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她一介妇道人家,破什么案啊?”慕容承乾风一逼鄙夷的神情。

    “哟,王爷,今儿你的王妃可是露了大风头,她可是今天把所有的男人们都比下去了,除了皇上,呵呵,”王和坤除了夸奖之外,独独把皇上摘了出来,一介臣子,况且是一介女流怎么能与皇上相提并论呢?

    慕容承乾风鄙之如破履的女人怎么会受到这么多人的夸奖呢,不知道那名满嘴谎言的女子又施了多少见不得光的伎俩与诡计,本王才不会上你的当呢?你迷惑了多少男人,也迷惑不了本王!你在本王眼中根本就是个一文不值的贱人!

    慕容承乾风更是目光如钜的盯着紧闭着宫门的锦心宫,恨不得目光立刻穿透那层层的宫门,立刻看到那个憎恶的女子如何吸引男人的场景。

    “对了王爷,还是先回吧!”王和坤小心的上前劝解着,再不招皇上待见,他也不愿意得罪了这些个皇亲贵胄们,到头来,谁也惹不起。

    “本王就要这里等爱妃,不然本王也不会安心回府!”慕容承乾风倒是一把挣脱开王景似乎一种伉俪情深的样子,王景无语的摇了摇了头,对着王和坤就是深深的一辑,“公公,还得劳您大驾,给王爷找个风小的偏殿,让王爷的拳头也好受点!”

    “得了,这个老奴来想办法,让王爷进去吧,外面风大!”王和坤一边迎着十九爷,一边暗想着,难道王爷与王妃之间不像传说的那样不合,而是夫妻情重!王和坤目测下了虚弱的王爷,看这个样子装也是装不来的。

    刚刚安顿下体弱不堪的十九王爷慕容承乾风,王和坤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尖叫,然后紧接着是杂乱无章的脚步声。

    “不好了,那个春儿自杀了!”慕容承乾风很是清晰听到刚才那个接了银子的小太监的哀嚎,紧接着内宫的大门一下子打开了,几拔人立刻从锦心宫内涌出来。

    皇帝景仁微微打了个吹欠,“今儿个怎么了,又是哭又是嚎的,到底怎么了?”小太监急忙上前跪倒,“皇上,那个春儿畏罪自杀了!”小太监抖动一团的一伏在地上,不停的向着景仁求饶!

    “你们这些个狗东西,明明是把人打死了,还把脏水洒向一个已死之人!”说完不解恨的景仁立刻抬起大脚,狠狠的冲着小太监就是一个大脚!小太监此时却扑通的一声真的趴到了地上。

    景仁的心中也是一惊,明明有人在自己眼皮底下犯了戒,可是却不知道那个幕后主使是谁!

    “春儿,春儿!你为何这般的想不开?”浩明妃踉踉跄跄的从软榻上,蓬着一头乌黑的青丝,被宫女扶着三步并做两步摇晃着来到满是血痕的身上,伏着春儿的尸体就是一顿嚎啕大哭,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趴在春儿的拳头上就是不起来,一副主仆情真的样子!

    夏叶子则是转过身幽幽的看了目光有些微暗的男人,感觉那道目光却是如此的舒爽,怎么就是不明白,春儿明明不想死,怎么突然间选择自杀了呢,况且还在几个执棍的大监眼皮底下?

    目光再次锁定那个幽然、紧张虚弱的慕容承乾风身上,心中一阵翻转,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借着暗淡的宫灯,夏叶子则看到王景飘起来的衣带袂袂,似乎浸染了鲜艳的颜色,当王景触及到那双明亮如月的黑眸时,心突一颤,然后低了看了看自己的白袍,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有些大意,立刻把衣袂尽卷起来,慢慢的向着王爷的身后不断的挪动身子。

    夏叶子幽黑的眸子眨了眨,忽然间嗅出了什么奇异的味道,很快扫过了一眼几日未见的慕容承乾风,突然间感觉似乎苍老了许多,又清瘦了许多,就连走路的样子也有了不一样的变化,不过每当自己的眸子与这对视的时候,那张曾经让她触目惊心的眸子却躲了很远!

    难道……夏叶子心中的狐疑雾团更加的阴沉起来。

    夏叶子脚下渐渐放慢了速度,她倒要看看这些个个看起来都有嫌疑的人究竟要做什么,居然在皇上的的眼皮底下顶风犯案,够威够力的!

    “父皇,儿臣威接王妃回府,请父皇恩准!”慕容承乾风等皇上出得锦心宫的内宫,立刻一撩长袍跪倒,不感不淡的说道。

    景仁一皱眉道,承乾儿平时也不是这样急勿之人,今日倒是怎么了?难道是担心浩明妃的中毒事件牵连了他的爱妃,还是担心母妃有所怨怒。

    “承乾儿,以你的身子应该在王府好好养病!何心来此风寒之所!”皇上皱眉看着慕容承乾风的样子,心中极不舒服,皇上的威严都让你给丢尽了,哪里有这么不成气候、病歪歪的皇子皇孙呢,要是地下的慕容氏列祖列宗泉下有知的话,不知道怎么痛骂朕没有好好的教导下一代呢?

    “”朕明白,承乾儿,今天晚上的案件承乾儿的王妃可是不一般,春儿已死无对证,朕决定不再追究了,但各宫也要遵守道行事的底线,如果让朕发现图谋不轨,到时别怪朕六亲不认!

    “承乾王妃-夏叶儿接旨!”

    夏叶子深吸一口气急忙撩起红色的石榴裙上前跪倒下拜。

    王和坤大声的念着,“奉天成运,皇帝召月:夏叶儿,贤良淑德,明睿果断,断凶手,知书达礼,体现皇室风范,特封为二品安乐县主!钦此!”

    “承乾王妃修来得福气,你现在可是皇家的典范,一定要恪尊守礼,树仁成风,把慕容家的风范发扬下去!还不谢圣恩?”王和坤在皇上的授予下,小心的叮嘱着刚刚加封了二品的夏叶子。

    “谢皇上隆恩!”夏叶子低垂着额首,眼角低低扫过那位跟着自己跪倒一旁的慕容承乾风正叩首着,“儿臣谢过皇上!”

    “平身吧承乾儿!”景全抬起头看了看一看天边的一轮明月,抖动下龙袍,金冠上的流苏垂垂!示意浩明妃道,“爱妃随朕入寝吧!”说完景仁抬手就推掉了王和坤送来的各宫侍寝贴子!一个也没有点,直接让王和坤退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