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浩明妃大方谨慎的扶着皇帝向着锦心宫而去,接过宫女小蝶手中的狐袭披风轻轻的替皇帝披上,挽好系带后,凝脂如雪的小刚要退回之时,却被景仁紧紧抓在温热的大掌中,然后拽着浩明妃缓缓向着锦心宫而去。

    早有各宫的心腹们各报了自己的主子,说浩明妃被皇上宠幸得不得了,公然在御花园谈情说爱!本来无风就不起浪!何况又有凤又有浪的!各宫之中有平静如水的,也有不以为然的,也有嫉妒如火的妃子们个个暂且不提。

    外书房内,忽然传事的太监在胡秋风耳边低低耳语几句,胡秋风脸色立刻微变起来,沉思片刻之后,对着前来的小太监耳语了几句,小太监又匆匆而去。

    一眨眼的功夫小太临又皱着眉头,风风火火的又跑进来凑近胡秋风耳边道,“不行!请大人明示!”

    “朝廷命官正在办案岂能容一位没有任何品位的女子胡乱而来!让她退下!不然格杀无论!”说完胡秋风大人提起手中的玉佩冲着不太监吹义正言辞。

    小太监一看皇上的信物,立刻腿软起来,脸上豆大的汗珠子从额前滴了下来,心道都是一群祖宗,谁也惹不起,什么差事啊,今天我的天啊!

    小太监再次巡到门外的时候,却看到眸如古井般的女子伫立在外边,款款上前施礼道,“有劳公公了,如果王爷出了什么意外,你们担待得起吗?”

    “再说王爷身边没有一位可心的人伺候着,本王妃还不放心呢?”女子上前一步道。

    “可是胡大人手持皇上的玉佩发令了,王妃,皇命难违!杂家也没有办法,请回吧!”小太监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小太监的脸色拉了很长,王妃冲着小香茶一递眼色道,小香茶立刻微微含着笑意拿出一绽金子塞到小监手中!

    “公公有劳了,王妃有心疾,如果王妃再有什么不测,胡大人恐怕也不好交待吧,总不能一尸两命吧!如果皇上追究下来,恐怕胡大人也承担不起吧。”

    小太监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滴道,“好,杂家再豁出去一回了”。

    “王妃自诩有良丹妙药,可暂缓王爷中毒情况,王妃还说有心疾,万一因为拒绝见十九爷而引发心疾,看胡大人是吃不了兜着走!”

    胡秋风瞪着一双鹰眸,看着越说音越小的小太监道,“王妃果真如此之说!”

    “嗯!”小太监抬起眼瞄了瞄胡秋风心道,人家媳妇要见男人,你管得着吗,吃饱了撑的,老古董,小太监心中腹诽着。

    “反正是一介女流,晾她也掀不起什么大浪来,让她进来好好的服侍王爷,外余人等一干不得入内!”王妃深夜出府肯定带着不少的随从,那还了得!堂堂的案审现场变成了一场家庭聚会的闹市。

    当小太监又匆匆来到门宫外的时候,夏叶子正如热锅上的蚂蚁来回到的转个不停,看到小太监一脸的喜色,看着应该八九不离十了,这件事。

    恭喜王妃,请进吧!小香茶也乐颠颠的跟着王妃就要入内,此时的小及监一个长臂伸过,得咳一声道,这位小姐姐,胡大人手持玉佩说了,除了王妃,其余人等一律不得入内!

    小香茶生气的冲着拦着自己的小太监,伸出舌头,狠狠的白了一记小太监,“真是好狗不挡道,挡道的真不是好狗!”

    小太临一听小香茶的嘟嚷,料定不是什么好话,所以上前挑着又尖又细的嗓音道,“小姑娘,你说什么呢,杂家听不见,大声点!”

    夏叶子看出小太监有些生气,连忙扭过头来打岔道:“公公,谢了,丫头不懂事,冲撞了公公,还请公公恕罪!”说完回头狠狠的剜了小香茶小眼,小香茶吓得连忙把脖子缩了回去。

    然后嘴一撅,向着门外转身而去,气呼呼的跺了两下脚。

    王爷,银铃之音仿佛从空中传来,如空谷幽兰,瞬间绽放。

    暗红的眸子清澈见底又不失明媚,却透着神秘,幽黑如古井,另人无法琢磨,如夏般的秀眉,向着两边分飞而去!淡扫峨眉,却也不失一种风情。

    眉宇眼角满是甜甜的笑,水灵灵得能捏出水来,小巧精致的鼻子,如樱桃般轻薄如翼的红唇,雕刻在精致无暇的脸上的笑颜,妩媚动人,集万千韵味与一身,诱惑着人心,白皙的皮肤有两团淡淡的红晕,婴儿般的皮肤吹弹及破,刹是可人可心,丝绸般墨色的秀发随意的飘散在腰间,身材纤细,蛮腰赢弱,束腰如素,显得更加楚楚动人,三千烦恼的青丝撩成几个青螺发髻,其余垂在颈边,更衬那白质修长的脖子。

    果然一副倾国倾城,风华绝代的容颜,疑是从天而来的仙女清丽出尘,不需粉黛便天姿国色,艳冠群妍。整个人秀美如画,清丽如仙。如果当时浩明妃在场,肯定要逊色三分了。

    粉色繁花宫装,外面披着一层粉纱,宽大的衣摆上锈着金丝飞舞,额前有着一快月形、雕刻着细细的神秘且古老花纹的紫红色水晶,头上插着红玉色的珊瑚簪,莲步摇微微颤动,步履轻轻,衬得别有一番风情美丽可人之姿。

    胡秋风心道原来只听说王妃倾国倾城,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看来真不愧是大大楚王朝的第一美人啊,连胡大人这个刚正不阿的两袖清风都扫过发红的两眼,更不用说是阅女无数也不及眼前女子姿色的太子及众皇子。

    一阵淡淡的香气轻掠而过,太子慕容承乾雪沉默了许久,偷偷打量着对面的女子的背影,婉如天上的一轮明白,皎洁如光,真是可惜,目光不知不觉的随着女子的动作而流连婉转。

    “王爷,”夏叶子慢慢来至承乾风的软榻前,细声呼唤,却看到一脸青紫的妖冷面庞,长得还真是不赖,又像及了自己前世的男友,只是心思却是天壤之别,前世的男友对自己百般呵护,视自己如几世珍宝,而眼前如此一样容颜的男人却视自己如一草介,不!蝼蚁而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