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1617章 谈条件威胁
    “爱妃随朕前来!”说完挽着一身凌乱的浩明妃,缓缓进驻了锦心宫的内宫,吱呀一声的红漆大门关紧了。

    众人也是相互作辑,然后告辞还家,刘太医挂着惊险之后的喜笑缓缓来到夏叶子的身前施礼道,“今天多亏王妃出手搭救,刘三好在此谢过王妃的大恩了,以后有用得着刘三好的地方王妃你尽管开口,”说完再次深施一礼。

    “叶儿并不非刻意搭救太医,只是顺手而已,小事,不必挂于心上,刘太医!”夏叶子谦虚谨慎,不急不骄,这样更让刘太医敬佩不已,“世间的女子哪有如此的豪爽之流,当今莫属是安乐县主了”!刘太医禀然出口,对夏叶子更是赞赏有加。

    众人也纷纷前来祝贺,包括一身白袍的王景,“恭喜王妃晋升二品!可喜可贺!”

    夏叶子好看的眉毛一挑道,“王景,王爷呢?怎么不见了?”当王景回头一看慕容承乾风果然已经不见了踪影。

    神龙见首不见尾,夏叶子已经猜到了几分。

    小香茶倒是侧着眉毛狠狠的瞪了眼那个一点也不慌寻找王爷的王景,自己的准男友。

    紫烟阁内。

    “王妃,累了一天了,可好好的休息下吧!”小香茶抱着满满一抱明珠皇后赏的上好的绸缎齐齐的码到了桌上。

    “小香茶这些东西,咱也用不了多少,你挑两匹出来,剩余的送到各院去,也算是王妃这个正室对他们的恩泽!”夏叶子借此施泽,双加威!

    “嗯,”小薇连连点头。

    和衣而卧,挑起窗外的窗棂,夏叶子整好对上那一轮皎洁的明月,几丝光晕直接照到夏叶子如月晶透的脸上,如玉一样的闪耀着光泽,明眸如水,黑亮如锻,一头的乌黑青丝如墨瀑一样的直泻下来,美奂美伦!

    正当夏叶子惬意的享受着无边的月色之时,就听得外室的门房中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啊的一声,然后脚步的声音越来越近,然后挑帘拢,卧室内进来一人!

    “你,你是谁?”夏叶子心突的紧张起来,双手紧紧的护住被子,忽然心头闪过那张魅邪的脸庞之时。心很快就放松了下来。

    “你把小香茶怎么了?”女人淡定的扬起漂亮的脸蛋,和着月色,有着瓷娃娃精致的美色。

    “我怎么样她,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说完一股浓重的药香味迎面扑了上来,

    “成天介拿这套把戏,你太过时了吧,”夏叶子幽幽开口,语不惊人死不休!弯身坐起,清澈如水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对面突然出一的黑衣人。

    慕容承乾风大步倏的向前一把掀开夏叶子的锦锻被,和衣而卧的女人,依旧是刚刚在绵心宫看到的那身红色端重的衣束,大方美丽,伫立人群之中,一眼就能望到这位摄人心魄的女子!没承想男人没有见到预期之中女人的样子眸子却是狠狠收缩了下,潜意识里有一丝失望。

    “承乾王府的大牢里可是有着好多死囚犯等着临死前的痛快快活呢?”慕容承乾风悄悄的附上夏叶子的耳边低语,一声坏笑从嗓子眼冒出来。

    “你不是人,简直就是衣冠猪狗!畜生!”夏叶子气愤当身,抽出食指指着一脸邪笑的慕容承乾风破口大骂。

    “我猪狗也好过你这个满嘴谎言又薄情的女人!”慕容承乾风狰狞着妖媚的脸庞忍无可忍的立刻伸出大手喘着粗气毫无留情的揪住夏叶子的衣领,然后猛然将女人从马背上提了起来,女子腾然被结结实实的悬吊在了半空!女人脖颈间被勒出一道道暴起的青筋!

    慕容承乾风脸不罢手的冲着门外吼道,“张无把小香茶送到人最多的囚犯室,让他们上路前也好好的痛快一把,俗语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痛快,王景那里再送一个好看的丫头过暖房!”

    “慕容承乾风算你狠!”夏叶子被嘞得喘不过气来,脸红脖子粗,女人紧紧咬着牙,一字一字的费劲吐出那几个字,虽然字音含糊不清,但女人如霜的目色中,男人可看出她没有半点求饶的意思。

    夏叶子直到听到那个衣冠猪狗又要拿小香茶开刀,就恨不得冲上去掴他几个耳光,大男人却阴狠到天天对付一个弱女子。

    不过刚刚在锦心宫见到的慕容承乾风还是大病如初的样子,而现在却是有着如此的力气,屏气凝神,夏叶子次冷冷的冰色眸子盯着慕容承乾风的那一双嗜血的琉璃光芒与刚刚在锦心宫前的样子虽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但那一双如此邪魅的眼睛,她怎么能看不透。

    “不过小人倒是有条件和你交换?不过王爷得先保证那个小香茶平安无事,可否?”夏叶子伸出如玉的小手去拨动、推、瓣慕容风那一只如钳提着自己衣领的大手。

    “嗯?”慕容承乾风的音量提高,如血的眸子深处慢慢发出一道道寒戾的光芒,“敢跟本王谈条件,是不是想让小香茶更快的去死啊?”

    “王爷!”夏叶子垂着一点也不紧张的小脑袋凑近慕容承乾风散发着药香的脖颈处,淡淡的耳语几句。

    听完后,慕容承乾风突然脸色一绿,恶狠狠的眸子立刻发射出一种杀人的寒光,一点点扫视着这个她原来从头到脚再熟悉不过的女子,柔弱、善变,还有着对自己的真真假假,但有她有今天的胆量,倒让本王小看了她。

    拎着夏叶子娇小的拳头,慕容承乾风稍稍停顿了几秒,但还是憋着一股怒气,脸上闪过一丝坏笑,大手向前一提然后蓦得松开大手,就把女人毫无温情的咣几一声就扔到了马背上。

    夏叶子拳头被结结实实的像一枚肉弹重重的摞倒在大马背上,后背突然间与床的接触让夏叶子感觉不是那么舒服,大床还是咯得自己的骨头节咯咯响,骨头散了架似的凑合不起来了,仰视着头顶熟悉的天花板,她知道自己准备逃出王府的这条小命还存在,女人长出一口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