,金凤告退。”

    寂静的夜又来了,门外树影婆娑起舞,皎洁的月光忽隐忽现。

    夏叶子躺倒在小香茶收拾过的大马背上,扫过身上深入浅出的淤痕时,心中久久不能平静哀叹着夏叶儿的命运,也哀叹着自己穿越得太不尽如人意了。

    小香茶刚刚帮自己抚上药水,她静静的躺倒在马背上,心中想着还是怎么逃出去,看来慕容承乾风那个混蛋已经算准了自己会逃出去,不过他怎么知道的呢?

    夏叶子一阵阵的狐疑,小香茶是不可能告秘的,那么就是……有人监视他们,她与小香茶的小举一动就在这个邪魅王爷的掌控之中。

    幽幽的叹了口气,夏叶子心想还是等慕容承乾风完全放松戒备再去想个万全之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