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什么都有可能,夏叶子极力的安慰着自己。肩膀不经意的抖动下,紧紧的克制着自己心中的那一份冲动,她此刻真的好想好想睁开眼确定下刚刚那个男人到底是不是慕容承乾风。

    “三小姐,你没事吧,”待慕容承乾风一走,小香茶怀揣着不安便立刻冲到屋中,看了看屋中居然却没有往日的凌乱,血腥、暴力之时,呼的一口浊气总算吐了出来,看来昨天晚上王爷并没有对小姐横加暴力。

    “嗯!”夏叶子揉了揉忪惺的眼睛,翻身起床,一边由小香茶服侍着穿上夹层的油绿小袄,一边又去端来水让小姐嗽口、洗脸。

    “小姐早膳得去前厅吃,刚刚王爷离开的时候吩咐奴婢,以后凡是王妃该出面的时候要出现,省得乱了规矩。”

    “嗯,看来不想吃也得吃了!”夏叶子兀自嘟嚷着。

    “小姐你说什么?”小香茶挑开帘拢又端着冒着热气的水盆过来,小手冻得通红。

    “没什么?”夏叶子随意的回了小香茶,但目光却锁定在那一双已冻得裂开口子的嫩手上,这才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要是在现代,说不定被大家宠得除了学习就是学习,哪能让自己的孩子受这个罪啊。

    夏叶子的心一痛,从梳妆台处的抽屉出拿出几绽银子,小香茶明天去给厨房张礼官那里送过去,以后每天晚上多用一盆热水。

    “小姐你的不够用吗?”小香茶明亮的长眼盯了盯盆中的水道,有些疑问。

    “小香茶,你的手不疼吗?这大冬天的连个热水也用不上,我会尽最大的努保护到你最好!”夏叶子平静的眸子里有一股深意。

    放下盆子,小香茶扑通的一声就跪倒在地,一个劲儿的摆手,不敢去接银子,“小姐,自小你就对奴婢好,什么都照顾奴婢,奴婢只要跟小姐在一起就知足了!怎么好再要您的银子,再说你在王府的日子也不好过,”一边说一边抹着眼泪,脑袋上两个黑色的青螺髻微微晃动着随着身子的抽泣。

    “好了,”夏叶子轻轻府下身子,伸出小手慢慢的扶起痛哭的小香茶,摸着那双一双红肿的小手,心中有些不好受,再次见到慕容承乾风一定再给她讨要一个丫头,小香茶一个人顾着自己太累了。

    “先出去抓些草药,用肉桂、白芷、红花、干姜各30克为粗末、樟脑5克。混着刚刚烧开的开水搅拌在一起,然后早晚各涂一次,七日后即可痊愈。去吧!”说完扶起不愿意跪起的小香茶,硬是把几两散碎银子递到了小香茶的颤抖的小手。

    小香茶感动得热泪盈眶,红肿的眼圈,一脸的感激之情,她心中暗暗下定决心,不管遇到什么事,一定追随小姐到底!

    这是小香茶她自有生以来,小姐是对她最好的,自从三岁被人伢子卖了,自己辗转了好几个地方,才来到这个夏相府,依旧是四处受尽了欺凌,多亏好心的三小姐在一次发烧的时候救了自己,然后就一直跟着小姐,包括嫁到承乾王府,也是小姐亲自要的她。

    盈着一身淡色的狐袭,夏叶子缓缓的穿过游廊,诸多的亭台楼阁,又转过一座假山,才来到了后院的百合大厅,是府中吃早膳的地方。

    一抬眼就触及到那双琉璃色的眸子,夏叶子淡然的挺身抬头,面部微微露出一详和好看的微笑,慢慢拐进了长廊的露台偏厅,然后脱下狐袭,早有奴婢打来热水,夏叶子再次轻轻一沾温热的阳春水,水滑如脂。

    众美人、偏妃尤其是慕容承乾风居然也一动不动的望着眼前脱尘的女子,心中一阵悸荡,半咪着眸子,透着一家之主的威严,不过脸色却又是苍白与无力。与昨天晚上的男人似乎判若两人。

    最外边空着位子,夏叶子只是顿一了下的功夫,便大方的坐定了,张瑶微微张开樱桃小口,声音如黄鹂般的婉转,“王妃今个儿有些迟了,居然让王爷也等着你饿肚子,岂不是架了太大了?”

    剩下的人也是随声附和着,只有金凤夫人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一言不吭,紧紧的挨着王爷。

    夏叶子微微笑着,并不曾生一丝半分的气,跟这种得理不饶人的儿,避之还来不及呢,何必要招惹?本人保持本色原始生态,你不犯我,我必不犯人!我来击我必十倍还之!

    “哪有啊,妹妹,只是姐姐蒙王爷宠幸,有些睡过头了!”夏叶子丝毫没有半分羞涩的样子,语中夹枪带棍。

    众美人皆惊,脸上骤然哗变,就连慕容承乾风的眸子里也闪过一丝阴冷,这么的大庭广众之下,一个大家闰秀,堂堂的承乾王妃,前几天皇上亲封的二品安乐县主居然这么的口无遮拦,这哪里还是原来的夏叶儿吗?

    “咳!”慕容承乾风故意微微的咳出一声,以示夏叶子停止再说下去,不然让下人们看到了成何体统。

    “过五天就腊月二十五了,王爷,府中是否应该热闹一些,弄些个喜庆的东西张贴一下以示吉承乾呢?”金凤夫人知趣的直接打断了这一个尴尬处境。

    “今年让王妃安排!”慕容承乾风黑着淡淡的眸,闪了闪,目光根本就没打算注意夏叶子的意思,夏叶子只是稍一抬眼就能看到目光中那张前世再也熟悉不过的帅气之脸。

    “嗯,”淡淡的回了一声,接着用着银筷子享用起王府的早膳,这样的场景还是第一次,好像自己就是一个不良的小妾,好似怎么也抬起慕容承乾风的面子来,自己有那么糗吗?

    再说夏叶儿好歹也是大秀王朝的第一美人,有什么可以不上台面的,只不过慕容承乾风恨透了自己宿主夏叶儿而已,让自己无地自容的栽倒在众夫人、美人之间之下而已,精神上的折磨,要不是以王妃的受恶身份,府中的一切事务应该由夏叶子这个正牌王妃一手掌握,呼风唤雨!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