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可是府的实权却握在那个最王爷宠爱的金凤夫人那里。后院的一切应用物什的,钱头线脑、钱庄之类的。

    夏叶子什么也知道,只不过是自己要再将些日子,有什么大不了的,还是那句话别给姑奶奶逼急了,否则你们这些人没有一个一个的没有好果子吃。临走之前也要把王府折腾得一个鸡飞狗跳,慕容承乾风有你的,姑奶奶对你的每一次残暴都记下了,包括你的那些个美人们,如果想府安安静静的,你们这群混蛋最好本分点,让姑奶奶离开了王府前万事大吉。惹急了王妃,你们一个个等着倒霉吧。

    否则府必定是血光之灾!

    “原来每年不都是金凤夫人打理的吗?突然间换了人如果出了什么差池,岂不是让下人们看了笑话,说妾们无能,也丢了王爷的面子。”声音婉而鸣鸣,可是在观百鸣听来是一声声聒噪!

    那个死张瑶明里暗里和自己较劲了,夏叶子微微张了张口,轻淡的看了看得意瞅着自己的妖娆侧妃张瑶,心道毒舌似箭,看本王妃如何收拾你这个挑拔离间的女人,明摆着是给了金凤夫好处,也不给自己,如果自己倒下去了,那么张瑶扶正的机会可是最大的。

    正如夏叶子所料,张瑶是想合起整个王府后院,想着美人一起把那个吸引王爷夜夜倒鸾的贱女人驱逐出王府,可是王爷不点头,或是抓不到她的什么把柄,也不好做,先联合那个金凤夫人再说,给金凤点甜头,然后再挤兑金凤,让金凤赶紧和自己站到一条战线!

    王府是王爷说了算,还是张侧妃说了算?夏叶子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早是的热腾腾的八宝饭,扬起脸淡定的望着那个自鸣得意的女人,张侧妃三个字自然是加重了音量,意思你还是小小侧妃,你能把本妃奈何!

    “你,当然是王爷说了算!只不过妾妃只是替王爷担心王府万一出个差池,让前来拜见王爷的人脸也不好生看。”

    张瑶的俏美的脸蛋立刻一阵青一阵,让那个刚刚入府的王妃居然嚣张成这样,自己的地位如何保住?气得张瑶再也淡定不下去,说起话来竟然有些结结巴巴,然后加紧张生气,有发晕。

    “嗯?”慕容承乾风的眼闪过一道邪魅的笑容,他倒要看看这个夏叶儿到底是不是今年如她所见的性格,淡淡的一声嗯的问号的挑起,在问着张瑶你说呢,你是不是有些越威殂代庖,笑容转眼间幻化成一道杀人的寒芒,想替王爷做主,活得不耐烦了。

    “小人该死!”说完张瑶脸色一变,立刻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请王爷恕罪,以后小人再敢不敢擅自作主了!

    “王爷,”侍卫王景来报,言毕看了看周围一群的美人与夫人,语气顿时停了下来,眼光不停的扫向早膳的周围。

    大袖一挥朝着在座的众美人,个个桃花面一惊,纷纷带着自己的贴身丫快步离开了这个是非的地方。

    张瑶也是趁机溜走了,多亏府来了客人,不然自己难逃几十大板!

    “扶本王去寝室!”一声凌厉的吩咐,慕容承乾风的威严顿时四起。

    “臣弟叩见太子殿下!”慕容承乾风在正厅参见着满面春风的太子慕容承乾雪,白衣飘飘、金色的太子冠束起,面色清爽。

    心道这个家伙反常,今年光来自己这里有两次,原来是从不曾涉入承乾王爷!难道怀疑自己?还是有事?想到此处慕容承乾风的眸子立刻一紧。

    “本宫过来探望皇帝下,顺便有一件事想与皇十九弟商量?”说完慕容承乾雪看了看慕容承乾风的周围。

    慕容承乾风大手一摆,四下的侍卫们立刻撤到了门外,慕容承乾风紧紧的皱起眉头,大手按着自己的身口,不断的咳嗽了两声。

    “看来臣弟的病不轻啊,好好的将养着吧?”慕容承乾雪抬起眸子似乎很是关心的扫过一眼那个不断咳嗽的慕容承乾风。

    “本宫姨家表妹唐婉,素闻十九皇弟,驰骋疆场,英雄衣豪气不减当年,仰慕至今,想与王爷共结百年之好,不知十九弟可否愿意?”慕容承乾雪抬起头倾了倾身,看了看慕容承乾风苍白的脸庞。

    “咳咳咳!”没等手扶着身口的慕容承乾风说出什么话来,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打断了太子刚刚的话语。

    慕容承乾风简单的一摆大手道,“皇兄,没什么,继续说,只不过以皇十九弟的身子板如果让人家姑娘再嫁过来岂不是让人家守起活寡!”眼圈越发的黑青起来!

    “要不是本王此次遭人暗算,皇十九弟一口应承了,只不过实情十九弟一定说出,弟已病入肓荒!难得皇兄的挂念与表妹却在此时表现的如此深情大义,只不过可惜啊?”慕容承乾风的眸子深处悄悄流露出一种痛楚。

    “皇十九弟不必这样,其实本宫表妹爱慕弟好多年了,此次特来求本宫,本宫也不好推推辞,满口答应下来,如果皇十九弟有了意人,本宫再劝一劝表妹吧!”太子温温出口,并没有逼迫的意思。

    “哪有什么意人?”慕容承乾风淡淡出口,只不过几个拙荆而已。

    “原来如此,皇十九弟,先让唐婉表妹过来,如果觉得不方便,要不以本宫名义安排在此,可否?”

    “看来太子非要塞给本王了,是不要白不要,何必再推脱呢?”

    “好吧,让她嫁过来吧,名分给她偏妃的名义,只不过各种缛节得减了,王妃刚刚嫁入,不然传出去,夏家那边也不好交待。”慕容承乾风还是严肃的说出口。

    “看来还是十九弟艳福不浅啊,得到这么多如花美眷的青睐,皇兄真是自叹不如啊?”太子面庞立刻变得轻松起来,好像终于完成一桩心事的样子,慨叹道。

    “皇兄取笑了,皇兄贵国大秀的监国太子,自有重任在身,怎么有时间消遣这些个后院不入流的花花草草。”慕容承乾风大方的对太子调侃起来,无非是贬低自己抬高太子而已。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