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来人啊!十九王爷昏倒了!”外书房的宫女、太监顷刻之间乱成一团,一边上皇上禀报,一边对慕容承乾风紧急施救。

    低沉的声音,从帘拢后传来,“外书房为何是如此的嘈杂?”王和坤扶着面色沉着的皇上景仁帝,缓缓向外书房走来,

    此刻早有外书房的小太监扑通一声跪倒在皇上面前,“皇—皇上!奴才该死!十九爷中毒了!”王和坤立刻大怒道,“堂堂皇宫内院,十九爷怎么就中毒了!想好了再说!刚刚不是好好的么?”

    景仁帝脸色微变,但依旧保持一份平静,并没有说一句话,皇上还等着下句。

    “小的,不敢谎报,句句实言!承乾王爷已经昏倒了!气息微弱!”小德子扑在地上,不敢抬头一分的哆嗦着,他是外事房的主管太监,皇上的儿子居然在此要地中毒了,自然他是脱不了干系的,所以提前请罪还是有一线生机的!

    “跪倒这里顶什么用,还不赶紧去请太医!”景仁帝金口一出,狠狠的瞪了眼束手无策、可怜的小太监。

    小太监连忙不迭古碌着爬起来,连连垂着眼皮,不敢惹怒圣意道,“奴才,马上去办!”

    景仁帝颔首沉思一刻道,“居然下毒都到了朕的外书房,早朝之后,立刻招人进宫彻查此事,看来此事可能沉沉一宫闱了!”

    景仁帝微微叹息,如果事实证明了自己的猜测,那么下毒的人应该是冲着朕来,还是承乾儿?

    王和坤立刻俯首领命,“奴才亲自去办!”

    “嗯,”龙颜明显的有几分蕴怒。

    低咳一声进了内书房,皇上坐定之后,脸色还是不太好看,想一想居然胆大的贼子敢在皇上的眼皮底下施毒,欲加害朕的亲生儿子,真是贼胆包天!景仁帝越想越是气愤,如果说是冲着自己老十九来的,那么是谁……

    厉色的眸子渐渐扫过噤若寒蝉的众皇子子,心中一丝凉意免免。帝王之家哪代不是如此啊?

    王和坤正请示皇上用不用再召众皇子与贴近大臣几位商议国事?

    景仁帝只是略微点了点头,示意他们进来,然后突然在王太监转身之前加了一句,“把承乾儿放到朕的身边、眼皮下救治,看看到底有谁敢对承乾儿再次行凶!”

    王和坤一脸肃然领命而去,心说皇上是动了气了,再说现在边境也是不稳,境外三国虎视眈眈欲合手分大大楚王朝的一杯残羹。

    景仁帝已经命十四皇子慕容承乾玉前往边境以示天威,三年来以十四皇子的天略兵法才驱逐边国之强敌,稍稍稳定了边境,这边***助辅助景仁治理朝政!

    可是皇子们之间的明争暗斗就没有停止过,难怪人家说,皇亲无兄弟,难道为了一个区区皇位真的要杀他个头破血流!

    景仁帝的心微微痛了起来,孽子啊!

    “参见皇上,恭祝(父皇)皇上万岁万万岁!”众皇子与几位政要大臣纷纷倒地跪拜,

    景仁帝金丝玉冠束起墨色的发丝,九九八十一颗夜明珠装扮的金色皇冠恰到好处的戴于鼎上,束身的黄色龙袍着无数的金丝线在灯光下发出寒气的帝王之霸气,虽老却雄浑积发,英气绝不减当年!

    景仁雄远而又霸气的端坐于龙榻之后!

    清冷的目光一凛,剑眉轻扬,薄唇微抿,好看的侧脸棱角分明,长身玉立,浅浅叹息,但目色锐利,轻轻的扫过跪在地下的臣子们,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的让诸位大臣及皇子们起身。

    “承乾儿就在你们的眼皮底下中毒,还差一点丧生!你们就是这样维护大大楚的江山,凶残你们的手足!”

    “儿臣不敢!奴才不敢”!众臣与众皇子纷纷如捣衣蒜似的在地上哆嗦着,伴君如伴虎啊,皇上一发怒不死个几口子才怪呢,所以谁也不敢迎风而上。

    景仁帝根本不去理会匍匐地上的臣工们,鹰兀的眼睛直直的看向来回忙碌的太医们,“怎么样?”

    殿下中了无色无味,江湖传说的剧毒,多亏殿下量少,而且平时用中药调理拳头,有一种鸡仙草的药物整好与之相克,否后果不堪设想。为首的太医战战兢兢道。

    “所有外书房太监一律押往大理寺,待案件查清后一律诛斩九族!”皇上拍着玉案龙颜已是大怒。

    然后皇上龙步缓缓离开龙案向着慕容承乾风躺着的软榻目光幽幽探入。

    “承乾儿?”皇上亲切的口接触,现在俨然一副父亲关心儿子的样子。

    慕容承乾风脸上的青紫渐渐淡了起来,眼皮微微眨动,“太医,承乾王爷醒了,快!”王和坤脸色抽搐一边扶着龙目炯炯的景仁帝,一边朝着一旁的太医们激动紧张的叮嘱着。

    此时小德子的脸上已是泪光闪闪,激动的面容已是随处可见,心想苍天有眼,可算是承乾王爷活了过来,这样的死罪若逃,活罪也是难免的!

    景仁帝的眸子有了一丝温和,但瞬间即逝,很快是一股帝王的风范,“承乾儿不要乱动,父皇一定为你作主!”

    慕容承乾风醒过来之后就想硬撑着起身,向景仁帝行礼,景仁微微一摆手道:“免了,“承乾儿!今晚就陪着朕吧!朕倒要看看偌大的皇宫之内,有哪个逆臣贼子敢来,定当他有来无回!””

    “儿臣谢皇上!”慕容承乾风情意笃深的望着鬃发两边已有些青白的发丝,心中不禁有些凄凉,身不由已,可惜错生在帝王家啊!

    斜着眼角的余光扫了扫一直一言不发的慕容承乾雪,当今的太了却是黑沉着一张脸,脸上微微发寒。

    “雪儿,好好照看你皇帝,不许颤自离岗,否则你皇弟出了问题,朕定拿你拭问。兄弟自当亲如手足,承乾儿当此之机,雪儿正好尽一尽一位皇兄的骨肉之情。”景仁一转话锋,直直逼视着不动声色的太子慕容承乾雪。

    “儿臣遵命!”慕容承乾雪面目清朗,目色如光,白皙的脸上淡色温温,并没有任何变化,连忙跪倒再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