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1578章 九曲十八回
    女人身上的骨头节咯吱咯吱的响起来。她感觉全身如散了架一样,又如同自己好像就是一个封建女子一样的靠着自己求活,真是可笑啊。

    不巧的是头部狠狠的撞击到对面的墙壁上,额间立刻青紫一片,再一摸所痛之处,就是一个鼓起来的大包,夏叶子这个恨啊,心里又默默的悼念起慕容承乾风的祖宗十八代。

    这么不甘心,本王这么不入你的眼吗?夏叶儿你这个满口谎言的女子,给本王睁开眼睛看一看,看看本王是怎么得到你的,妄想做什么太子妃,妄想以自己的美貌吸引当朝的太子,还想着有一天母仪天下,可是可怜的皇兄却把你赐给了我!呵呵!可是本王再也不会稀罕你这个臭名昭著的女人了。

    慕容承乾风狰狞着又目,嗜血的眸子发出一股难以捉摸的阴冷,手触及女人温滑的胳膊,却让男人的心中一阵悸动,引诱着他再也停不下来。

    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慕容承乾风才打了一个哈欠,着上白色衣袍直接去了金凤夫人的院子,“香儿!”一声低沉的呼唤,金凤急忙从里面屋子奔出来,一个深深的万福,青丝垂垂,面带娇羞

    “王爷!”

    “罢了!”慕容承乾风表甩宽大的山云袖直接从酥胸半露的金凤夫人身旁穿过,金凤的心倏的一凉,但很快转过身子,随上王爷的步伐,小步怜怜!

    上前紧走几步,自然的替慕容承乾风解下披风,然后欲解男人身上的紫金玉带时,男人很快的转过身子按住温柔的小手道,“香儿,我稍歇息一会儿,四更天就要上朝,帮我弄些吃的吧?”然后扑通的四仰八叉的躺倒在大马背上,不禁想起夏叶儿的种种,难道死过一次性情就大就了吗?不会吧!

    该死的,怎么会想起那个满嘴谎言的女人,本王对她只有恨,从没有一丁点的喜欢,只不过她现在活着还有利用价值,否则本王也会让她到更好的地方生不如死。

    只是打了一个盹的功夫,承乾王爷就被娇滴滴的金凤夫喊醒,“王爷该早膳了!”

    慕容承乾风半睁开眼睛。

    朦胧间,淡淡喋语,“叶儿!叶儿!”此语既出,金凤夫人粉嫩娇人的小脸立刻委屈的拉了下来。

    嗔怪着说,小手轻轻上前轻摸着男人娇美的面庞,“王爷,王爷,奴婢是金凤!”

    慕容承乾风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此语却是如此的心烦,自己居然喊那个坏女人的名字,对自己简单是奇耳大辱。

    大手很快的从怀前女人的身前闪过,如一阵秋季的风习习而过,不带着一温度,让那只温柔的小手顿时之空空如也!

    男人甚至并没有一丝在一个女人面前喊着另外一个女人名字的愧疚,金凤感觉到自己的心一点点的沉到了湖底,如果说昨夜王爷是累了,那么今天王爷口中念念的却是那个让王爷折腾的生不如死的女人。

    金凤夫人并没有表现出来什么自己的底色,据她对王爷的了解,对女人他是从不上心的,宠幸不人过只是个把月的事情。

    挑帘拢,慕容承乾风借着淡淡晨色下意识的抬眼望向那处浓浓黑色的紫烟阁,眉宇间呈现出一丝抹不去恨意,夏叶儿,本爷定叫你生不如死!呵呵!

    出了王府,借着星光,踏月而行,不过随身的侍卫带着一盏昏黄的灯光向前方指引着向着玉柱宫走去。

    “王爷小心点,”侍卫小心的提着宫灯,遇到不好的路段,谨慎着提醒着王爷。

    宫中的小路曲曲弯弯,九曲十八回肠,踏着晨色中的秋露,凝着眸子,看来皇上真的动怒了。

    果然来到玉柱宫的偏殿,早有贴身太监王和坤在门口候着了,“哟,十九爷,您来了,皇上正在书房呢,稍等会吧,”话毕毕恭毕敬的退回书房了。

    慕容承乾风瞅了一眼房外的露色便安静的坐到了书房之外的外书房中,博览过群书,大体上还算是明君的景仁帝,一生戎马倥偬,历经无数沙场才稳定边缰他国虎眈眈、如狼似虎的情形!

    此时大楚王朝的天下,外夷根本不敢妄意侵犯,可是随着这几年景仁帝越来越注意文官的地位,使得武将的地位越来越低,而且平生好猜忌,攻于谋略。!

    慕容承乾风随手翻起一本外朝野史看了起来,看到一位历史闻名瑕尔的萧皇后,引起了自己的兴趣,那位传奇女子也就是隋扬帝的第一任王妃,据说刚刚娶得萧皇后时任并不是太子的扬广,当时听信地方术士的算卜,说萧氏女有朝一日定贵为皇后!一听此言扬广便打起了太子的主意,果然将哥哥扬勇害死,一把夺得隋朝的第二任帝位,但萧皇后却是后来又被扬广的部将宇文化及掠走,并享用。

    然后历经七帝的萧皇后最后还是在48岁的高龄之际被厚德宽广的唐太宗李世民看中,并封为了昭仪。

    明显看到书藉那几页的页面上有着几道深深的印迹,略微微的折皱,慕容承乾风随手翻来却看出一阵端倪,不禁心头冒起冷汗,难道是在含少射影,意在所旨。

    背后已是汗意涔涔,脸色微变,但故做平静的缀了一口宫女递过来的茶水,沉思道,这到底是谁递过来的书藉?意在所指,不得不防!

    几位首政大臣陆陆续续来到外书房,见到承乾王爷在稳坐在茶几上自饮茶水,纷纷上前参见殿下。

    “十九爷早安,”慕容承乾风略略摆起宽大的宝蓝色暗紫纹云纹团花锦衣,

    “各位免礼,”承乾王爷微微欠起身子,忽然感觉脑袋发沉,拳头飘忽无力起来,脸色倾刻间有些青紫,嘴角有一丝黑色的血迹缓缓从腔内流出!刚想大叫不好,使出全身的力气,抬起手指了指茶几上那口茶盏。

    未来得及出口,慕容承乾风突然间身子整个失衡、猝不及防扑通的一声栽倒在大理石的地面上!外书房内顿时尖叫一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