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还没想清楚之时,拳头也不由自主的俯到了慕容承乾风的身旁。

    夏叶子狠狠的骂道,该死的夏叶儿,你能不能长点出息,动不动就心疼那个猪狗不如的东西,让我也跟着犯贱!

    稍稍停顿下的夏叶子,很快的捋起袖子,在板开慕容承乾风的手掌,附到其耳边低语:“今日本妃救你一命,希望我们今世来世互不相欠!”说完就狠狠的啜吸起来。

    封天灵有些发愣的桃花眼淡淡的望着夏叶子接下来的一系列动作,有些瞠目结舌,但很快又渐渐消失了,因为他很快想起慕容承乾风跟自己提及那个多变、满嘴谎言的夏叶儿。而此前的女子却是有几分的爽直。

    小香茶担心的看着王妃不顾自己的性命安危去救那个害得小姐生不如死的变态狂时,心中生疼,想拦小姐却也是拦不住,只好眼睁睁的看着小姐的唇越来越污浊。想张开却喊不出来,到现在自己说什么也无济于事了,真想好好的替小姐去受那份罪!

    为什么小姐那样善良的倾城女子却得不到好报呢?小香茶内心焦急如焚!小手的掌心却冒出涔涔汗意。

    “赶紧替王妃打来漱口水!”封天灵小心的上前盯嘱着小香茶,目色凌厉急燥,如果王妃真的出了什么问题,自己也向那个知已交待不起啊!毕竟王妃对于王爷来说价值还相当的大!

    小香茶听到封天灵的叮宁后几乎是小跑着出去的,端来清水急忙递到刚刚吸完毒血、面色有些苍白的王妃身前。

    王妃赶紧漱口吧,不然会有毒液渗入喉咙!小香茶担忧的看向夏叶子,心中百味杂陈,为什么要救王爷,如果为了救一个视自己如粪土的人,却搭上自己的性命,却有着诸多的不值。

    小香茶微渐弯下身陈了,挽着半个身五倚着床头的夏叶子道,“王妃,晚上开些中药泄毒吧!”

    “嗯,多弄些绿豆水就好了,记着王爷多熬制点,浓一些,”不知道为干什么心中恨着那个禽兽不如的慕容承乾风之时,自己的身躯却不由自主去帮着马背上躺着的那个男人去吸毒血。夏叶儿你真是贱啊!我堂堂一代绝世杀手怎么就穿越到你这么悲催的一个人身上。

    而且心底还有股心痛慢慢袭来,控制住,绝对要控制住!夏叶子暗暗的警告自己,她现在的目的就是想尽一切办法离开承乾王府,还自己与小香茶一个清白的自由之身,清白已被玷污那就不用再提了,但是希望他遵守昏睡之前的承诺!

    三天之后,慕容承乾风的病情很快稳定了下不,由封天灵的提议,慕容承乾风转到了中清院,只是供王爷一人休静的地方,女眷一概不得入内。

    又静养了几日,慕容承乾风渐渐好转起来。

    冬天来了,树枝越来越枯了,王府花园之中没有以往来的绚丽多彩,只是一些渐渐的寒凉之意。

    小香茶抚着冻得通红的脸蛋,喃喃的说道,“如果冬于能开出满园的花该多好,没有花,只有一片也不错啊!”

    “嗯!这个好办!”夏叶子咪着眸子,伸了伸懒洋洋的腰身,伸出青一块,紫一块的凝脂小手。

    “小姐你的手到底怎么了,不是王爷近几日没有到咱的紫烟阁来吗?”小香茶狐疑的问着夏叶子。

    “只是半夜起身来,练练武术而已,不知道为什么从那天梦见一位花白的老人,梦中传授武功开始,身子骨就硬朗起来了,再也不是那个令人娇纵的千金小姐之躯了,只有本王妃练好武功才能好好的保护自己,保护小香茶啊!”

    夏叶子一言带过,并没有把真情告诉他们,如果告诉他们知道他们也不会相信自己,还不如说是自己练得踏实些。

    夏叶子写了个理由从帐房支了几百绽银子,奇怪的是王爷没有追究下来详由,看来救了他一命,还真是长了些良心,不过姑奶奶对你的好心驴意倒没有时间去细细研究。

    慕容承乾风近来也是风平浪静,并没有去骚扰过清幽的紫烟阁。

    一个月之后,王府之中空地之间,腾空而起一片白色蓬帐类的东西,各院的丫环礼官都争先恐后的前来观看。却发现里面什么也没有!

    再后来就是各院的人以讹传讹,说什么王妃似乎是中了邪,弄一个白色的什么的庞然大物在后院的空地之中,一时间谣四起,还有人说是王妃受了刺激,得了神经病。

    又过了十天,外边罩着一层大布,掀开一个门帘之后,小香茶立刻尖叫着从白色怪异物中跑出来道,高声叫着,“王妃,发芽了!一层层绿绒绒的一片!”

    夏叶子一点也不吃惊,心想这个在现代才不奇怪呢,是大家耳熟能详最熟知的东西,

    心中不禁划过一丝笑意看来,她今天只是小有所得而已,而且转念一想,而且还可以种植些中草药,以备养颜、治病之用,看来想法真不错!

    塑料无法取代的“大棚花卉”,却在夏叶子的招呼下用了许多的野草、搌布集合而起!

    一个月后,有些好养易开的花儿居然竟相绽放了,夏叶子又捉来不少的蜜蜂为花朵传粉结蜜,这样的花的在温室之中开得越来越艳!

    整整两个月慕容承乾风就在文清院静养,谁也不见,偶尔只是有金凤夫出入一下,盈盈而来,盈盈而去,气得躲在远处的侧妃张瑶恨不得上去立刻去抽那个勾人妖精两记耳光。

    梳着丫环双螺髻的绿儿,咬了口嘴唇道,“主子,如果你讨得王爷欢心,奴才帮你想办法!”眉眼紧紧的盯着渐离渐远的粉色罗裙。

    然后凑近假山之后的张瑶低语,“主子,如此这办如此”!张瑶嘴角渐渐浮现出一丝笑意,然后咯咯的露出一排排银牙。

    从狐袭之内,张瑶探出葱白的手指,宽大的云袖还倏的图鲁下来,露出白玉般的胳膊,映着冬日的白雪,简直美不胜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