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父皇什么意思?难道是怀疑本太子从中使了梗,真是岂由此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抬看了看皇上锐利的目光,便一下子低垂下眼睑。

    “有本上奏,无本退朝!”景仁帝一甩宽大的龙袍锦袖,面色渐渐平和起来,隐藏着拳头之内的戾气。

    “王和坤,扶朕回御书房!”皇上脸上浮现一丝倦意。

    “奴才遵旨!”王和坤一步向中前,轻轻伸出自己的胳膊,弯腰向前。

    “臣有本上奏!”堂下传来磁性、老道的声音,

    “十九爷在帝宫遇险,绝非偶然,此事一定要当着几位皇子还有军机要臣,彻查到底,给皇上一个交代!如果再发生类似的事件,那么中毒的还不知道是谁?在场的每一个都有嫌疑!如果圣上下旨,老臣定将拥有不臣之心的贼子查个人脏俱获。”

    声音抑扬顿挫,有理有据,不卑不亢引来众人的一阵汗意涔涔。

    讲话的却是当朝辅正大臣胡秋风,兼大理寺正卿,为人刚正不阿,办公明正果断,故有大楚王朝的包青天之称,两袖青风,虽年事已高,但却担当封僵大吏数年,独挡功力,堪比一般。

    慕容承乾风静静的躺倒在大马背上,心中不自觉的咯噔一声,床榻之上的白皙玉手紧紧扣着那个翠绿的玉板指,这还是他的母妃临死上请求景仁为保护未成年的儿子留下的。

    当年龄尚不到8岁的慕容承乾风直接过继给至今不能生育的宸妃娘娘,也算是有了母亲的皇子皇孙了。

    此刻承乾王爷的脸色又有些渐青,气息有些急促,胸口的心跳骤然加速了起来,太医急忙上前紧紧的抓住王爷的手臂道,“王爷不能动气!要好好将养才对,这也对得起陛下的一番圣意。”

    慕容承乾风虚弱无力的合上眼皮,气息微微,“劳太医了,谢父皇体恤儿臣!”说完青着黑色的眼圈,甩了甩散到额前的黑色发丝,就要起地下床。

    “承乾儿?”皇上此时看到慕容承乾风已经深中巨毒,原想不追究,失了皇家体面,更不想把自己的猜测当着众人变成现实,那时自己将再无回转的余地。

    “罢了,”看着慕容承乾风已是众鬼门关走上一回的份上,脸色看上去亦也是苍白有加,略带青紫!看上去有气无力,如果不是原来服着中药,恐怕已是凶多吉少了!顺着众大臣的意思还是给承乾儿一个交代吧。

    “胡大人,着你立刻彻查此事,如若所涉及有皇宫贵族自以为是天皇之子、皇室贵胄,不能施以国法,那就是妄言!要知道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是朕所佩戴的贴身玉佩,见着此玉如同见朕本人,任何人不得犯了国法而逍遥法外!”

    景仁有些累了,突然想起慕容承乾风的母妃却也是个贤良淑德的女子,只因随着自己江南巡查,回宫之后将得了怪病,结果在慕容承乾风8岁那年郁郁而终,年仅二十九岁!如花绽放的年龄,道是可惜!

    但随着后宫佳丽的填充,静妃,娴妃各个妖饶美丽,丰姿绰绰,景仁很快便忘了那个同他在异地共结鱼水之欢的离妃。

    景仁喜欢道士,所以当得知承乾儿是二月之不详之月出生之时,更是不喜欢这个桀骜不驯的孩子,当得知孩子的脚心踩着四颗星,便经道士一提更不喜欢慕容承乾风了,那个四颗煞星,冲撞天地之气,集阴暗之晦也。

    所以景仁帝明明知道承乾风的中毒是那些个皇子们所为,本想以私自惩罚、警告的就方式施以解决,偷偷入手,然后视情况再作定夺,没想到胡秋风大人的咄咄逼人,景仁不得不为这个太过于直白天大人头疼欲裂!

    听到胡秋风的义正严词之后龙颜脸色渐渐铁青,做出一副为儿子召雪查凶、大义凛然的气势,而景仁还想知道,毒意在自己,还是慕容承乾风。这是他想知道的。

    紧接着皇上御用的贴身护侍黑衣卫血玲珑们速速的来到了外书房,听候皇上的安遣,如石雕一样紧紧的伫立在皇帝的身侧。

    “茶——盏!”慕风承乾风此时缓缓的抬起虚弱无力的手指,慢慢的指向子那个喝过的茶杯……然后臂膀又无力的垂了下去,垂落在软榻的边侧,连指甲也渐渐显现出一股青黑之色。

    身旁胆颤心惊的太医一看如此情形道,“皇上,十九爷,气血攻心,如果再不好好休息,后果将不堪设想。”

    太医利用眼角余光很快掠过皇上阴晴不定的容颜,捋了捋龙须,帝王之气俨然而生。景仁淡然出口。

    “取茶盏,”经由太医及血玲珑们的小心谨慎的轮番试毒,最后众人统一结论:茶盏有毒!毒物为鸡仙草!此言一出,外书房内立刻鸦雀无声!

    外书房的太监与宫女们早已抖坐一团的跪倒在地上,连忙口喊冤枉,请陛下明察,奴才们并没有施毒啊!

    尤其是小德子的脸立刻变绿,眸子一下子失去刚刚仅有的一丝光亮,现在顷刻之间一切都土崩瓦解了,有后背的汗已把里侧的小衬浸透,甭说是活罪,就连活罪承受的机会都看不到了。

    “奴才们冤枉啊!”小德子猛然想起刚刚自己一进来就看到给十九爷沏茶倒水的宫小香,难道是她,如果不是她谁也没这个机会啊!

    此举也算是破釜沉舟了,小德子大叫一声道,“陛下,奴才知道是谁放的了!就是她!”说完喷着如血丝的眼睛狠狠盯着跪倒在最后的香香宫女身上!

    众大臣及皇子循着小德子手指的方向,望向正吓得泪水链链的香香宫女身上,她才是上个月进宫的!

    “公公,不是我!”香香满脸惊恐的看向平时也算是对自己不错的小德子身上,“公公!不是我!”连连叫冤!

    “不要再狡辩了,就是你,陛下,奴才有证据!”小德子一脸的愤意,意似乎有着大义灭亲的硬气,言语笃定,振振有辞,不像是说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