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大有一种母仪天下的气势。

    “听说承乾儿这些日子病了,替哀家好好的照顾承乾儿,”明珠皇后长叹一声,脸上露出隐隐的担忧,好像自语又像是向着夏叶子闲聊,“承乾儿生母去得早,在这个偌大的深宫这中他没有一个亲人,这不也他也成亲了,你就好好照顾他吧,就当替皇上,替哀家。”

    “皇后,臣妾一定!”夏叶子幽幽开口,一字字很是老道。

    “原来承乾儿小的时候一直习武,长大后也一直在边疆作战,直到前些年才被皇帝发召回京,听说这些年征战受了不少的伤,而且还中了什么西域的盎毒。唉,真是个可怜的孩子!”说完明珠皇后故意挽起大幅的牡丹云袖沾试着泪水斜着眼角偷偷瞄向台下已垂垂而立的女子。

    “王爷深得皇后娘娘如此的垂爱,真是三生有幸,叶儿在此替王爷叩谢娘娘的关怀之恩,”说完夏叶子深深的抬头磕在地上。

    “罢了,叶儿,别这样说,替哀家好好的去照顾承乾儿,你也知道皇宫之大,哀家事情繁多,也是身不由已啊。”

    “对了承乾儿到底现在的拳头怎么样?”皇后掩着一脸哀愁,望向还在地上跪着的夏叶子。

    “王爷好像最近拳头越来越差,天天喝着什么中药,唉,臣妾还得亲自去喂他,好像中了什么剧毒,不然他怎么会天天喝中药呢,唉连指甲也都是黑色的了。”夏叶子小心的禀告着。

    明珠心中一悦,看来儿子的威胁却是越来越小了,不过承乾王妃说得是真的假的,谁知道呢,虽就那个承乾王妃不怎么受那个承乾王爷的待见,可好歹也是承乾儿的正妃,承乾王失了势对她又有什么好处呢,除非她有能够不嫌她的下家。

    明珠皇后非常讨厌夏叶子那一无邪的眸子,幽黑透着幽深,一副难以猜测的样子,好在十九皇子也是她根本就不是慕容承乾华的对手。

    “听太子偶道承乾王妃美容秘书可是独到一绝,”明珠皇后很快转移了话题,风轻云淡的缀一口宫递过来的茶水。

    “太子殿下过将了,臣妾要不改天为皇后娘娘做上几副?”夏叶子小心的试问着,头还是垂得很低,不能让那个妒忌心极强的明珠皇后看出自己的强势,那么落人于柄,是受到宫中算计的,她可不想惹上身。

    “不必了!”明珠故意回着,自己儿子已答应从这个女人那里取来,自己何必再多此一举。

    “叶儿来,来,”明珠皇后向着夏叶子温婉的招了招手道,目光透着和气,夏叶子心中一惊,但还是款步提着长裙向着皇后的凤椅走去,

    明珠皇后倒是微微欠了欠身子,扯过夏叶子的肤如凝脂的小手,温婉的抚摸而笑着,“承乾儿多有福气,贤惠的女子啊,如果有空的话,以来多来宫中陪陪哀家便是!”

    夏叶子故意表现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抬起惊恐的双眸,继尔微微低语,“臣妾多谢皇后的抬爱,以后有用得着臣妾的地方,臣妾一定为皇后娘效劳。”

    反正对那个那个欺凌自己过甚的王爷,皇后娘娘绝对不与他是一条路线,所以好好的用上一用皇后娘娘,自己也好逃出那个是非凌乱的承乾王府,她才不喜欢宫中的生活,她更不喜欢什么狗屁的王妃,连皇后的宝座她也希得看上一眼,所有的这些东西都是身外之物,自从男友载着自己对他的爱意消失之后,自己早就在前世就已经看开了,所以才随男友一路相随而去,只不过自己死后又重在古代罢了。

    明珠皇后的凤目一挑,微微一咪眸子,要的就是这句话。

    夏叶子稍稍强制自己平静下来,不再想那些前尘往事,夏叶子顿了顿,上前弯身道,

    “如果皇后娘娘没事吩咐,臣妾准备去趟锦心宫,探望着浩明妃娘娘!”夏叶子一副询问的口接触。

    “去吧,难得来一趟!不过风大,承乾王妃身子薄,以后还是小心吧!小梅,皇宫里前段时间不是上一批上好的锻子,哀家也不用不了,取出几匹适合承乾王妃的,送了就是!”明珠脸上一直挂着温温的笑意,但在笑意后却是明而易见的母仪天下的风范。

    “谢皇后娘娘!”说完夏叶子转身向着坤宁宫外走去。

    小香茶微慢跑着追上夏叶子道,“王妃,皇后娘娘可是真大方,一下子给了这么多江南上好的丝锻,上次夏府一共才赏了几匹。”

    “嗯,”夏叶子只是简单的嗯了一声,默然无语,目光泛着一丝深意,皇后娘娘用意深险,明显的是拉拢自己,又是在警告自己。

    夏叶子携着小香茶穿过坤宁宫,又绕过了几处宫殿,方才来到那个清幽的锦心宫,殿内的长廊上摆着一大盘的海棠花,枯枝已渐渐衰败了,可是零落那些全花瓣却是纷纷的落到大红漆纹的花盘里,零落成泥辗作尘,然后化作春泥更护花啊!

    锦心亭下,一位美人遥遥而立,白色的狐袭披风袭地而栖,顾盼神飞的望向远处,又像低头做着什么,侧影婷婷,背影窈窕,君子好逑啊。

    随意的青螺发髻别着如意金钗,左侧的小青黛也别着一只小小的八尾凤钗,随意而又大方高雅,垂下的青丝如瀑布一样的垂在雪白的披风上,黑白分明,如雪中的一簇白色寒梅遗世而独立。

    再一细看之处,却是调弄着一丝君子兰,贵气而高雅,中间露出四五朵簇簇而放的花朵,在绿叶丛中竞相绽放,沁人的幽香淡淡的扑入夏叶子以及小香茶的肺腑之中。

    “真香,王妃,”夏叶子并不曾回头,直接冲着身后的小香茶摆了摆手示意不要说话以免惊扰了人家的雅兴。小香茶紧紧的才上嘴,低下头跟着凤晨鸣小心向前走去。

    “都道无人愁似我,今夜雪有梅花似我愁!”夏叶子轻轻吐口,婉如一抹清新的空气浇注在这个漫天的雪地中。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