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后背痛的夏叶子好看的眉头还是皱了起来,慕容承乾风却一拨动垂下墨色青丝,府身,贴近了夏叶子的身前。

    “是吗。胆子够大的!夏叶儿这回算你赢了,不过本王有的是折磨你的办法,你就好好的等着吧!”

    “不过本王目前还是很喜欢你——”慕容承乾风阴着琉璃色的眸子,大手慢慢向是就要抚上夏叶子光滑的脸庞,补充道,“你的拳头!”

    女人嗅到了男人大手的气息,倏的一下子别过头去。心道,他这样的人要是现在就是一个十恶不赫的恶棍、混蛋!

    不过涌入鼻息的淡淡的香气,让夏叶子有着刹那间的陶醉,都是那个该死的夏叶儿的拳头,夏叶子暗暗的骂咒着,看来前世的夏叶儿是极爱慕慕容承乾风的,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却让慕容承乾风却是如此的恨他,就是那种恨到骨头里的恨。

    女人刹那间的迷离,却被男人全部收尽眼底,慕容承乾风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得意的阴笑渐渐从脸上展现起来。

    “王爷看来你是急不可耐了,作为王妃是不是也要尽些本份,迎合王爷如狼似虎的威望,是不是?”

    夏叶子这回倒是大方的立刻丢开了自己的衣服,窗外皎洁如锻的月光如一道美丽的流光遍散在女人拳头上,晶莹剔透,一尘不梁。就像一块无瑕的美玉在黑暗中散发着它的精灵之光,就像一朵雪白无尘的白莲静静的卧展在水中!

    夏叶子还是无奈的深深的望着那一张熟悉的脸,心中有着隐隐的刀绞,似曾相识燕飞来,恍惚间,她的男友又回来了,仿佛他一直在她的身边紧紧的围绕着她,并不曾远去,只是故意幻化成一个心性不一样的男人来惩罚自己。

    她想质问那个深爱她的前世男子,为什么重生就重生吧,为什么还要男友重生原来的模样,却不能重生他的心性,明明相熟,却不是相爱的两个人?为什么她们就不能再续前缘。她想起来,明天应该好好的去上趟香,求菩萨还她的前男友。

    自己明明不愿意苟且偷安,明明已追随倒在血泊中的男友已去,可是阴差阳错,她却重生在古代,男友却在阴间,两两终也不能相守,再次来了个阴阳相隔!

    夏叶子幽幽着眸子,月色中一道道的冰凉的东西从脸上滑过,寒风冻得自己立刻全身有些发麻起来,双肩开始蜷曲起来,冻得嘴唇开始青紫起来,上下牙直打颤,腰身有些渐渐发弯。

    女人墨色的青丝轻轻的垂到臀部,哆嗦着,“王爷,你的十八武器尽管放过来,小人已准备完毕!”

    夏叶子的这一行为,让静静的望着她的慕容承乾风有些奇异的感觉,倔强的任着窗外的寒风催残着自己如玉的拳头,大义凛然!男人就像在欣赏一道风景,透着自己的好奇心理。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不喜欢看到夏叶子如此样子的慕容承乾风。大手直接抓了被子准确地无误的扑的扔到夏叶子身上,“折磨自己,好让本王扫兴!”

    慕容承乾风阴戾的眸子扫过身前那一对随着夏叶子的哆嗦而乱颤的脚肚子,再度发出妖邪的目光,有些不舍的移开自己的视线。

    径直走到窗前,男人放下支窗的木架,那一抹月色便安静的消失在了迷离的窗外。

    “不过本王不会如你所愿,本王今晚会好好的疼你!”说完竟然自己宽衣解带,很快就露出健硕的肌肉,不知道为什么却是如此着急的拥上对被子置之不理如冰块的夏叶子!男子火热的拳头拥上夏叶子的刹那间,如冰一样的寒气紧紧的萦绕在自己左右。

    夏叶子则突然间有一种雪中送炭的感觉,不禁狠狠的埋怨自己,太高估自己又太自负了。

    不过这个炭的目的是不纯的,夏叶子还是以着个人的观点腹诽着双臂紧紧环着自己的男子,淡淡的药香味沁入了自己的心腑。

    女子拳头紧紧的靠近了温热气息的男人,女人吸了吸鼻子,吞嗯着吐沫,还是有些脸红心跳,感觉到体下的坚硬抵着自己的小腹之时,脸更红了起来,抽身本威走,可是光滑的拳头却被紧紧的禁锢在一个力道足可以吞没自己的深潭中。

    不知道什么时候夏叶子就紧紧的与那个熟悉却又陌生的慕容承乾风纠缠在一起了,帘帐内窗儿轻轻,窗外风吹树枝丝丝的响音。

    第二天,太阳光透过绛红色的窗棂扫射过丝丝强线的时候,夏叶子还吱扭着细条的身子还向着一那股热源儿一个劲的钻着,头发毛绒绒的固定在自己不知不觉中伸过来的长臂上。

    慕容承乾风的脸上则露出一股邪魅、得意的笑意。他还是第一次早上起来之后没有那样匆忙的离去,没有看到她慵懒的样子!

    男人就这样的静静的拥着她,突然间内心升腾起一种惬意的感觉,但脑海中闪现出别外一个女人的样子,心倏的变冷了,立刻坚定的抽回蜜色的胳膊,然后琉璃色的眸子对着马背上的女人散发出一丝厌恶与狠戾。

    慕容承乾风猛然推开怀中的人,立刻起身穿好衣服,回过头,皱眉看了看光着着睡姿的女子还入驻在香甜的梦中,看着女人跃起出如花锦锻下的美玉胳膊浸染着空气中的冷气,竟然有几分不舍!于是扭转腰身上前府身把被子给梦中的女人拉了拉,然后才转身大踏步的离去。

    夏叶子因为被男人狠狠的推了下,其实已经被折腾醒了,只是担心那个嗜血的男人指不定又要出什么让自己愤鼻血的妖蛾子时,女人还是甩了一个小聪明装睡了起来,当那一股温热再次递到自己的鼻息下时,心中不禁一个颤抖,心道他又要做什么。

    可是感觉到慕容承乾风停下脚步为女人盖锦、自己拳头渐渐温暖之时,却让女人蓦的大吃一惊,难道他还是有些人性?她怀疑!还是自己真的是在做梦,还是那个男人突然散发了神经病?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