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1613章 撇得一清二楚
    “回皇,臣妾的宫确有此类花株,当时还是与浩明妃姐姐一块领回宫的!是吧,姐姐?”闲妃转头一瞄马背微弱、脸色苍白的浩明妃,心便明白了几分,肯定出事了。

    “臣妾还记得当时是由内务府的张司监统一发放的,不过都是一个月的事情了,臣妾也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当时的是皇后的贴身宫女,黛儿与张司监一起派发的剩下的事情臣妾也所知不多了。”

    闲妃很是委婉的把事实和盘托出,并不曾隐藏半分,不过也是撇得一清二楚。

    刘太医却细细的观察下闲妃的气色,与往常一样的圆润而有光泽,气泽分明,均匀,并不曾像毒之人。

    “请问娘近日精神可安好?”刘太医还是前紧问一句,万一弄错,自己将是杀头之罪。

    “刘太医看你说的,本妃托万岁的福,精神可好着呢?”闲妃明了的回着刘太医,淡出局外。

    刘太医心纳闷儿,明明是一样的花草,为何单单浩明妃娘娘毒,而闲妃娘娘却气色红润有加,难道自己的判断失误了,刘太医额头渐渐渗出细密的汗珠。

    思索间,“刘太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景仁的龙颜一下子如彩云遮月,没有了温度,吓得众人大气也是不敢出得半分,纷纷低垂着脑袋,生怕说错一个字,脑袋不在自己身了。

    “这个,这个,”刘太医吱吱吾吾也说不出个之所以然来,一边甩长长袖的不停的抹额掉下的黄豆料大的汗珠。

    众人面面相觑,不敢说出一个字,也不敢替刘太医说情,都怕担个平顶候的下场。

    “儿臣叩见皇,万岁万万岁!”夏叶子前再次跪倒,如此好的机会为何不给了自己。

    “哦。”是承乾儿的正妃?景仁一个不悦又写在脸,心大胆的臣女有什么好在皇面前显摆的,难道不怕丢了脑袋。

    众人也是纷纷为这个承乾王妃捏了一把汗,心说这种事,躲之不及,为何要赶着往送命呢?活得不耐烦了?

    “关于浩明妃娘娘的毒事件,儿臣有几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夏叶子大方的跪倒在堂前,声音不紧不慢,铿锵有力,刚柔并济,错词严谨。

    “好,说吧,朕不怪你是!”承乾儿的王妃,看来还是有几分胆子的。

    “关于浩明妃娘娘的毒案件,重点虽然在刘太医所说的滴水观音,但是大家共同忽略了一个问题,那是滴水观音如何让浩明妃娘娘的毒,如果不通过血液传播,人的拳头是不会很快引起毒的。”

    夏叶子前一步,继续有条有理的说着。

    “试问闲妃娘娘不也是有着同样几侏一样的滴水观音,怎么样却是一样的健康,不曾毒,说起毒,因为刚刚陪着母妃搬了几侏花草,恰巧看见了浩明妃娘娘的手有一道非常浅的伤口。”

    夏叶子转步一顿,声音有些低沉,“儿臣因为与母妃的关系,所以刚才避嫌一直没有谈及此事,担心与母妃不利,但今天事已至此,儿臣不得不说了。”

    “毒发是滴水观音引起,但真正的幕后凶手却是另有其隐,陛下,请看,滴水观音旁边的花株是什么?”

    夏叶子一步步引导着大家向着凶案的底细一路寻去。

    “荆棘!”景仁漫经心的回了一句话,心说迈什么关子。

    “众所周知,荆棘环刺而生,所以浩明妃当天侍弄花草的时候,当然也会精心伺候着那一些大株在温室开得正旺的荆棘,然后是浩明妃娘娘一个不小心被荆棘的刺划破了手指。”夏叶子继续,并不看众人的眼色。

    “当然因为是一个小小的伤口,浩明妃娘娘并不以之为戒,而继续侍弄下一株花草,陛下您再看,荆棘的下方整是滴水观音落座的地方,如果不出所料,滴水观音的翠绿叶子还有可能有着当时浩明妃娘娘伤口滴出来的血迹。”

    “请陛察看!”夏叶子坚定有力的说着。

    景仁有着一种欣赏的眼光看了看那个口惹事悬河,处变不惊的女子身,心赞许有加。前迈步,仔细察看,确实发现了在那滴水观音左侧最大的那片叶子有着一圈暗红的血滴。

    当众人纷纷翘起大拇指称赞着眼前黑色眸子的女子,景仁却一个扭头过来凌厉的对着夏叶子道,“那么照你的话是说,岂不是浩明妃娘娘自己不小心自己了毒?”责怪、质问。

    看着皇明显生气了,众人又在为夏叶子捏了一头的冷汗,还不到好收,包括那个刘太医也是敬佩有加的看着那名女子,真是好口才,不然的话自己在今天非得挨皇几十个板子,那可是够受的。不过风头太大了也不好,堤出于岸,流必湍之。

    “分明是有人蓄意要加害浩明妃娘娘!”夏叶子一字一顿出口,整个锦心宫一下子安静下来,只能听到众人的紧张、粗重的呼吸声。

    “口说无凭,证据呢,”景仁皇帝正色的眸子瞥向了那个不慌不忙的小女子。

    夏叶子轻移着莲步缓缓盯了盯面色缰硬的众人,心不禁嘿嘿一笑,看这些胆小鼠的家伙,到了真时候,一点也不能称做个男人,看来那个慕容承乾风倒是有几分男人的色彩,要不是念在他长着一张酷似前男友的俊脸,姑奶奶非得废了你不可。

    “陛下,容儿臣唤贴身小婢和儿臣的一个小忙?还请皇恩准!”夏叶子轻移小步向前向皇要人。

    “好!”景仁不耐烦的大手一挥。

    小香茶很快被召了进来,吓得小丫头见了皇帝腿立刻抽起筋来,连忙低着头给皇行礼,到是有几分滑稽,惹得夏叶子忍俊不禁,最后拖起小香茶,待这个十几岁的小丫头冷静了下来,才府身凑近小香茶的耳朵悄悄叮嘱着,声音小的只有主仆二人能听到。

    “啊,啊,嗯!”小香茶开始是震惊,然后再是平静,再下为连皱眉带点头的回答,“王妃交给奴婢了。”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