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陛下,听奴婢说,奴婢一个小小的奴婢哪里敢做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求皇上明察!香香已是哭得泣不成声,抽搐的身子已是趴到地上,连衣服也一直颤动着。”

    “公公,小女子家世可怜,无父无母,才入宫讨口饭吃,素与公公无仇无怨,为何要这般的陷害奴婢啊!”香香的越说越是气,连跪带爬的滚到了小德子的面前,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拎起了小德子的衣带。

    “不要血口喷人,奴婢还说是你给十九爷下的毒呢?”香香宫女怒目及含冤的眼神紧紧的盯着的脸色已渐渐变绿又变青的小德子,恨不得一下子掐死那个死太监。

    “不要听这个贱奴婢胡言乱语,香香,饭可以乱吃,话是不可以乱说的,你说杂家给十九爷下毒,你有证据吗?”

    “说!有证据吗,”小德子已是惊弓之鸟,只能以此一搏,才能换来自己的命有可能的转机,所以小德子也是以死相抵。

    “陛下,听奴才说,奴才有证据。”

    景仁声色一不动,继续听着下边的人唱着黑白的对台戏,心中却是腹诽连篇。

    千防万防不如家贼难防啊,景仁心中更加的难受起来,怎么身边的人好好来养着,还不如一条喂熟的狗!

    “说!胆敢有一句不实,定将你们千刀万剐!”皇上凛着一股霸气,群临天下的扫过跪在地上还在汗流浃背的众人,

    “起来吧,众爱卿!”

    转眼已是五更天,景仁的神色比刚才稍稍好了一些,但肚子里有响动,已是饥肠辘辘。

    王和坤,心道传玉膳至外书房,皇上肯定不高兴,如果这样擅自离去,对慕容承乾风及众大臣来说也肯定会留下话柄,这可怎么办?王和坤正在左右为难之际。

    有太监上前外书房内传进话来,“浩明妃娘娘求见!”

    景仁帝眉宇之间有股烦燥,怎么这么没眼力介儿,明明是承乾儿出了事情,也不知道避嫌。

    看了看皇上,王和坤猜出了八九分,不过还是故意上前试问,“要不要浩明妃进来,皇上您也该就膳了?”王和坤的言下之意是一语双关,既可以省去头脑之烦,又可去该去的地方,浩明妃那样玲珑的一位如水温柔的女子,岂会不懂圣意,所以王和坤还是抖胆提了出来。

    “嗯,让她谨见!”景仁微拧的眉毛渐渐舒缓了下,脸色也越来越有精神气。

    “浩明妃娘娘谨见!”太监抬亮高声传道!

    “臣妾参见陛下!”浩明妃声音婉婉如天簌之音,温柔似水。

    浅蓝色对衬式收腰托底罗裙,轻移莲步,水芙色茉莉淡淡的开满双袖,三千青丝绾起一个松松的云髻,随意的别了一支如意八凤尾金钗,自然的束上绘银挽色带,腰间松松的绑着浅色宫绦,斜斜插着一只简单的飞蝶金碎花华玉,浅色的流苏低垂摇摆袅袅婷婷,让人看得心荡神怡,如在风中漾起一丝丝涟漪,眉心照旧是一点朱砂,绰约的身姿娉婷,凤目顾盼离兮一刻,转而低垂,以恐亵渎圣意!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温柔沉默,观之可亲。

    皇帝身边果然个个都是天下绝色的美人。

    “起身吧,爱妃!”景仁一副帝王的口接触与霸气,垂了垂龙目瞄向俯首下跪的妩媚女人,金口稍稍温和了一些,大意是有些不懂事,什么时候不好,偏这个时候来到这里。

    “臣妾本不该打扰陛下处理朝政,但臣妾今晨起来之时,发现秋风乍起,寒意浓浓,特意从景华宫,小李子那里接过皇上的狐袭披风,担心陛下受凉;还有臣妾为陛下亲自熬了燕窝羹以示滋补。”

    起身后的浩明妃乖巧站立于皇帝的身侧,凤目垂垂,她深知后宫女子,不得干涉朝政,所以看上去有些拘谨,这些小伎俩景仁悉数收于眼中,只是故意拖延时间,本应打发浩明妃立刻离开外书房,但景仁帝的想法不是每个人都能猜透的。

    “有劳爱妃了,”景仁开口脸上浮出淡淡的暖意,但嘴角依旧是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只是转间即逝!很久方开金口。

    景仁故意打了一个喷嚏。

    群臣吓得一个激灵,全部跪请圣安,此时的浩明妃娘娘也是凤目挑起,立刻向前跪倒!

    “臣妾说句不该说的,这是处理朝政的地方,本来臣妾本不应妄言,更不应评点是非,但臣妾最重要的身份,各位大臣却是忘了,我是皇上的女人,应该担心自己的夫君,如果你们只想着处理朝政,不关心龙体是否欠安,臣妾定为不饶!”

    刚才婉婉而言的浩明妃,娓娓道来,声音淡淡,依旧清清之方,带着对皇上拳拳的关怀之意,而且也说到了景仁的心里。

    “陛下,还请随臣妾就膳,臣妾只是担心龙体欠安,如果陛下不归,臣妾甘愿长跪在这里一直不起!”

    “请陛下责罚臣妾!始臣妾无礼!臣妾甘愿受罚!”说完浩明妃泪眼如秋水汪汪,深深的映着瞳孔中的微微触动的龙颜,眉眼中带着切切的担心与关怀。

    景仁帝心中一动,不禁一股热血贯入脑海,心道爱妃是如此的担心自己,都说皇家无情,可是关健时刻爱妃竟是如此的体恤朕!心中有了一些小小的触动,正因为如此,浩明妃才受到皇帝景仁后半生的集中宠爱,皇宫之中的黑色烟雾、勾心斗角越演越烈,自己只不过身在世外而已。

    希望浩明妃亦也是如此。

    “朕真是偶感不适,有劳爱妃的燕窝羹了,朕还是真想去尝尝!起来吧!”龙目微微看向跪在地上脸若桃花的女子,凤目低垂,身材窈窕,顾盼流飞,嫣然回眸却是百媚而生。

    平视向还在跪安的胡秋风大人,眉头微微皱起道,“这里一切交给胡大人,朕回宫暂时回宫歇息,有消息立刻奏报给朕!”

    “清风,”景仁微微喊着身边的其中之一蒙着面纱的血玲珑道,留下这里协助胡爱卿办案!一切以胡爱卿唯首是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