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有宫女小跑着来到附近宫内,取来了水,夏青凤吩咐道,直接冲着他们的的头部洒去。夏青凤咬着银牙不解恨,死蹄子,看我回去怎么收拾四姨娘!看你们过得惬意,包括母亲也是为虎作伥,明明是一只虎想要吞象,却还要给她们机会。

    夏叶儿恨得牙根直痒痒,真想甩手立刻不管那个四姨娘生的好妹妹了,不过还是看在同宗的份上,绷着一张皮笑肉不笑的脸道:“妹妹醒一醒!”

    “太子哥哥,”这是怎么了慕容婉明知故问,掩嘴而笑,一副打趣的模样。

    “八皇妹取笑了!”太子慕容承乾雪的脸微微发红,立刻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不禁对刚刚那个看似弱夏扶风的女子产生了几分厌恶,自己想要欲上位却要拽着自己下水。可恶!

    看着妆容花了一大把的夏青雨,夏青凤不禁掩鼻而偷偷乐着,死蹄子,看你的这个糗样子怎么来吸引你的未来姐夫,本小姐早就说过,我本就是太子亲定的太子妃,谁也甭不想鸠占鹊巢,否则本小姐定让你们死无全尸。

    说完拖了起来刚刚苏醒过来、正掩面哭泣的夏青雨道,“妹妹,肯定是头晕病犯了,如有冒犯太子之处,还请见谅!”说完温雅大方的深施一礼,然后顾盼流飞的飘过太子,然后拽着一榻糊涂、花容失色的夏青雨立刻向着宫外走去。

    正巧碰上了刚刚入宫正要参见皇后的夏叶儿,环佩叮响,云鬓高高挽起,流苏苏垂垂,正宗的皇家服饰得体大方,是一地红色的百花图的大红长袍,裙摆拖地足有几米,丫环等人相随,看上去甚是气派。

    看来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三妹,这是往哪里走啊?”一声酸不溜丢的声音闪进了夏叶子的耳朵。夏青凤身子拖着狼狈不堪的夏青雨直接向右一横拦住了凤丰鸣前往坤宁宫的小路,身后跟着几名夏府上的丫头。

    夏叶子本来想直接绕过这几个人,省得吵起来也不好看,尤其是这个深宫大院之内,活着会更有意义,她才不会选择轻生呢。看来今天姑奶奶的兴致又来了。

    “二姐,三妹正在去参见皇后!”说完莲步向右一移准备上前离开。

    “三妹稍等!听说三妹住在一个什么偏静的院落叫什么紫烟阁,怎么着,新婚燕尔的就被男人冷落了,看来是还是五姨娘传授不到家啊,呵呵,”讥笑的笑声越来越大!

    “嗯!二姐怎么知道,难道还要惦着你的妹夫?再说你还是好好的看着太子吧,不知道哪一天被哪个小可恶的小妖精给抢了去,你可是欲哭无泪了吧!”夏叶子唇枪舌剑,其它她早就到了,并且看到了刚刚发生的那一幕,她才知道为什么那个夏青雨在看过自己的满园春色之后,还向自己讨要几味草药,当时夏叶子不奇怪,原来是为了吸引太子之用啊,看来还是不错吗,相府的小姐们个个都藏匿着惊天的阴机重重。

    “你,”夏青凤白着一脸张口结结舌的脸,没想到仅仅几日,这个夏叶子就是伶牙俐齿,唇枪舌剑,无语可欺了,中了邪么么。看你回娘的时候,为姐怎么收拾你。

    “四妹,刚刚忘了问你件事,前几日你从三姐处讨得的合欢散,可顶用吗?”夏叶子转头直接着对着垂着脑袋的夏青雨,似是关心又是讽刺,然后摆出一副明明关心的样子。

    “三姐,你,”夏青雨的脸立刻紫了起来,两汪清清的眼睛恨恨的盯着夏叶子道,挤眉弄眼,意思不要再说了。干什么非要戳破自己的目的,如果二姐知道了不得扒了我的皮啊!

    “怎么了四妹,不舒服么?”夏叶子故意上前表示关心,笑语盈盈。

    “够了吗,你们唱得什么双簧?”夏青凤瞪着一双鱼眼珠子,立刻剜着现在一丝气场也没有的夏青雨,看来是她们合谋着要夺自己的太子妃之位,休想。

    夏青凤狠狠的掐了一把夏青雨的胳膊上的嫩肉,夏青雨噢的一声,尖叫,本来就面目狰狞的小脸又露出着难以掩盖的恐怖之色,这下却把夏叶子吓了一跳,稍稍镇定下来,却冰的一张美人面道,“二妹,四妹,此乃深宫之中,再说你们已是入宫多次,难道宫的规矩一点也不懂吗?”

    “如果皇后娘娘怪罪下来,谁也脱不了干系,太子公主都要跟着受牵累,好歹也是相府的小姐们,传出去,让父亲大人如何做人?还不赶紧回家去!”

    语言凿凿,并不无道理,夏青凤与青雨又是哑巴吃黄连,有口难言,心里恨恨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有你的,看我怎么收拾你!心中忿恨的想着夏青凤,突然一把手甩开了拖着夏青雨,该死的。

    远在边角的太了与慕容婉却是风淡云轻的看戏,看来是一场家战,不定那名女子却是口齿伶俐,只不过心机太重了些,心也狠了些。借刀杀人啊。太子慕容承乾雪更是玩味的看着对面的那个心怀慈柔的女子,又带着一丝狠戾。

    夏青雨此时二姐毫无征兆的甩了出来,莲步站不稳,身子失去了平衡,一下子跌了个狗啃屎,不过光洁的额角却一下子撞在了坚硬的大理石花坛角上,顿时鲜血直流!

    夏青雨疼得立刻用捂住额头,放下来手来,却看到却是满手的殷殷血迹,与雪白的纤纤玉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血血!”口中喃喃而语,然后语无伦次,吓得立刻昏了过去。

    夏叶子想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好弯下身子,拔开惊慌的夏青凤哆嗦着的大手,“青雨,”然后紧紧的用食指中着夏青雨的人中,唤着她的名字。

    人是醒了过来,而是却抓住夏叶子的袖子道,“姝妹是不是毁容了,”夏叶子心中坚硬无比,毁容却是小道理,想当年夏青雨连同自己的母亲四姨娘一同赏春湖,合计把仅仅大青雨一岁的夏叶儿绊入水中,差一点失了性命,多亏过路的渔家相救,夏叶儿才得以脱得性命,这也是后来呼听小香茶说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