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子的小手立刻向前,扣起左手的食指与大拇指,紧紧钳紧男人的下巴,使出全身的力气扣紧,承乾王你此时已气息弱弱,运作丹田之气能说几句话已是相当不错了,所以任凭女子在自己的拳头上蹂躏,猛灌中药,自己却是手无束鸡之力。

    看来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慕容承乾风缓缓的配合着夏叶子把中药喝了尽透之后,夏叶子才洋洋得意的罢手而把药碗搁置在一旁。

    慕容承乾风微微皱起眉头,淡淡道,“承乾王爷现在有重疾,据说传染,各位后院前院可要交待清楚,小香茶,你不要明目张胆的告诉府中之人,要以小道消息传递,这样相信的人才会很多,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的道理,懂得不?”

    “嗯,小香茶明白了,王妃,我都听你的!”小香茶微转身向外走去,心里怪怪的,小姐纹理真是清晰,再也不是那个任人欺凌的夏小姐了,现在重新抬头换明月,心中闪过一丝喜悦,但愿我们主仆有重见光明的那一天。

    “你,你给我喝的什么,毒妇!”慕容承乾风狰狞着血丝的眸子,闪着尽是杀机,大手就要伸手抓住夏叶子体下的袍子,可是却被那个身手敏捷的家伙一下子逃掉了。

    疼痛之色再次涌在慕容承乾风的脸上,小香茶此刻来到房间一看,王妃果真给王爷下毒了,小香茶手中的正要拿给王爷擦洗和盆子一下子啪的掉到了地上,水花四溅,渐渐流了出来。

    空气好像有些凝滞。

    “王妃,王爷!”小香茶吓得面如土色失声尖叫,声音有些颤抖,毕竟杀得可是当今的王爷,皇亲国戚。

    夏叶子冲着不知所措的小香茶伸出一个“嘘“的动作,意思不要乱叫了,此时的慕容承乾风四肢百骇的抽搐起来。

    慕容承乾风瞪得眼珠子好像就要从眼眶中跳出来似的,突突而起,气得胸脯一起一伏,脸色越来越是难看。

    夏叶子轻轻的来到距离慕容承乾风一米的地方,微微含笑,“王爷,我们做笔交易如何?声音平静的如一泓春水,波澜不惊。”

    “你,你,毒妇!”慕容承乾风抬起发黑的手指,怒视着眼前似乎再也不看不清的女子,视觉越来越模糊。

    “我毒妇,也不比你毒,可恶,你就是死上一千遍,一万遍,本妃,本小姐也不解恨!如果不答应,等着毒发身亡吧,解药就在我的手中,看你要命,还是要自尊!呵呵!”

    说完夏叶子晃了晃手中一个深黄色的中药丹丸,带着快意!语气如金豆子一样的蹦了出来,带着清脆的声音,振振有辞,夏叶子一吐胸中之快,看来本小姐总要有出头之日了。

    “”好,不过我也有一个要求,从此你我在王府井水不犯河水!可否,如果你这样回到相府岂不是要丢掉你父亲的脸面;再说,小香茶已经同王府侍卫王景互生好感多时,你难道要忍心拆散他们?

    缓了缓胸中之气,微微张嘴喘息了一次,给你一年呆在王府的时间,我们两不相欠!说完慕容承乾风无力的合上眼皮,彻底的“死了”过去。

    “小姐,”小香茶吓得立刻浑身哆嗦起来。

    “不必担心!让他在这里睡上一晚,明天会好好的!放心吧,”夏叶子愉快的拍了拍小香茶的肩膀,给她信心。

    三天三夜过去了,慕容承乾风却一直处于昏迷之中,夏叶子却是夜夜守候,不为别的,只为自己的自由之身。

    包括擦试身子都是亲自来做,不让丫环们动手,再说那些个小姑娘们动手动脚的也不方便。

    门外嘈杂之音!

    “听说王爷拳头贵安?谁说不让进,谁有这个胆子,”门外不蕴不火的女音响起。

    “王妃吩咐过!王爷拳头不舒服,不能进!”门口小香茶颤颤兢兢的说道。

    “放肆!”门口娇横的女人话毕抡起纤纤玉手冲着小香茶微就是狠狠左右开甩,一边打一边还叫嚣着,“贱奴才!”

    小香茶被打得立刻眼冒金星,猝不及防的脑袋一下子磕到旁边的门框上,鲜血顿时流了下来,滴在雪白如霜的面庞上,小香茶微一摸滚烫的的额头道,气得嘴唇哆嗦,“你,你你,凭什么打人?”

    小香茶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与勇气公然与那个门口的侧妃张瑶过了过招。

    张瑶抿着红唇,牙关一咬,“大胆的狗奴才!让开!”

    说完剑拔弩张的张瑶立刻捋起牡丹云袖,绷着一张细致的美人脸,再度抡起胳膊就要再度打向那个拳头摇摇晃晃的小香茶。

    “这是紫烟阁,不是你放肆的地方!”凌厉的语言从房内传来,张瑶纤细的手腕立刻被人狠狠的紧锢住了,一丝也动弹不得。

    “你是谁?”张瑶惊恐着一张吓得惨白的脸,还以为是王爷呢?不过抬眼一看却是那个不受王爷待见,却又夜夜宿于紫烟阁明义上的王妃。

    “侧妃张瑶难道不认识王妃吗?见到王妃为何不施礼?”夏叶子紧握着张瑶的手臂,一刻也不放松,张瑶的那张美人脸却渐渐的扭曲起来。

    “认识,认识!”张瑶有些语吃道,手臂钻心的痛揪着张瑶的整个拳头。

    时间停滞下来。

    “请王妃放手吧,大家不要伤了和气,好歹看在王爷的面子上!”一阵温柔的花香袭来,淡淡出口,香气浓浓而不烈。

    “金凤夫人说得有道理,那么让张瑶给我的丫头说句对不起!还有赔上一百两银子!本妃方可作罢,不作追究!打狗还得看主人呢?你说是不是,金凤夫人!王爷可是曾告诫本妃金凤夫人是最公正的夫人!对吧?”

    夏叶子不依饶,看到小香茶微头顶汩汩的鲜血,心道狠毒的女人,本妃今天一定要你长个记性,顺便将了下那个脸色有些微微变色的金凤夫人,一箭双雕。

    “那个,王府之中,王爷病重,后院事务本应由王妃主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