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送大理寺,看看何人敢对朕和爱妃动手!先打三十板!”景仁的脸色立刻阴了下来。

    一旁哭哭啼啼的浩明妃一个劲儿的抹着眼泪,伤心寸断,自语着,“春儿自小跟着臣妾,一转眼也是十几年,就是一株花儿,一颗草儿也能生出感情,她为什么要加害于臣妾呢?还请皇上看在臣妾的面子是给春儿一次改过的机会吧。”

    夏叶子冷眼看着泪流满面的浩明妃,眼角之中却一闪而过的喜色,不注意之人是看不出来的,正好夏叶子的角度非常好,偏偏就能看到了浩明妃娘娘掩泪而试的那一刹那间。

    夏叶子狐疑的眸子古噜噜转了几下,耳中却是传来门外杀猪般的嚎声,显然是春儿几乎没有人形的嚎声。

    “陛下,还望给春儿留条活路,不然三十大板下去估计她是活不成了!陛下就不会知晓她的幕后主使,如果是自己单单是害了主子,对自己又有什么好处,自己主子倒了,赖以生存的靠山却没了,要是儿臣不会那么傻得去做!事情的关健却是害了浩明妃娘娘谁能得到好处!”夏叶子出口之后目光如钜,一点也不畏惧的看了看皇上景仁帝。

    “先让她受点皮肉之苦再说,敢对朕的爱妃下毒,她活得简直是不耐烦了!王和坤,把她带下去!”景仁暴怒着,他绝不允许宫中发生这样的事。

    不过景仁的心中却暗暗的思忖着夏叶子的话,他何尝不知,他现在也是威擒故纵。

    景仁似乎根本就没有理会夏叶子的意思,只不过她还是看到了浩明妃娘娘的窃意。

    难道有诈,引自己上钩?夏叶子心中一阵寒意掠过,后背渐渐有些发凉起来,看来为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这中啊。

    恍然大悟的夏叶子只是低垂着头,再也无语,看来真是一出好戏,妙棋啊!

    “皇上,门外十九皇上求见!”王和坤缓缓走到皇上身边耳语着。

    景仁的眉头皱了起来,他来做什么,深更半夜的也不怕什么忌讳么么,风儿不会是这样行事鲁莽之辈!有意不让他进来,扫了他一片做儿子的心思,有意让他进来,岂不是自己脸上没有面子吧。

    景仁立刻回道,“让他等着,朕正在处理事情!”王和坤看出来皇上已经不高兴,急忙小跑着亲自传话给慕容承乾风。

    慕容承乾风青色的脸庞依旧是一副大病初愈的样子,苍白的面色,深陷的两腮,越发削瘦的肩膀,身上的袍子空洞洞起来,是个人都能看得出,慕容承乾风病得不轻,随着冬天的西风一吹,慕容承乾风更是站不稳的晃了晃。

    王和坤看了一眼皱眉道,心中也不是滋味,可是不招皇上待见,自己又有什么办法呢?

    大太监王和坤急忙上施礼道,“十九爷,浩明妃娘娘中毒,皇上龙形不悦,还请王爷稍等片刻。”

    “不碍事的,”慕容承乾风淡淡的回着,根本没有一丝蕴怒的样子,跟传说前些年那个美誉而赞的修罗战神、嗜血暴戾可是大相径庭,如果不知道的还以为眼前之人根本来是什么慕容承乾风。难道只是上次中毒的缘故?王和坤心中也是不解。

    “本王只是来接王妃回府,还劳请公公回禀一声?夜深不便问候母妃了,还请公公转达!”慕容承乾风传客气的一抱拳,声音有些低暗沙哑。

    人家前来根本就不是为着浩明妃的事情,而只是来接自己的妻子,如果皇上还是不见,这有些说不过去了。

    “王爷,你等着老奴再去!”王和坤心中也不是个滋味,急颠颠着小脚奔向锦心宫的内宫。

    “怎么了,”听着外面一声声鬼哭狼嚎,慕容承乾风不禁皱起了眉头,伸出大袍这几日不见却瘦如村槁的柴骨手。

    王景小心的上前搀扶着微微喘着粗气的慕容承乾风道,“王爷,你这个样子,就不要多管闲事了。”

    “咳咳,”慕容承乾风慢慢踱着步子,来到了春儿正在被小监们举棍乱打的苦苦求饶,开始还能听到些断断续续的人音!声音忽高忽低下去,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了,却只能听到春儿的嘤嘤嗡嗡之声,越来越没有了力气。

    这不是母妃的贴身丫头春儿吗?慕容承乾风挪着虚弱的身了向前道,一个小太监立刻把棍子停了了下来,仔细打量着眼前虚弱的男子,瘦弱,青丝被金冠束起,一身黄色的雕花袍子,小太监在宫混久了,一看就是王爷贵族,因为灯黑居然没有立刻认出十九王爷出来,好歹十九王爷在宫女太监的心中也是美男子一枚啊,玉树临风不说,那张妖魅、绝美的脸庞让人看起来就是心动了,哪能成今天的病秧子!

    “你是何人?”小太监很是讨厌被人打断,然后又要挥动藤条去打那个已经是气息奄奄的小宫女!

    “公公,请借一步说话!”王景连忙上前紧走一步,拾出一绽金子塞到了小太监的手袖中,公公笑衲了!

    “请问这到底是谁!”王景悄悄的拉了把那个眉眼逞着坏笑的小太监。

    “春儿,听说给浩明妃娘娘下毒!”王景佯装不知,故意露出一脸的惊讶,“怎么会,听说那个小宫女一向不是很乖巧的样子,她哪里来得这么大的胆子!”

    “来让我来看看,”王景故意上前走了一步,看到了已经被打得皮开肉绽的春儿,咸臭的气味扑鼻而来,王景立刻掩鼻,皱着眉;轻轻抬起手指,拔了拔湿发下女人的侧颜,另一只手还是掩鼻,脸悄悄的别过去一半,极不情愿看到的样子道,“王爷,是那个丫头,居然胆子太大了!敢对娘娘下手!”

    然后王景说完立刻退回到了虚弱的慕容承乾风的旁边,然后二人悄悄的握了握手,然后再一同大步的踱一门口,整好又见到了刚刚送完信儿出来的老太监王和坤。

    “哎哟,王爷,你今儿个得听老奴说几句,身子是自己个儿的,外面风又大了,你说受个什么寒风受凉的,谁担待的起啊,王妃正在帮着皇上破案,看来一时半会儿却是走不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