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所以夏叶子并没有打算对她们住手,如果放过她们就是对自己的狠毒。

    还有三番五次施以阴计的正房周夫人,二姐夏青凤的母亲,亲手害死正生处于襁褓之中的弟弟,她绝对不会对他们客气,因为她现在可不是软弱可欺的夏叶儿,她可是百战百胜的玉面杀手夏叶子!

    待夏青雨慢慢又缓了一口气过来,撑开双目道,“我是不是毁容了,”这时候还在关心着自己的容貌,真是可叹啊,夏叶子心中感慨万端。

    “四妹,不要这么悲观,会好的,”夏叶子安慰完夏青雨,然后挑眉训问着对面正束手无措的夏青凤道,“二姐,你下手怎么这么狠,怎么一下就把妹妹甩出去了,你不知道她自小体弱多病吗?如果她毁了容对你有什么好处,一个太子妃难道就让你狠下此手?三妹我真是看错你了,你真让我失望,也让爹失望极了。”

    “三妹,四妹!我!我不是故意的!”夏青凤瘫坐在地上,掩面哭泣起来。

    “好了,别在这里闹了,难道真的要把夏家的人丢到皇宫里来。”

    夏叶子毫不客气的冷眼看了看瘫坐于地的夏青凤,又看了看哭作一团的夏青雨,连忙唤着相府几个看上去脸色还稍微面熟的丫环婆子。

    “还不快把二小姐、四小姐弄回府!”说完夏叶子摆出一副王妃的架子,看了看早已远离此处的太子与八公主,腹诽着,谁愿意淌夏相府的这趟浑水呢,卖力不好讨好,吃了我的全部给吐出来,你们欠夏叶儿的妄想再强加姑奶**上,否则本王妃一定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夏叶子迈着轻快的步子大方的向着坤宁宫的上前门走去。

    一脸玩味的太子慕容承乾雪看着刚刚发生的一幕,突然觉得这个王妃怎么却是如此的有意思,并不像传说中的柔弱无比,病比西子胜三分。看来这场局倒是很意思,只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据说承乾皇弟还是极不喜欢这个王妃的,不如……慕容承乾雪的眸子突然火花一闪,直叫道妙也,于是抖起衣袂向着远处而去,玉树临风,雄姿英发。

    “太子哥哥!”慕容婉只是好意的进行了挽留,看着慕容雪潇洒的向着坤宁宫外走去,也就罢了下来,看来今天好戏彻底毁了,可惜那个夏德海的事情她怎么也不知道一星半点的消息呢。他不是随着七皇子出征塞外了吗?怎么突然间又要回到天朝任职,不是说他在边关受伤了吗?这可倒好,折腾了半天,一点实情也没有问出来,反倒是惹了一身手骚的乱子,生气的撅着一嘴,甩云袖领着一队太监宫女浩浩荡荡的离开了坤宁宫,她才不喜欢在这里同那个刀钻的皇后娘娘打哑迷呢,太累了!

    人流散去的时候,一身正装的夏叶子温驯,谦恭的低着头向着坤宁宫的大殿走去。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收到皇后的亲自召见,虽然夏叶子知道皇宫无兄弟,但皇后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八干子可是打不着的关系,她可不是想惹上什么事与非,否则自己处在急流勇进的漩涡之中想跳也跳不出来,到时候谁来救她,她谁也指望不上。

    “臣妾参见皇后千岁千千岁!”夏叶子低眉垂眼,一副温婉大方,却又是落落大方得体。

    明珠皇后,不仅仅是刚刚从慕容承乾雪的口中得知到这个名垂大楚王朝的第一美人夏叶儿,而且早就有宫女传说,那个承乾王妃居然一手的好戏法,能将枯枝满地、白雪皑皑冬天变成的姹紫嫣红、争相斗艳的满园春色,皇后也是略有耳语,她倒是想知道这个王妃究竟是有什么本事,竟在皇宫之中如此名声大噪起来,原来听说那个夏叶儿虽说是美了点,但可是弱夏扶风,温柔如水,根本不是颠破什么传统的女人。

    不过皇后倒是不希望承乾王妃是多么的聪明,来辅助慕容承乾风做些什么,以免误了她两个儿子的大好前程,对于她来说,两个儿子谁是太子也无所谓,反正她只要是真正的皇太后而已。况且目前慕容承乾华深得景仁的垂爱,不知道哪天老皇帝变了性,非得要往承乾华的身上只个金冠也说不定,不过以承乾华做为太子的能力决不会在太子慕容承乾雪之下,所以明珠皇后准备给慕容承乾华提前积蓄力量,谁知道哪天太子东窗事发,犯了事,比如前天也是比较凶险的,皇上已经对太子起疑。反正皇上对那个不死不活的慕容承乾风也不是怎么待见。如果景仁真的看样子要确定承乾华,那么本皇后要未雨绸缪了。

    “抬起头来!”狭长的凤目一挑,坐拥着华贵的牡丹绵服,明珠皇后一脸厉气的望着下面垂地而跪的女子,贤淑良德,两目炯炯有神,正视着自己的目光,四目相对对方竟然没有一丝惧怕的意思,然后夏叶子只是撞上一秒然后立刻避开皇后的锐利锋芒,深深低了下去。表示对皇后的尊重。

    明珠皇后看到是清亮、幽黑如古井的眸子,一丝杂质也没有,干净清澈,然后出于自己的畏重,才自觉的低下头,果然是倾国倾城啊,一副地道的美人脸。

    明珠皇后也是阅人无数的艳丽女人,凭着自己一张不老的花容月色得到景仁垂幸多年,可是下面的女人却能让更多的男人为之倾骨**,看来太子与承乾华是绝不能触动这样的美人,将来是必是祸水!多亏了夏相国够识趣把这个倾城的美人作废物嫁了那个碌碌无为、病怏怏的十九皇子,看来老天有眼啊!

    皇后心中暗喜不说,夏叶子也是暗暗一惊,太子的母亲,愿不得太子长得这么玉树临风,原来皇后真是当之无愧的美人啊。岁月的痕迹一点也不表现在那张风华绝代的脸上,皮肤白皙,肤惹凝脂,红唇微微点,小巧而又高挺的鼻梁,弯月似的凤目微微弯了起来,直视则是圆而亮的凤目,渐渐向眼角挑去,犀利而刀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