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皇后娘娘,太子殿下来了!”宫女听雪着一身浅紫色宫袄清脆的向前禀报着,声音有些颤抖。

    皇后剜了眼听雪,顾自微微颔首自语,雪儿,今儿个怎么会来了。

    明珠皇后心中升起一团狐疑,因为上次慕容瑞风的事情还没有结束,不想让自己的儿子顶着那一份风险而至万劫不复,老皇上景仁阴晴不定,谁知道哪天想起这件事就翻了脸,只听说内务府的人都说单单让太子留下察看这次关于十九皇子的中毒事件,皇上摆明了明显要重查。

    皇后几日不见太子,正忧心肿肿着到底是不是太子做的?

    儿臣参见母后,慕容瑞雪面如爽月低垂脸皮,向前一步深施一礼以示对母亲的尊敬,不敢任何有忤逆母亲的行为,因为太子还有一个同父同母的弟弟,天资聪慧,过目不忘,自四岁起就跟着朝中闻名的内阁大学士张次友学习,上通天文下晓地理,博古通今!

    所以慕容瑞华深得景仁与明珠皇后浓爱不已,包括景仁经常夜间唤瑞华陪伴左右,批阅奏章,引起了众皇子的纷纷窥视,以为老皇上是不是有了废了太子之意?

    “雪儿,前日听说外书房发生了皇子的中毒事件?”明珠皇后呷了一口茶勾起凤目紧紧直视着微微垂身侧的太子慕容瑞雪。

    太子只是抬起头轻掠过一眼自己的母后,然后把头干净的扬起,眉目中散着与母相似的精秀五官,浓重的剑眉,灿若群星的眼睛,洁净的皮肤找不到一处瑕疵。眼角的余光处却带着步步的小心与谨慎。

    明珠皇后端装微坐,黄色绣着凤凰的碧霞罗裙,盖住了盈盈的莲步,逶迤拖地粉红烟纱裙,手挽屺罗翠软纱,安静恬然,风髻雾鬓斜插一朵牡丹花还真有点风仪天下的道,雍容华贵;黛眉开娇横出远山岫,绿鬓淳浓染春色烟的气味。碧绿的翠烟衫子,散花水雾绿草丛中一点红的百褶裙,身披翠水薄烟纱披,肩若削成腰若约素小蛮腰来,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大气的端妆。

    凌厉的凤眸散发着一道道寒气。

    慕容瑞雪立刻感觉全身的寒毛孔冒出寒气,微微乍凉,后背的冷汗涔涔,慕容瑞雪向前一步跪倒,“母后,儿臣应该明察秋毫,可是胡秋风大人却奉了皇旨,亲自日日督办。”

    “只是听说那个香香丫头,却判了斩监候,已在菜市场斩首示众,连累的多达数百人!”慕容瑞风惊风而言,微微抬了下头,扫过一脸黑线的明珠皇后,这件事到底是谁在栽脏自己,难道是!

    想及此,慕容瑞风不由浑身打了个激灵,看来要动真的了。

    “母后,儿臣采到一个尚好的美容方,不知道母后是否喜欢?”慕容瑞雪小心的向前探问着,他的目的就是这个。

    “嗯,讲来看看!”明珠皇后一点也不为奇,看看这个孝顺的大儿子到底能弄出什么样能让自己驻颜的良方,她决心试目以待。

    慕容瑞雪翻起警惕的眼神,看了看四周。明珠皇后深味明白,立刻一摆手,基本除最贴身的宫女听雪之外,其它人等一律被喝令退下了。

    “儿臣偶得关于古西施养颜秘方,史唤国色天香,药材取用甘松、山奈、香薷、白芨、白芷、防风、蒿本、白僵虫、白附子、天花粉、零陵香、绿豆粉一起捣成细末,每天洗脸或洗澡用来擦身,很快就会产生体香余余不息,淡淡缭绕不尽,青春容颜永驻。”慕容瑞雪滔滔不绝。

    “当真?”明珠皇后缀了一口茶后,淡淡的问道,眉宇之间逞现着淡淡的欢喜,关于秘书她已经用过多日,后宫嫔妃日渐增多,虽然她与景仁先后苦尽甘来,但不老的容颜又能逞到几何,景仁已经有一个月未来到坤宁宫了。

    自己才知道什么叫白发宫女坐到天明,遥看牛郎织女星了,寂寞开无主的花,几日常盛,在这个偌大的深宫之中,谁得知道明天谁又是皇上专庞的女人。一抹凉意袭上心头。

    想到此处,明珠皇后不禁凤眉渐渐挑起,有风轻晓月的感觉,缓缓露出一丝难得的笑容,“雪儿费心了!”

    慕容瑞雪身上的汗意方才消了消。

    “只是此药有一名贵的药引子,不易得来,所以儿臣尚不知此药引子方为何物,因为源头是瑞王俯的王妃柳青夜所配制,外人一律不为得知,儿臣想说办法,也不曾要出,说那是先师所传,人在秘方在,秘方不在人亦亡!”

    太子抬眼又悄悄看了看已经换了一脸的母亲,心中浮起淡淡的松驰。

    “所以儿愿意为母后分担此任,愿母后青春永驻以示儿臣的一片孝心。三天后,儿臣将吾母后奉上一期药方,以观效果。”

    “好!”明珠皇后抿薄唇浅浅出口,此时的慕容瑞雪抹了抹头上的汗水刚要散去,此时活蹦乱跳的弟弟,8岁的慕容瑞华却高高兴兴的跑了过来,

    “母后!”一声稚气的童音从慕容瑞雪的身后飘了过来,清脆如铃,太子的心咯噔一下子又沉了起来。

    “儿臣今天可了解汉朝武帝为何能够挑泱泱大国的前朝盛世的重任,除了是一个明君,还要有知人善任的胆量!不过儿臣还是不明白,到老的时候汉帝为何单单指了刘弗陵为继任者?儿臣不明白,特来请教母后同,本来想教太傅,可惜太傅已经回府了,儿臣急切想知道这个历史典故,还请母后赐教。”

    说完拽着明珠皇后的牡丹云袖轻扯着,一股撒娇的架势。

    然后恬恬的望着躬着身子的慕容瑞雪道,“太子哥哥也在,今天得陪皇弟玩,不许走!”说完跳下母亲的身旁,立刻来到了太子的面前。

    “你太子哥哥有事要办,不要捣乱!”说完朝着慕容瑞雪挤了一个眼色。

    慕容瑞雪望了望威严的母亲,半躬着身子向着大坤宁宫的门口退去,“听雪,替哀家送送太子。”

    “嗯,”听雪的脸立刻通的红了起来,原来明珠皇后是想悉心培养一位熟络的宫人去给太子作个小妾,再说听雪就是个合适的人选,知根知底,机灵,听话!先做个通房的丫头,以后再谈及升个小妾也不错,当然听雪是提前知道这件事情的,不然怎么会皇后一叫到自己,脸红的立刻就如番茄起来。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